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历史·穿越 > 南宋大相公 > 第五章 迷惑
听书 - 南宋大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迷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求收藏点击票票。)

窗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烛台上的烛火爆裂了一下,旋即黯淡了下去。坐在窗前的方子安用一根竹签轻轻的拨了拨灯芯,烛火很快又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看着摇晃的烛火,方子安的思绪依旧没有从回忆中挣脱回来……

考书院的过程其实并不简单,栖霞书院虽非大宋著名的书院,但选拔学子的过程却很严格,除了诗文考核之外,让方子安差点被拒之门外的便是他曾经在街头厮混过的经历。品行的考核和学识同样的重要。

诗文的考核不算严格,方子安前世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生,虽然后来投笔从戎毕业后直接参军入伍,但是肚子里读的书却还是在的。随便‘借鉴’了一首诗词一篇文章便足以过关。倒是方子安本人在街头混迹的那一番经历不好交代。几名教席都已经决定了要拒绝方子安入学,这时候书院山长周钧正恰好前来巡查招生情形,方子安抓住机会上前向周钧正说明情形。方子安说了一大通‘浪子回头金不换’‘朝廷当挽救有心进取的失足青年’等这样的话。那周钧正倒也不是个死脑筋得人,他取过方子安的考核诗文读了一遍觉得颇为诧异。一个混迹市井的少年居然能写出这样的文章诗词来,这事儿有些蹊跷。倘若这文章真是这少年写出来的,街头当混混的经历又算得了什么?明珠也有投暗蒙尘之时,人自然也有落魄失足之时。

于是乎周钧正亲自出了一道题来检验这少年的才学,他方子安以宋金时局为题作诗一首。方子安欣然从命。思索一番后,方子安便将一首《有感》交给了周钧正。

诗曰: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方子安录下这首陆放翁的诗其实有些冒险的成分,毕竟这是一首带着立场和情绪的诗作,在如今这个时候,这其实很有风险。眼下所处的时段是主和投降派占据绝对上风,主战派贬的贬死的死的时期,这种风格的诗作显然是带着一种不满和情绪的,很可能惹来麻烦。但方子安就是要赌一赌。

身在南宋朝,恢复河山一血靖康之耻应该是南宋臣民心中的一个结。这年头其实立场其实很重要。若这周钧正是个主和派,跟秦桧那帮人一样的话,则这首诗送上去便会适得其反。但方子安盘算了一下,这位周钧正年近七旬,看似是个满腹才学之人,却在这小小书院中当山长,这说明他的官运不畅。而这定是跟立场有关。倘若他是主和派,此刻秦桧当政,怎也不会当个小小的书院山长。所以综合分析下来,周钧正应该和秦桧那帮人不是一伙的。然则这首带着情绪和激愤的诗作定然对他的胃口。

方子安赌赢了,那周钧正读了此诗沉默半晌,突然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方子安问了一句:“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学生?”

方子安大喜过望,他当然求之不得。没想到这一赌,居然赚了个山长当靠山,赚的盆满钵满。方子安起初还并不知道周钧正收弟子的严格,在后来的日子里他才知道周钧正从不收学生,正是因为那首诗触及了他的心底,引起了他的共鸣,他才愿意破格收他为弟子。当他不仅仅是因为立场相同,也因为他认为方子安胆识过人。在当今朝廷局面之下,主战派贬的贬死的死,天下人万马齐喑无人敢多嘴议论时事的时候,一个少年敢于发声,写出‘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这样的诗句,这份勇气便异于常人。

就这样,方子安进了栖霞书院成为了一名生员,书院发放的官廪让方子安起码不用担心生计的问题。而且,进入书院便有了解试的资格。方子安不知道自己选定的这条路是否正确,但起码目前可以松一口气了。

其后的日子里,方子安便安心的在栖霞书院之中读书,和老师周钧正相处倒也融洽。周钧正这个人脾气虽然有些古怪,但是却很明事理。特别是师徒二人在立场观点上是相同的,这便是两人能够融洽共处的基础。加之方子安本就是穿越之人,见识自不同寻常,周钧正欢喜不已。周钧正认为自己捡到了个宝,与人相谈也都毫不掩饰的夸赞自己的弟子方子安,说他将来必成大器云云。师徒之间颇有些亲如父子,却又像是一种知交朋友的感觉。方子安佩服周钧正的才学渊博,周钧正也对方子安期许甚多,对他悉心教诲。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师徒之间的情谊或许会成为一段佳话。然而,平地忽生波澜,事情的变化让方子安措手不及。就在昨日上午,方子安提着给周钧正拜端午节的礼物去书院的时候,却被周钧正当着众人的面给赶了出来,将带去的礼物丢了一地。周钧正不由分说出具了逐书一份,将方子安逐出了师门,让包括方子安在内的所有人都惊愕万分。

事情的缘由居然是因为方子安在去年中秋之夜给万春园的头牌歌姬秦惜卿写了一首词传唱的缘故。周钧正认为方子安没有将心思用在读书上,跑去跟青楼歌妓打的火热,辜负了他的期望,败坏了他的清誉。他要清理门户,决意将方子安逐出师门。

方子安压根也没想到去年中秋的事情到今日居然成了自己被逐出门墙的理由。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个理由也未免太牵强了些。慢说自己并未和青楼歌妓打的火热,就算自己出入青楼,在这个时代也算不得什么道德败坏的大事。两宋之时士大夫出入青楼歌肆勾栏瓦舍之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就拿北宋词作大家柳三变的经历来看,他一生混迹青楼之中,去世也是花界女子集体替他安葬,这反而是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由此可知,两宋之时和青楼女子交往并非是什么犯大不韪的事情。虽然说毕竟会引来一些风言风语,于名声或有损害,但也不至于到了这等激烈的地步。

而且,以方子安对周钧正的了解,周钧正可不是那种刻板之人。平日谈论笑噱旷达的很,绝不至于因为这么点事情变变得如此不近人情。

所以,这件事便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让人觉得有些古怪。偏偏无论方子安如何认错求肯,同年学子甚至是师门和几名讲席先生在旁相劝,周钧正都绝不松口,决绝无情的将自己逐出了师门,这便更让方子安无法接受了。

心中焦躁恼怒是肯定有一些的,但更多的还是觉得迷茫和不可思议。一个人怎么能变脸变得如此之快,而且是一个自己尊敬的老师,三年来相处甚为融洽的老师。整件事让方子安极难接受。

一想起此事,让坐在等下沉吟的方子安立刻感觉到身上燥热,心中烦躁不安起来。他可以假装豁达,但他确实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不明所以。这也是他今日面对来访的两位客人时情绪有些粗鲁的原因,心中的疙瘩其实一直梗在那里。

倘若自己真的去青楼厮混了,那倒也不冤枉自己,可事实上自己只不过是在去年中秋之夜去西湖赏玩,碰巧赶上了万春园的花船停泊在桥下。那万春园搞中秋活动,以二十两银子为彩头征集在场百姓的词作,让万春园的头牌歌姬秦惜卿亲自配曲演唱。那不过是个噱头罢了,秦惜卿固然名气响遍东南各地,词作能经她之口演唱,那必是要扬名天下的。在场的很多人都希望能沾她的名气扬名。但是方子安却压根也没这样的想法,吸引他的不过是那二十两银子的彩头罢了。

虽然入了书院读书,有了官廪发放不至于饿肚子,但是生活的拮据可一点没有改变。衣帽破旧,读书的文房都买不起,时常靠着老师接济,这让方子安时常感到尴尬和烦恼。遇到悬赏二十两银子巨款的彩头,方子安所以跃跃欲试了起来。于是他写了一首《中秋月》的词凑热闹,其实内心里也并没有以为一定能得彩头,只是碰运气罢了,谁料想还真的中了,还真的得了二十两的彩头。当时自己已经刻意保持低调了,并没有登船配合万春园的配合,其实便是不想闹得众人皆知。甚至他还要求万春园替自己保密,不肯让人知晓自己写了《中秋月》这首词。原因其实也简单的很,自己是穿越之人,不想太过引人侧目,以免生出枝节引人怀疑。自己尚未融入这个时代,不想暴露自己对这个时代的生疏。

那中秋月的曲子确实流行了一段时间,但几乎没人知道是自己写的词,跟自己也没太大关系。也不知周钧正从何得知了此事。但这其实并不重要,世上没透风的墙,方子安也并不认为此事能永远不让人知晓。事实上方子安觉得就算被别人知晓也没什么,因为这算不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谁能想到,自己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却被周钧正当做了将自己赶出师门的理由。

烦躁,不解,委屈,难过,诸般情绪在心头郁结,白日里还可纾解,但此刻越是回想此事,心中越是百味杂陈。这应该算是自己穿越以来的第一次重大的打击了吧。虽然被逐出师门并不影响自己的科举资格,但三年来和周钧正之间的建立的情谊就此崩塌,这让人着实难以接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