bala听书网 > 历史·穿越 > 南宋大相公 > 第三十六章 成谜
听书 - 南宋大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六章 成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菱儿很快归来,带来了一桶葡萄酒。红船虽然就在北侧栈桥码头停靠,但菱儿还是热的满脸通红,进来的时候对着方子安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酒桶摔在方子安的头上。

一桶葡萄酒入了壶中,方子安将一块方冰摆在案上,将酒壶放在上面镇着,很快,锡壶壶嘴里便冒出了丝丝白汽,方子安笑道:“成了,可以喝了。再镇下去便过了。”

赵公子笑道:“你倒是懂的很。”

方子安笑道:“我也是听说的,我还一次没喝过葡萄酒呢,更别说冰镇的。诗倒是读过不少。岂不闻王翰凉州词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哎呦,咱们有葡萄酒,可没有夜光杯啊。咱们只有酒盅啊。秦姑娘,你有夜光杯没?”

秦惜卿愕然无语,菱儿更是柳眉倒竖,就差要扑上去捂住方子安那张可恶的嘴了。

“罢了罢了,没就没吧,只是个噱头,用酒盅也是一样的。”好在方子安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秦惜卿这才苦笑着松了口气,菱儿更是心中想:算你还有点识相,你若再让我跑一趟,回头我若不治你一顿,我便不是沈菱儿。我跟你姓,我叫方菱儿。哎呦不对,我怎能跟他姓?女子嫁给丈夫才冠以夫家之姓,我怎能跟他姓。

少女菱儿脑子里七拐八弯想着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秦惜卿已经为两位公子斟满了面前的酒盅。红俨俨的葡萄酒色泽鲜丽,冒着丝丝凉气,诱人之极。

“方兄,今日有缘见面,一见如故,甚是欢喜。来,咱们先同饮一杯,庆贺相识。”赵公子端起酒盅来笑道。

方子安点头道:“我也有同感,和赵兄一见如故。也多亏秦姑娘相邀,才能结识赵兄这样的人物。秦姑娘,你也来,咱们三个共饮一杯。”

秦惜卿看了一眼赵公子,赵公子颔首点头道:“是呢,我竞忘了邀秦姑娘一同举杯了,该死。如此,咱们三人共饮一杯。无需客套,再一会酒都热了。”

秦惜卿这才也端起了酒杯,三人将葡萄酒一饮而尽。那葡萄酒经冰镇之后滋味极其美妙,原本葡萄酒正宗的都是西域商客贩卖而来的,但因为路途遥远,运送过程之中颠簸激荡,酒水变得略微有些酸涩,便是颠簸晃动所致。但经过这么一冰镇,里边所有的杂味全部消失,醇厚清甜,沁入心脾,简直让人浑身上下每一根毛孔都舒泰之极。

“好酒,好享受!”赵公子大赞道。

方子安奇怪的问道:“赵公子家中有葡萄酒,难道竟然没吃过冰镇的?”

赵公子笑道:“我家中虽有,但我确实没喝过冰镇的。家父严厉,不许我行奢华之事,过分奢靡享受,所以这种喝法是绝对不许的。不瞒你说,我连葡萄酒都很少能喝的到呢。”

方子安呵呵笑道:“原来如此,尊世伯这可不对。人生在世,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何不及时行乐,恣意享受?我是家中贫困,无缘享受。赵兄得劝劝尊父,何必这么苛刻待你。”

秦惜卿脸色大变,紧张的看着赵公子。方子安可真是口无遮拦,居然指责起赵公子的父亲的不是来了,赵公子要是恼了可如何是好。

赵公子也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了原样,笑道:“各人处事的方式不同,父亲大人是希望我能勤勉刻苦,不贪图享乐,我可不怪他。”

方子安呵呵笑着挑起大指来道:“正是这个道理,难怪赵公子如此温润如谦谦君子一般,便是尊父教导有方。我适才的话时乱说的,并非我本意,我只是顺口这么一说罢了。在下父亲病故四年了,我倒是希望有个严父教导督促于我,可惜不可得了。这一杯,敬赵世伯,祝他身子康健,寿比南山。”

赵公子点头微笑,举杯同方子安喝了第二杯。秦惜卿陪了第二杯后笑道:“二位公子自饮吧,惜卿可不能喝了,我今日已然破例了,酒水伤嗓,何况是这冰镇的。二位公子请原谅则个,惜卿在旁给二位公子斟酒便是。”

方子安暗暗点头,秦惜卿很自律,难怪她一直保持如此好的嗓子,便是平日自律保护得当。

“你也别斟酒了,我们自己来。惜卿,你给我们唱一曲吧。冰镇葡萄美酒已然让人惬意,再听一曲惜卿所唱之曲,更是至高享受了。”赵公子微笑道。

方子安有些意外,这赵公子居然让秦惜卿唱曲,这可不是朋友之间的聚会,而是作为客人所提出的要求了。这未免有些唐突,因为今日显然不是红船或者青馆的那种场合。

让人奇怪的是,秦惜卿居然没有丝毫的不快,爽快之极的答应道:“敢不遵命,惜卿便给二位公子唱曲助助酒兴。唱个什么好呢?”

秦惜卿拿过船舱一角靠着的琵琶来,拨弦三两声,弹奏唱道:“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山献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琵琶声美妙动听,配着秦惜卿如仙音一般的歌声,美轮美奂,无以言表。方子安放下酒杯,正欲鼓掌赞美时,却发现赵公子脸色凝重,似有不悦之色,端着酒杯怔怔出神。

秦惜卿也看到了这一点,情绪有些慌张,捧着琵琶坐在那里不动。

方子安笑道:“赵兄,怎么了?秦姑娘唱的词曲甚是动听,赵兄似乎不喜呢。”

赵公子回过神来,微笑道:“哪里那里,极好的。惜卿的歌艺越发精进了,这等慢曲,最考究的便是唱功和嗓音。”

秦惜卿明显暗松了一口气,面容也放松了下来。然而却听赵公子继续说道:“……不过,柳永的这首《望海潮》好是好,写尽东南盛景,繁华盛世。然而,那却是我大宋以前的繁华盛世,而非如今了。想当年,我大宋多么的富庶繁华,不仅有东南形胜,更有中原繁华之地。可如今,半壁江山没了,叫人如何不心中忧愁。听这样的词曲,不但教我不能畅怀,反而心中郁闷难当。”

秦惜卿闻言色变,忙低头道:“惜卿很是抱歉,引起公子不快,请公子责骂。”

赵公子摆手道:“不关你的事,只是我自己生出这样的情绪罢了。不说了,来来来,方兄,咱们喝一杯。”

方子安举杯和赵公子共饮,心中却着实惊讶。这赵公子不知什么来头,没来由说这些话作甚?他不过一介贵公子而已,说出来的话满怀忧国忧民国破山河沦丧的忧虑,这似乎跟他的身份不符。难道是朝中官员不成?又或者是故意拿话试探自己?

秦惜卿似乎有些懊恼,坐在一旁静静不言,只看着方子安和赵公子对饮。似乎还没从适才的打击之中恢复过来。

方子安正欲说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却听赵公子开口道:“惜卿,再唱一曲吧。便唱那首《满江红》。”

方子安手一抖,酒盅倾覆,幸而杯中无酒。

“遵命!”秦惜卿吁了口气,扶正琵琶,弹出苍凉高亢急促之音,然后开口曼声唱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秦惜卿果真是歌唱奇才,唱慢曲轻词自然深情款款,唱满江红时声作悲凉激昂愤慨之声,将词意表达的酣畅淋漓。那赵公子跟着词曲在小几上打着拍子,神情专注之极。

一曲唱罢,赵公子仰脖子喝了一杯酒,大赞道:“唱的好!唱的好!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好曲,好词。”

方子安冷眼旁观,终意识到对方不是做戏,那赵公子确实是真性情的流露。看来此人果真是个心忧现状,怀报国之心之人。看他神情动作,绝非作伪。

“方兄,可知这首满江红乃何人所作么?”赵公子忽然转头问道。

方子安微笑道:“写这首词的人可不简单,可惜的是,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岳元帅精忠报国,满江红慷慨激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赵公子一拍大腿道:“正是,这便是那岳飞的词。能写出这样的词的人,怎么可能是不忠之臣,怎么可能谋反?有人拿莫须有的罪名杀了这样的忠臣,天下忠良之臣岂不寒心?自毁长城,自断羽翼,中兴之谈,终是奢望。奸贼误国,奸贼误国啊。”

方子安缓缓点头,端起酒杯道:“看来赵兄是明辨是非之人,赵兄,你看这葡萄酒艳红如血,喝不共饮一杯。正如岳元帅词作所言,笑谈渴饮匈奴血,咱们便将酒当做是胡虏之血干一杯。”

赵公子大笑道:“说得好,当饮一杯。不过,当同岳元帅一起共饮。”

说罢拿过酒盅来斟满一杯放在一旁,用自己的酒盅向着那酒盅一碰,沉声道:“岳元帅,终有一日,我要让你沉冤昭雪,为你歌功颂德。”说罢,一饮而尽。

方子安听他之言,看他行为,心中越发的惊讶和疑惑。这赵公子到底是什么人,敢发如此激愤之语,敢立如此慷慨誓言,当真让人难以索解。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