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历史·穿越 > 南宋大相公 > 第一章 陋巷
听书 - 南宋大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陋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五月暮春,正是江南好时节。

从清晨开始,南宋京城临安府便被烟雨笼罩着,淅淅沥沥的春雨已经几乎下了一整天。此刻已经是午后未时,雨水还没停下来的迹象。春雨缠绵,虽细如针尖牛毛一般,但却密集而稠密,整个临安府都被笼罩在一张湿漉漉的大网之中。

位于城东北角的艮山门内三元坊,是临安城中一片普普通通的百姓聚集的民坊。此时此刻,狭窄的街道和胡同都已经泥泞不堪。年久失修的街道地面上,青石板地面七扭八歪,暗藏恼人的机关。

三元坊南侧的杏花胡同里,两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人影正一前一后的在泥泞不堪的地面上走着。前面那人一脚踩在一块青石板上,‘噗嗤’一声,一股泥水喷溅而出,登时污了崭新的蓝色绸缎长衫的下摆。

“哎呦,真是晦气的很,第三回了,呸,臭死了。这鬼地方也能住人?秦姑娘,你小心些,这些青石板地面可不稳固,别滋了一身的泥水。”前面那人一边弯腰快速擦拭衣摆上的污渍,一边转头朝着后面那人提醒道。

“我会小心的。李管事,教你个法子,不要踩着青石板路走,只走泥地上,虽然会弄脏靴子,却不会弄脏衣衫了,更不会滋的一头一脸了。”

后面跟着的那人显然是个女子,声音甜美动听。她的头脸藏在斗笠里,看不清面容;但听这悦耳的嗓音,便让人心中舒坦的很。

“秦姑娘倒是总结出经验了。秦姑娘,小人可是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何非要亲自来拜访那方子安?一个普普通通的书院学子罢了,犯得着你这么给他脸么?就算因为那件事他受了责罚,你心里过意不去,也不用亲自来跟他致歉。着小人或者其他人来说一声,给他几十两银子补偿一下也就罢了。姑娘万金之体,何必冒雨来这种鬼地方?更何况他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前面那李管事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低声的道。

“他因我而受罚,我自然心里过意不去。况且……那方子安也许不是普通人。”秦姑娘沉声道:“你查过他,当知道他的事,难道你不觉得他异于常人么?”

“异于常人?这从何说起?像他这样的人多如牛毛,秦姑娘为何这么说?”李管事不解的问道。

秦姓女子轻声道:“你见过从未读过书的人突然便能通过栖霞书院的考试,进入书院读书的么?那方子安三年前还是个街市上的市井少年,父母双亡从未进过学堂私塾,大字不识一个,却突然跑去考书院,而且还考上了。这难道不是异事?”

“这……倒也确实有些古怪。不过书院却也不难考,倘若他天资聪颖,潜心读几个月书,再加些运气成分,也未必不能成功。再说了,也许他是走了门路呢。”李管事咂嘴道。

秦姑娘抖了抖身上的蓑衣,低声道:“考中书院确实不算什么本事,也或许走了门路。但这个人进了书院便能拜入周钧正门下为弟子,那难道也走了门路?周钧正是什么人?虽然名声不响,但谁都知道他诗文一流,著述甚丰,是受人景仰的当世大家。此人若不是脾气大了些,在官场上得罪了人的话,怕是已经出将入相了。此人脾性刚正,而且从不收门生,多少人想拜入他的门下都被拒绝。那方子安进了书院便成了他唯一的有名分的弟子,这难道不是本事?你莫非说,他走了周钧正的门路么?可是你不也查了他的底细?在他考上书院之前,跟那周钧正可没有半点关系,他父母双亡,家中贫寒,又哪来其他门路?”

李管事缓缓点头,恍然道:“这倒是事实,这么说来,这方子安确实有些门道?凭的是真才实学被周钧正赏识?”

秦姑娘轻声道:“去年中秋,观澜桥头。方子安卖给我们的那首《中秋月》的词老练豁达,虽不能算是绝世好词,但这可不是一个市井少年所能写出来的。这个人身上有些让人看不清的迷雾,绝非我们查到的他的简单的经历所能解释的。惜卿总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很奇怪。但倘若你当真要认真的询问我为何觉得应该来这一趟的话,我却也说不清楚。我就是觉得应该来拜访他,或许这便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直觉吧。我很想揭开这个方子安身上的迷雾。此人当非池中之物。”

李管事闭了嘴,当一个女人将一切的理由归结于直觉的时候,你便无需再多嘴了。因为,女人的直觉是这世上最奇妙的东西,没有道理可讲。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女子的直觉。

“姑娘是否觉得这个人可以为王爷所用?也许将来会有所作为,所以提前拉拢他?”李管事压低声音道。

“住口!”秦姑娘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冽了起来。她忽然停步前后看了看。小巷前后空无一人,只有蛛网一般的细雨从小巷两侧丈许高的屋檐墙壁旁落下来,笼罩着天地。四周毫无声息,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其他人。

“你越发的糊涂了,这样的地方你也提王爷之名,提机密之事。还有,这种事也是你该问的么?”秦姑娘低声斥道。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李管事自觉失言,忙连声道歉。

“回去再罚你,还不快些领路。方子安的宅子快到了么?”

“是是是,就在前面,巷子尽头那里,就到了。”李管事忙道。

……

小巷尽头,有一座小小的宅院。破败的门楼倒塌了半边,门楼的黑瓦上绿油油的青苔茂盛生长,小院的围墙上也爬满了各种绿色的藤蔓。但显然,这都不是刻意栽种的,而是自生自灭疯狂生长的。这小宅院显然颇有些年头了。

一男一女两人驻足在院门口,看着这座在细雨中的破宅院,感觉它似乎随时会被雨水冲刷倒塌下来。这样破败的宅院在临安府也很少见了,里边居住的人的生活之窘迫可见一斑,但凡有些财力也要修葺一番才是。

李管事取下斗笠举步上前踏上门前石阶准备叫门,突然间两人都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怪异的歌声。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两个人都楞在门口,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来。那秦姑娘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方子安还真是没心没肺之人,这个时候还在家里唱曲儿。话说这曲儿也太怪了,捉泥鳅?这有什么好唱的?”李管事翻了个白眼道。

“叫门吧。”秦姑娘道。

李管事答应一声,伸手在锈迹斑斑的门环上拍打几下,口中高声叫道:“敢问这是方子安方公子的家么?方公子可在家中?”

院子里怪异的歌声停了,踢踏踢踏踩着泥水的脚步声来到院门后,哗啦一声响,院门打开,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门口,满脸的诧异。

那男子满身泥水,裤脚挽着,打着赤脚,脚上全是泥巴。穿着的倒是一件长衫,长衫的下摆却挽起来掖在腰间,皱巴巴湿乎乎的甚是难看。胳膊的袖子也挽着,手上拿着一柄泥乎乎的木掀。头上的发髻湿漉漉的,脸上溅了不少泥点。虽然此人看起来相貌身形都还算不错,但眼前这形象实在不敢恭维。

“二位找谁?”年轻男子诧异问道。

李管事上下打量着年轻男子,笑道:“方公子怎地这幅模样?莫非在院子里捉泥鳅么?”

那年轻男子皱眉道:“你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你。你是何人?”

李管事道:“当然认识你,你是方子安是也不是?方公子可是贵人多忘事呢。去年中秋佳节之夜,观澜桥头,你卖了词给我,我给了你银子,你还记得不?”

那年轻男子一愣,旋即脸上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

“哦,你是……你是万春园的李……李什么来着?”

“李全忠!”李管事翻着白眼道。

“对对对,李全忠,李管事。哈哈哈,想起来了。你怎么来我家了?来找我的?”年轻男子指着李全忠的脸哈哈笑了起来。

李全忠有些生气,这家伙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倒也罢了,而且举止粗俗不知礼数,指着自己的脸笑,这是无礼的行为。果真是不改市井少年的习气,毫无礼数。秦姑娘居然说这个家伙非池中之物,真是抬举这厮了。

“方子安,这一位是万春园的秦姑娘,我们是专程来拜访你的。”李全忠侧身向着台阶下的女子拱了拱手,口中将‘秦姑娘’三个字咬的很重。

“万春园?秦姑娘?”年轻男子惊讶道。

“方公子,奴家秦惜卿,方公子有礼了。”

台阶下的女子伸手取下头上的斗笠,露出她那一张吹弹可破的雪白端丽的俏脸来。那张脸上杏眼粉腮樱唇挺鼻,却是一张美艳绝伦的天仙般的脸。在她取下斗笠的那一刹那,像是一道光照亮了周围的细雨笼罩的昏暗。像是突然天晴了一般。

“秦……惜卿?万春园的……秦惜卿?”年轻男子呆呆发楞,口中喃喃道。

“还能有哪个秦惜卿?”李全忠皱眉说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