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历史·穿越 > 南宋大相公 > 第二十四章 赴会
听书 - 南宋大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四章 赴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好再来’面铺里庆贺得了个大主顾的时候,那大主顾正坐在一辆马车里回万春园去。车厢里,秦惜卿眯着眼看着窗外繁华的街景若有所思。

“姑娘,那方子安这么值得下本钱么?一千两银子,不知多少人肯为咱们卖命呢,偏偏去拉拢他?他还不识抬举的很。”坐在一旁的婢女小菱轻声表达着她的不理解。

秦惜卿转过脸来,微微一笑道:“小菱,眼光放长远些,咱们要的不是卖命的喽啰,而是将来能帮着王爷成大事的人。这个方子安才学出众,必能科举高中。咱们现在优先要招揽的便是这样的人,不出两年,这些人都要在朝中为官。那便是王爷的根基和力量。朝中那些官员个个唯秦桧之命是从,那已经是铁板一块。我们只能从像方子安这样的人身上下手,才能培植新的力量,对抗秦桧那帮人。明白么?”

婢女小菱撅着小嘴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是这方子安便值得下这么大功夫?让姑娘亲自来找他,给他银子他还不要,这么不识抬举,如何掌控?”

秦惜卿轻笑道:“要不小菱你去收服他?或许这个人不贪财,却好色呢。”

婢女小菱娇嗔道:“姑娘说什么呢?要去也是你去啊,我不信还有人能挡得住你的魅力。”

秦惜卿摇头道:“这个方子安或许还真的没把我放在眼里,否则他怎会拒绝我。对付他,那些办法或许都行不通,得交心才成。”

婢女小菱道:“别忙活半天,他却连秋闱都考不上,那就好笑了。”

秦惜卿一笑,转头看向车窗外,轻声道:“他一定能高中的,我敢肯定。这个人身上似乎有很多秘密,让人有一探究竟的欲望。天下男子个个都差不多,我见了那些人都无聊透顶,倒是他,让我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有趣,有趣。”

婢女小菱翻了翻白眼,伸了个大懒腰往后一靠,打了个大大的阿欠闭上了眼睛。马车在阳光下飞驰,逐渐远去。

……

方子安在铺子里帮了三天忙便决定不再插手,后两日的客人虽然没有第一天开张的时候多,但是客源很稳定,收入也很稳定。每天五六百碗阳春面加上一些点心炊饼之类的东西基本上保证净利在三两银子左右。这已经是很可观的数目了。要知道一般百姓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三五两而已,这样的盈利已经完全超出了老张头的预期。虽然比以前更忙碌,但老张头的嘴巴便没有合拢过,脚步也轻快的宛如少年一般。

至于扩大经营之事,三人商议了之后决定稍微缓一缓再说。先稳定经营,徐徐扩大。老张头最喜欢说的那句话很是在理,不能一口吃一个胖子。不过方子安要回去读书应考,不能常来帮忙,店里的人手需要添加。虽然老张头竭力反对,说宁愿忙些累些也不在乎,但方子安坚决要求增加人手。老张头岁数大了,腿脚并不利索,万一累出病来得不偿失。春妮一个人在厨下也忙的不可开交,虽然她手脚麻利,也不娇气,但是每天忙的头发蓬松,从早到晚,着实让方子安不忍。赚钱也不是这么赚的。

于是乎经过商议,决定收两名学徒。厨下一名学徒帮手,外边一个跟着老张头跑堂端面。按照时下的规矩,学徒在三年内只包吃喝,每个月给五百文零用钱,其他的一概不管。三年后期满才可谈薪水。其实还是挺划算的。老张头虽然肉痛每个月要多付好几两银子出去,但其实心里也知道不加帮手的话不是长久之计。

告示贴出去,一上午便来了几十个愿意当学徒的。临安城里啥都缺,就是人不缺。更何况学徒这种身份无须成年便可胜任,十四五岁的少年不能搬箱扛货,当个学徒不但能减轻家中负担还可有些进账,何乐而不为。方子安亲自挑选了一男一女两名学徒,都是十四岁的年纪,一个叫阿进,一个叫柳儿。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看上去也都老实勤恳。这样老张头身边有个小帮手,春妮得厨下也有了打下手帮忙洗涮的小跟班,方子安这才能放心的放手。

铺子的开张和走上正轨,方子安心里当然也是高兴的。三年了,自己也终于有了一份产业。看这趋势,就算是考不上科举也不至于饿死。基本的生活保障是不成问题了。但方子安显然不会满意这样的现状。生存下来是第一步而已,而在这个年头,光是有饭吃可不成,饭碗会随时被人砸了。所以,要有保住饭碗的能力才算是真正的安稳。那需要自己有一定的地位。封建社会这个阶级等级森严的时代,自己还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是任人鱼肉的对象,这一点方子安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所以,必须要往上爬,爬的越高,便越能保证自己不被他人鱼肉。

一晃半个月过去,天气越来越热。这半个月里方子安几乎没怎么出门,都闷在屋子里读书。早早晚晚在院子里练一会拳脚和剑术舒缓身体,其余时间可算得上是苦读诗书了。为了督促自己,方子安将自己在后世高考时的一些激励和学习的手段有用了出来,比如说在墙上贴上‘距离秋闱大考还有xx天’的大幅标语。又比如每天做一套临安书局出的秋闱模拟题卷来测试等等。其实近三年的书院时光,该读的书也读了个大概,书院的教习们也都说了许多写诗词策论的技巧等等,无论古今,无论书院或者学校,其实都追求一个升学率。秋闱大考中若是栖霞书院能够多一些人高中,对于整个书院的名气是有极大的提升作用的,这一点上古今相通。

不过,这种日子对于方子安而言确实是一种煎熬。在书院之中起码还有同窗好友闲暇是谈谈说说,但在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苦读,实在是索然无味,需得耐得住寂寞才成。当然,方子安也不是完全没出门,铺子里去了两回,也不过站站便走,因为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自己站在那里也帮不上忙。春妮想跟自己说几句话都没有时间。铺子里的变化也不大,只按照方子安的要求在后院里建了一个简易的小房子让老张头住着看店。春妮儿倒是有了柳儿陪伴,两个人晚上打烊后回三元坊的张家歇息,倒也不用担心。

五月二十六傍晚,方子安沐浴更衣之后出了门。两天前秦惜卿命人送来请柬,邀请方子安前往出席她今年的新曲词的首唱。秦惜卿还让人捎来了一套华贵的长衫和帽子,甚至还有一柄象牙的挂着玉坠的折扇,显然是要方子安穿着前往。但方子安岂会买这个帐,只穿了一件普通的蓝布长衫便出发前往。若不是因为知道今晚有自己的两首曲词首唱,若不是因为自己在家里闷得太久也想出门散散心的话,方子安可不想去出席那样的场合。用屁股想也知道,那场合必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云集之地,自己并不喜欢那样的场合。

尽管雇了一辆马车乘坐前往,但穿越整个临安城抵达涌金门外的西湖岸边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的很,都快要黑了。下了马车站在湖西宽阔的大道上,左顾是临安城西城城墙,上面风灯已经点亮,随风摇曳。映衬着傍晚的天空,显得格外的高大巍峨。右盼是宽阔的西湖湖面,大片的荷花沿着岸边蔓延,晚风中荷叶亭亭,粉色花瓣点缀其间,美不胜收。远处湖面上十几艘红船在湖面上缓缓游荡,上面灯火璀璨宛如仙境一般。不少乌篷船和舴艋小舟正从栈桥码头前往湖心红船处,那些都是前往青楼花船玩乐的客人,其中想必也有今晚万春园请来的客人。此时此刻晚霞映照在湖水之中,天光云影一色美不胜收,湖中船只宛如在云天之中行进,此情此景让人叹为观止。

方子安无暇细看,快步走向前方柳林之侧的木栈码头,码头上站着不少人,都是各家青楼红船迎客之人。方子安走上栈桥时倒有好几人上前询问。

“在下是受邀前往万春园的红船的。”方子安自报家门。

“切!”七八名围上来的女子翻着白眼作鸟兽散。栈桥边一名女子倒是鼓着眼瞪着方子安。

“这不是那位大婶么?哎呀,又见面了。”方子安认出了她,正是那日在万春园楼前迎宾的那位妇人,李全忠叫她水姑娘。

水姑娘气的要骂人,这厮一见面就是一句大婶,当真让人接受不了。

“你怎么来了?万春园的红船可没你的位置。”水姑娘怒道。

方子安取出请柬笑道:“这请柬可是你们秦大家派人送给我的,难道是假的不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呢。”

水姑娘一把夺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没发现伪造的痕迹,心里郁闷之极,却也没有办法。于是招收叫来一艘舴艋小舟靠在码头边,没好气的道:“上船吧。咱们姑娘也不知是怎么了?请这样的人去船上,穷酸模样,有什么好处?真是莫名其妙。”

方子安跳上舴艋舟,笑着对水姑娘道:“大婶,一会见了你们秦姑娘我替你问问她,我也不知道她为何请我这个穷酸呢。”

水姑娘转过头来一言不发,手中罗帕都要被她给扯碎了,心里骂翻了天。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