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我真不是救世主 > 第一章 乱入三国
听书 - 我真不是救世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乱入三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当太阳最后一丝余晖消散在大地上时,一道咆哮声打破了这个寂静的山谷。人影无力的躺在草地上,双眼无神的凝望着乌黑的苍穹。

“这踏马是哪?”

经过了很久之后,人影最终接受了事实,趴在树上有些无奈的无声大笑:

“我叫张三,张三李四的张三,这踏马算哪档子破事儿。我不就是给一个行色匆匆的美女指跳路嘛,当然她遗落的钱包自然就是我的酬劳喽,这有什么错!还有王法吗?”

张三越想越气,摸出口袋中的蝴蝶·刀,越转越快,这把弯刀就像真的蝴蝶一般在他手中翩翩起舞。突然张三想到了一个细节,手中的刀慢慢的停了下来。

......

“小兄弟,过来看一看呗,我这堆古董里面说不定就有真货能让你一夜暴富呢,咳咳,咳咳咳。”

张三有些嫌弃的撇了一眼像是有肺结核的老头,正准备走的时候,张三情不自禁的留下一丝泪水然后转身慢慢的走向老者,一眼看中了一个纯粹又古朴的徽章,徽章上面雕刻了一条狰狞无比的负翼黑龙。黑龙睥睨的双眸蔑视的盯着张三,仿佛下一刻就要腾云而起一般。

张三在手中不断的把玩和观摩,反倒是老头先不耐烦了。

“喂,你小子到底买不买,不买就拉到,别打扰大爷我做生意。”

“你急什么急,你急着这几十块给你买棺材?”

“你....咳咳,咳咳。我不做你的生意了,快走吧。”

“不做就不做我还懒得看呢,你就一个卖破烂的老头,你横什么呀。”

正当张三刚准备放下徽章的时候,后面的人群顿时骚乱起来。

“城管来啦!城管来啦!”

老头顾不上张三,地上的破布四角一收,往上一提,老头就背着破布一溜烟的跑了。

“跑的还真快,这么说我是白嫖了一个好看的徽章,哈哈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看我这不就是当幸福来敲门嘛,这几天的饭钱有着落了。”

张三摸了摸口袋中的钱包,然后把徽章随手的丢入屁兜里。混入人群中消散在这条街道里,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张三下意识的撇了一眼,发现被他顺走钱包的那位美女被四个黑衣男子围了起来。

“小姐,和我们回家吧。”

“去上个大学这么难吗?”

“老爷并不是不让小姐去上学,而是在这次会谈中一切都要谨慎行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突然走在最后的黑衣人掏出一把消音手枪,把剩下的三个黑衣人给枪杀了。

“王德法,你想干什么?”

被称作王德法的人缓缓的撕下人皮·面具,一张阴冷且苍白的脸出现在女孩面前。

“别反抗了,自己把这个拷上。”阴冷男子丢出一幅手铐示意女孩拷上。

巷子外面的张三两鬓流下冷汗:“这是枪!算了,还是少管为妙。”张三慢慢退了出去,正准备走的时候,看到女孩不经意间露出的一个吊坠。

“这是.....”

....

“张三,以后要是看见拥有这种吊坠的女人你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还有你们也是。”

“好的,老大。”

.....

“该死的,怎么偏偏就这么无巧不成书呢。”

张三有些无奈的咽了一口口水,从兜中掏出蝴蝶·刀蓄势待发。阴冷男子看着女孩拷上手铐的时候不禁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抓我?还有你是怎么潜伏到我身边的。现在,我也被拷上了,最后满足一下人家的好奇心呗。”

“为什么能潜伏到你身边,因为我能,仅此而已。看这情况你应该也知道怎么做。乖乖和我合作我保证没人能动你分毫。”

此时张三已经悄悄摸到了阴冷男子身后,男子下意识回头张三一脚踢飞男子右手上的手枪,顺势用蝴蝶·刀把男子的右手钉入墙上。男子因为这巨大的痛苦脸色显得更加苍白,闷哼一声。

手枪滑到女孩身边,女孩捡起后对准阴冷男子就是一枪,男子身后的墙壁瞬间布满了鲜血,女孩缓缓的把手枪对追张三。

张三拔出阴冷男子手上的蝴蝶·刀后,男子的尸体由于失去支撑滑到地上,随后张三蹲下在男子的衣服上擦干净了蝴蝶·刀上的血迹,收回兜中。

“我不认识你,不过我认识你脖子上的那个徽章,老大叫我如果看到有女人带这个项链的话就尽量保证她的安全,至于你叫什么,是干什么的我没有一点兴趣。”

“你们老大叫什么名字”

“贾正梁。”

张三带上帽子,消失在巷子中,女孩的手枪始终对准张三,直到张三消失后,女孩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外面,女孩上车后轿车就迅速开走了,在轿车开走后的三分钟,几辆警车停在巷子外面。

“老大,你还别说,昨天和我说的那个图案的项链今天就碰上了,我还救了她一命呢,有一说一那个妞可真正点,嘿嘿。”

贾正梁听完后思索了一会:“张三,干的不错,一会会有十万打入你的账户作为奖励。”

“这妞这么值钱呐。”

“不该问的别问。”

“老大,说实话我考了一个大学,我想去读书了。”

贾正梁原本笑嘻嘻瞬间变回原样张三有些畏惧的看着贾正梁:

“要不,那十万块钱我也不要了。”

贾正梁叹了一口气:“组织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说实话我挺欣赏你小子的,底子干净,敢拼。在我看来你是这分据点最好的继承人了,不过这次你救了夏家千金那就随你的愿吧,这样你去财务那结下帐吧,一共十五万,那么叔在这里就提前祝你前程似锦了。”

“谢谢,老大。”

半小时后,张三看着手机上发来的短信。“个,十,百,千,万,十万,一共十五万呐,哈哈哈哈,我是真的发啦。”

‘轰’

原本高兴的张三有些懵圈的下意识回头,发现原先的分据点化为一片火海。张三迅速的藏了起来看见有一个人拖着另一个人逃离火海。

“是吕文,是吕文把老大给救出来了。”正当张三高兴的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贾正梁死死的盯着吕文有些口齿不清辱骂:“你....你这个叛徒。”张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

“叛徒?呵哈哈,这十年来我跟着你虽然说不上丰功伟绩,但也算的上勤勤恳恳,三年前你就许诺我等你退下来首领的位置就传给我了,可是张三出现后,你就渐渐的改变了主意,为什么?凭什么?他凭什么?哪次不是我冲在最前面?哪次不是我护你周全?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身上这些伤疤,你觉得你对得起它们吗?”

“咳咳...我原本是想把你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可是你暗中背着我吃了多少黑货?你借着我的名义干了多少坏事儿?我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是报答你的恩情了,谁知道你狼子野心勾结外人...咳咳。”

“吕文,这么大的动静人也差不多该过来了。”

“知道了。”

吕文一脚踏在贾正梁脸上,手枪对准贾正梁,缓缓的扣动了扳机。随后离开火海。张三攥紧拳头死死的盯着吕文离去的方向然后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

张三焚烧完之前的衣服,回到了出租屋,刚好碰上了房东。肥婆房东喋喋不休:“张三,你的衣服我给你洗了,还有你的屋子我也给你收拾了,还有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都帮你扔了。对了你也该交房租了。”

“知道了,李婶,谢谢了,这是房租。”

张三躺在沙发上思索着这一天经历的种种,不由自主的攥紧拳头:

“该死的吕文!”

‘砰’

“是李婶的房间,到底怎么回事。”张三瞬间冲出房间往楼下跑,透过楼梯缝看见一个墨镜男子在李婶的门口枪杀了她。墨镜男子抬头,扬起嘴角的看着张三,举起手枪就是一阵乱射。张三被击中头部,尸体跌落楼梯,重重的摔在地上。

墨镜男检查尸体后把手枪丢在地上,脱掉手套装入一个黑色袋子中缓慢的消失在大门口。

而张三屁兜中的徽章散发着灰暗的光芒,下一秒尸体就消失了,除了一滩血迹之外不能证明这里死过两个人。

....

张三回过神来:“这么说我已经死了,然后又被复活到这个地方。”张三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并未呼出而是尽数吞到肚中,倚靠树干。

“想想只有那个老头有古怪。”张三反复摸来摸去,发现徽章已经消失了,整个躯干布被一条狰狞的负翼黑龙所包围,龙首占据着心脏,龙目傲视着所有生物,龙翅护住背部。几秒钟后纹身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这荒郊野岭的有没有人烟。”

漆黑的森林中不断的闪烁着绿光,接着一头头巨狼映入张三的眼帘。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有牛犊子一般大的狼吗?”

巨狼包围张三后分出一条路,一头纯白的巨狼对准张三嗅了嗅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剩下的巨狼纷纷跟着离开。

提心吊胆的张三就这么等到天亮,原本昏昏欲睡的张三看见遥远的一个人影后精神一震挥手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

远处的人影停顿了一会,然后加快脚步的赶到张三附近。

“你说什么呀,我什么都听不懂。”

张三有些惊奇的看着穿着布衫,盘着头发类似于道士一般的男子。男子开口了一会发现两人语言不通便做手势示意张三跟着他。行走了三个小时山路后气喘吁吁的张三看见了一处小镇。

一条小溪贯穿了整个小镇,古朴的建筑让张三更加怀疑是不是穿越了。街边的武器铺,包子铺,酒馆,茶楼应接不暇的出现在张三面前,张三有些好奇的看着道人:“你们在拍什么电视剧呢”随后张三一拍脑袋有些纳闷:“忘记了他们说的不是普通话,再说我也没看见摄像机啊,搞不好真的穿越了,我去。”

道人领着张三进入一个药铺之中,其中年纪最长的约莫三十岁,道人和长者说了一番话之后,长者有些怜悯的看着张三,随后又是一番话,道人就领着张三进入了后院之后道人示意张三换上布衣。

.....

半个月后,张三终于听懂了他们的交谈。这半个月张三不止一次吐槽饭菜没有盐,没有辣,最重要的是米居然不是细米。

“现在,你能听懂我们说话了吗?”

“可以了。”

“那你姓什名什?”

“我叫张三。”

“姓张名三,有字吗”

“什么是字?”

“吾姓张,名角,字孟凌,剩下两位都是我的胞弟他们分别是,张梁,字澍义而最小的张宝由于尚未及冠所以并未有字。”

“我虽然及冠但是并未有长辈为我提字,要不有劳孟凌代替一番?”

“要么就字号为思弦吧。”

“甚好,甚好。”

张三内心却掀起了惊天巨浪:

“张氏三兄弟,这是在三国!”

张梁沉吟了一会:“我观你身体羸弱,要不拜师我兄习得一些强生健体之法也好过如此积贫。

“啊?要我拜师张角?”

三人听到张三的话语都不免有些不悦。张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忐忑的看着三人,张宝解释道:“有字的最好还是称呼他的字。”

“知道了,那个拜师的话我能不能考虑几天?”

“善。”

吃过早饭之后张角,张梁走出后院,进入药铺之中,唯独留下张宝张三两人。

“思弦大哥,等会陪我去山中采药吧。”

“要不现在就动身吧。”

“也行。”

走在路上的张三试探性的问道:“张宝,我看药铺中也没有多少人来抓药呀,我们每天还有鱼有肉的,是怎么回事?”

张宝有些自豪的背着药篓:“但求世间无人问,何愁柜中药惹尘。这就是我家药铺门联的内容,我大哥并不希望世间人多疾苦,医术高超的他每次医治病人都是只收成本,刚开始不为人知,日子清苦但是我们很享受这种悬壶救世的感觉,后来我们家揭不开锅的时候恰巧被一位病人撞破,之后这里的百姓都对我们感恩戴德,有多余的粮食都会送上一些,久而久之我们就不愁吃了。”

“我看孟凌三十而立也未曾婚配是怎么回事,按道理来说官府早就应该安排你们三个的婚事了呀。”

“哦,你说这个啊,我们之前一同拜在西松山的童善真人门下,后来下山还俗也就断了娶妻的想法,官府默认了我们这种权力。只要心系百姓,我们也就看淡子嗣传承之事了,倒是你以到及冠之龄还未娶妻被官府知道了可是要强行婚配的。”

张三表面打着哈哈:“没想到张角还是个这样的人物,拜师什么的无所谓了。”

“那我拜师孟凌是不是也不用婚配了?”

“因该不用了吧。”

“那我们回去就拜师吧。”

“你答应啦!太好了,大哥虽说看淡子嗣一事,但是还是渴望能在有生之年能把他的本领传承下去的。”

张宝背着空药篓拉起张三就往小镇跑。

“等等,你不采药啦?”

“采药哪有大哥收徒重要。”

回到小镇上,张角得知此事后有些欢喜的看着张三:

“好啊,好啊,我张孟凌也有徒弟了。”

“大哥,拜师礼还得在准备准备。”

“你不说我都忘了,这样澍义你去指导思弦,张宝去通知街坊邻居。九天后我们正式开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