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九霄奏清音二十九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九霄奏清音二十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远征军再次,维比乌斯随军出征,预计用时十年去探索能源星域。

这一次的宙域中被预计拥有充足的能源和材料,勒托的第三十三环已经进入了预估和建模的环节。

新生代的学生被直接送到最近的星球上考核,这颗行星被标注为“oz-105”,oz-105的第一次清扫还是缪宣亲自去的,这颗星球上存在着由基础碳基生命构成的生物网络,重力也在相对合理的范围内,多次清扫后这里就被定为了试验田。

考核为期一个月,而这段时间内阿忒奈也不在勒托上。

第三十二环的先锋军正忙于军演,缪宣除了划水之外目前也没什么多余的工作,除了……带孩子。

凯珀尼亚非常、非常地喜欢缠着他。

缪宣曾推测过这其中的原因,他猜测这大约是范德贝伦上将的记忆影响,其次则是他曾把凯珀尼亚拉入过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的金色海洋会对小世界中的人造成影响吗?也许会……不过迄今为止进入过缪宣精神世界的除了凯珀尼亚外就只有织信宗岐,但后者化作长眠的石砾,不具备什么参考价值。

“……玛忒斯的力量还有什么呢?”略带些沙哑的声音在缪宣的耳边响起,它的主人语速并不快,带着一股认真的执拗劲头,“只有三段歌声吗?我还想听。”

缪宣大步往前走:“我的力量我自己也没能完全掌握,至于歌声……下次一定——别挤了,我要掉出去了。”

凯珀尼亚的声音低了一些,他小小地后退一步:“哦,好吧……”

缪宣套着他的魁伟大汉素.体大步流星,而新生的亚神则紧紧跟着他,也许是曾有过常年精神体流浪的过去,凯珀尼亚很不喜欢素.体,他一直用精神体跟着缪宣,还时不时试图摸摸蹭蹭,好几次差一点就把缪宣从素.体里挤出去。

实际上凯珀尼亚本人也是一位武神,他的天赋是“弦”,这听起来就非同凡响,怎么说都应该是和赛克斯塔的“场”相媲美的天赋。

“波”与“场”都是能量的形式,而“粒子”则是物质的基础,“弦”却涵盖了二者*,将微观与宏观链接。

不知道在未来,“弦”这个莫测的天赋能带来怎样的威力。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呢?”

凯珀尼亚并不知道缪宣在想他的天赋,他小小声地悄悄询问,然后自以为隐蔽地伸手碰了碰缪宣的手肘——仿佛这样就能让他得到安全感似的。

“我们去纪念馆。”缪宣无奈地叹了口气,“作为新生亚神,我觉得你需要看看这些。”

“哦。”凯珀尼亚笑起来,即便他完全不知道纪念馆是什么地方,但是能得到回应他就会很开心,“好啊。”

缪宣都有些不忍回头,凯珀尼亚拥有非常冷峻且具有压迫感的外貌,但是现在他的眉眼间充满了天真和信任,这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攻击性,倒有几分地主家傻儿子的气质。

虽然继承了范德贝伦的意志,但凯珀尼亚已经彻底和范德贝伦分割开了,他的眼眸是独立的赤色,与范德贝伦的翠绿无关。

他已经是独立的灵魂了,是诞生在这个残酷世界上的新生儿,他是真正纯白的个体,即便……他与范德贝伦的死亡有无法分割的关联。

缪宣无声地叹了口气。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生命神殿外,几年前是范德贝伦上将带着缪宣前来,但这一次却换成了缪宣带着凯珀尼亚,也许这也算是物是人非。

阿忒奈不在,他的权限已经全权分给几位亚神了,缪宣直接就带着凯珀尼亚走入了过道,如今勒托即将面临新的纪元,预计的新生儿要比上一届多出许多。

凯珀尼亚好奇地看着望不到边际的舱室,一个个培养仓的玻璃面倒映出他赤色的眼眸来,此时培养仓内外都是不晓事的婴孩。

缪宣放慢了速度,他依次看着这些婴儿,他们悬浮在模拟羊水的液体中,生物胎盘将他们固定在培养仓的正中央,勒托的播种育苗和养孩子本质上真的没区别。

凯珀尼亚看了一会儿就不再好奇了,对他来说这些婴儿与他全无关系,即便没有记忆,他还是隐约明白——他没有一个作为“人”的前世,他不关心人类如何,对碳基生命也没有共情的心理。

“所以这些就是勒托以后的人。”凯珀尼亚总结,从后蹭了蹭缪宣,“他们会变大吧?”

“确实如此……不过那是长大,不是变大。”缪宣纠正,他察觉了凯珀尼亚的不耐烦,于是加快了前进的速度,“我曾经也是人类,很久以前我也在这里待过。”

凯珀尼亚懵懵地惊讶:“哦!”

“玛忒斯也曾是人类吗?”他有些不可思议,然后决定对人类这种碳基生命更喜欢一些,“人类真是神奇。”

缪宣笑了笑:“是啊。”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胚胎的繁育所,他们最终抵达了纪念馆,缪宣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带着凯珀尼亚先去了玛达伦娜-范德贝伦的小房间。

当英武的女子投影出现在两人面前时,凯珀尼亚微微愣住了。

【……诞生,无法认识你我非常遗憾,只能在此致以最美好的祝福。】

投影女子专注地介绍着自己,缪宣则悄悄地观察凯珀尼亚的反应。

这位新生的亚神专注地看着投影,似乎是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

“她是女性。”当投影结束了宣言后,缪宣轻声道,“是人类的生命传承的一半,她才是‘母亲’、‘姐妹’和‘妻子’。”

凯珀尼亚似有所悟,他看着缪宣:“女性好美丽。”

“没错,女性是和男性不同的生命形态,勒托在……”缪宣正打算和凯珀尼亚扯一扯女性的历史以及生命的宝贵,却不想这只新生亚神的思维逻辑和他截然不同。

“玛忒斯也很美!”凯珀尼亚认真道,“所以玛忒斯也是女性,也是‘妈妈’、‘姐姐’和‘妻子’!”

缪宣:“……”

缪宣慢慢捂住脸:“从生理与自我认知上来看,我是男性,我记得昨天你已经看完了常识部分。”

凯珀尼亚慢慢低下头,失落:“……哦。”

“我们再换几个房间。”

缪宣带着凯珀尼亚往外走,他们先是去了孔月的房间,随后是宣恬的——关于他会回想起宣蝉的生平,缪宣觉得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

凯珀尼亚看得很认真,也许女性比婴儿更令他好奇,亚神会继承生前的部分记忆与感情,但凯珀尼亚能继承什么呢?他的灵魂中更多的还是空白。

也许生存的意志占据着一切……

时间也差不多了,缪宣道:“凯珀尼亚,我要先去一环核验三十三环的建设计划,你就在这里看一看,有什么不懂的问科涅莉亚小姐。”

凯珀尼亚也不看女性的投影了,他立刻转身看着缪宣:“我和你一起去。”

“只是一个会议而已,你现在还没有任职,不用去的。”缪宣摇摇头,用哄孩子的语气道,“现在只是在建模阶段,会议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你回第三十二环等我。”

凯珀尼亚:“我也要一个工作。”

真的和孩子一样啊。

缪宣失笑:“会有的,总之你先把常识与基础理论学完?比如说不会再认错性别。”

凯珀尼亚扭过头:……哼唧

缪宣伸手虚摸了摸他的头:“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

缪宣直接脱下了素.体,用精神体进入一环。

小系统扒在他的精神力海中长吁短叹:【秒哥,这一次我们选哪个目标啊,还是目标三吗?】

缪宣明白系统的担忧,在以往的世界中缪宣总能找到针对的目标,但是这一次的三个目标却令他为难了,首先去掉仍然没有成年的目标二孔星云,其次是虽然目的存疑但多番照顾他的目标一赛克斯塔,最后是目标三——曾经的流浪精神体现如今变成了凯珀尼亚,还纯真如赤子,是缪宣下不去手的目标。

不过小系统的忧虑缪宣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他宽慰系统:要是排位输了一把会怎样?

系统一愣:【掉……掉一颗星?掉分?】

缪宣笑了:这不就得了?要是任务失败不也只是掉一颗星吗?多打一局罢了,貂蝉姐姐想必也不会怪罪的。

缪宣看重的从来不是胜利后能得到的奖励,更不是一个个小世界的胜负,他在乎的是自己在每个世界中的经历,况且现在的他已经不存在身体强度赶不上精神力的缺陷了。

能够有这样的能力和机会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勒托的核心一环中一如既往的繁忙,缪宣直接到了最中心的会议室,新建一个大环带不是小事,需要能源与材料方面的配合。

更何况按照惯例,最外环都是隶属先锋军的驻扎基地,缪宣作为现如今三十二环带,未来三十三环带的镇守者,他必须到场。

会议室中已经坐满了人,还时不时有人赶到,勒托的聚会当然是不存在迟到的,缪宣进入会议室时果不其然又一次造成了集体的沉默,他努力忽视灼热的视线,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会议室尽头的赛克斯塔。

赛克斯塔尽头又套着他的碳基素.体,乍一眼看上去就和个乖巧的少年一般,他对缪宣挥挥手:“玛忒斯,坐这边。”

缪宣赶紧蹭过去,在万众瞩目中……有些后悔自己为了赶时间没穿着素体来。

会议室正当中正悬浮着初步的粗略建模,那是一个巨大的圆环,每个区域都被标注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号,从建造成功后的功能与容量到最基础的所需元素、矿物与能量都一清二楚,缪宣拨了拨自己面前的小型模型投影,上面五彩斑斓的标注让他肃然起敬。

“这就是结构学的内容啦。”赛克斯塔还不忘给缪宣推销,“怎么样,要不要考虑选修一门结构学呢?这个我比维比乌斯擅长,我来当你的老师哦。”

缪宣当即放弃研究小模型,义正辞严:“等我先把中级精神力学学完吧!”

赛克斯塔翘了翘嘴角:“你最喜欢的不是器械么?结构学是高级器械的前置课程之一,你总是要学的。”

#为了修理拖拉机我实在是付出太多了.jpg#

缪宣赶紧转移话题:“凯珀尼亚快要把常识和基础知识学完了,他的天赋‘弦’要怎么打磨呢?”

赛克斯塔随意道:“划一片星域让他自己练习吧,我会让科涅莉亚小姐去辅助他的。”

赛克斯塔对凯珀尼亚的态度非常冷淡,这和对缪宣时完全不同,但根据维比乌斯的形容,凯珀尼亚得到的待遇才是正常状态。

所以我这个身份果然有问题……当年的宣蝉到底和赛克斯塔是什么关系?

赛克斯塔又问:“我听说你最近在预定碳基素.体?硅基素.体用着不顺手吗?”

缪宣道:“碳基素.体会更接近人体一些,我想试试能不能入睡做梦。”

“做梦吗……”赛克斯塔失笑,“也是,虽然我们已经不需要睡眠了,但有的时候用碳基素.体辅助入眠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实际上碳基素.体能提供的辅助功能很多,你会喜欢上它的。”

赛克斯塔淡淡道:“亚神会继承生前的部分记忆与情感,但是这些感知会随着精神体的存在而减弱,但碳基素.体能让我们重温,譬如食欲、□□、爱.欲……说到底这些东西本就是属于肉.身的感官,它们本就与精神体无缘。”

这还是缪宣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调,他不禁反问:“那么你一直穿着碳基素.体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吗?”

“唔……可以这么说。”赛克斯塔笑了,眉眼弯弯,“毕竟我还不够克制,无法忍受失去这些无用感官的世界?没有情感那就太无聊了……不过现在我好多了,以前是的我真的离不开呢。”

缪宣没听明白,赛克斯塔也没有和他详细解释的意思,他只是含笑道:“人类是基因的蛋白质外壳,碳基生命是可悲意志的延续,只有精神体才是人类应当追逐的终极存在状态,这些事情你日后自然会明白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