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384、九霄奏清音二十八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84、九霄奏清音二十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一年的时间会发生什么呢?

缪宣只觉得,似乎什么都还未发生,一切都是昨天的老样子,仿佛只是一眨眼间他的时间就过去了一整年,这一年是勒托历史上极少有的平安年。

没有舰队外出远征,宙域的清扫一片祥和,工农业彻底复工,勒托的外环带也修缮完毕,新的警报系统升级成功。

新星域的初步探测同样已经完成,观测仪器们得出了不远处的某星域中存在大量能源的好消息,远征军将预备向能源的方向行军,与此同时,第三十三环带的建立计划也进入了设计环节。

勒托的习惯就是这样的,只要能源充足,这颗人造天体就会不断地扩张,一环一环地向外建设,逐渐把人造方舟锻成庞大的天体。

而在这这一年里,缪宣也勉强修完了初级精神力学,但百八十本教科书它实在是太顶了,最后的测验靠的还是系统的开卷支援。

有了精神力学的相关知识后,缪宣如今对亚神又有了新的观念,同时他对人类的精神力也多了许多理解。

毕竟已经走过了这么多的世界,缪宣早就摸索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精神力修炼方式,但勒托在就是这方面的理论知识对他来说同样有价值,缪宣甚至觉得自己回到现实世界后能出本书,反过来指导他昔年的启蒙老师……

亚神的精神力总量是极难变化的,但人类的精神力状态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细微的改变,为成年的孩子在不断成长,上了年纪的老者也在时刻虚弱,勒托人的巅峰年龄大约是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在这个阶段人们的精神力会稳定在峰值,然后随着年龄衰老逐步下跌。

就比如玛忒斯的前世“宣蝉”,宣蝉正是在精神力的巅峰期不幸逝世,但这一点反而让他在熔炉中拥有了更强大的竞争力,也许他能够成为亚神中的继承者也有这个因素在内。

不过当时宣蝉的精神力值是破了勒托纪录的,而这个巅峰期记录现在也没有人能超越。

说到精神力记录就不得不提及目标二,孔星云现在的年龄虽然很小,但是他的精神力却已经开始了爆发式增长,在同年龄段他早已破了宣蝉的记录,这个事儿在第七环人尽皆知,弄得到处实习的缪宣都听了一耳朵。

至于到处实习……缪宣已经结束了他的法律治.安实习生涯,而继涅斯克希斯的引导后,缪宣进入了负责工农业的大部门。

缪宣如今在奥卢卡的指导下工作,这位混合了多个意志的亚神仿佛ai转世,稳重且敦厚,他的性格非常匹配他的职业,于是缪宣跟着他在轻重工业与种植养殖之间来回倒腾,俨然成为了一位优秀杰出的淳朴农民——星际流浪版。

缪宣没能从奥卢卡身上挖到什么秘闻,反而是勒托的栽培与畜牧技术令他眼前一亮,他学这个比学精神力学还要认真,毕竟在现实世界他还指望能种出点什么东西……

以后应该能吃上自己亲手种的作物吧?

不论缪宣这一年是多么的充实,该来的仪式并没有迟到,当缪宣受到通知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原来距离范德贝伦逝世已经过去一年了,而新的亚神——那只因吞噬了范德贝伦而开智的流浪精神体,将再次诞生。

—————

缪宣回到了亚神殿。

亚神殿还是那副样子,纯白的空间中一尘不染熔炉核心富集着可怖的力量,缪宣仿佛看到了他诞生前这儿的情景。

原来在孕育出新的精神体前,熔炉的能力富集竟然能抵达这样的程度……

亚神殿外,仿青铜造的古拙钟表敲响了第一声。

这面巨大的钟表只有在亚神诞生与陨落时才会敲响,前者是指针缓慢地敲响十二下,而后者则是急促的丧钟长鸣,也不知这钟表最早是谁设计的,这样生死呼应的机制都能称得上发人深省了。

缪宣走到他的位置上,他左手边是维比乌斯,右手边是缇琉利乌,一人是既赛克斯塔后资格最老的亚神,而另一位则是早于缪宣的新生者,缇琉利乌饶有兴致地望着熔炉,维比乌斯则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勒托最近刚清扫完星域,距离出征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维比乌斯的远征军正是最清闲的时候,连五十岚上将这样的大忙人都享受到了宝贵的假期。

实际上先锋军也没有急迫的任务,但是钦那瓦上将是丝毫不会放松的,他组织了紧急军演,缪宣是打了假条才能溜回亚神殿的。

至于缇琉利乌的科研区……这个区域是不存在闲暇时期的,如今第四环同时开启的课题多得惊人,最重要的有七个,而次一级的则约有五十余个,而基于新理论的技术层面课题更是数不胜数

缇琉利乌是这颗人造行星上最大的社畜,这一点连奥卢卡也比不过他。

硬要相比的话,所有亚神中最轻松的还是武神,他们可是有正经假期的!

缪宣这么想着,悄咪咪朝缇琉利乌投去了一个同情的视线。

接收到这个小眼神的科研亚神表微微侧过身,他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出危险的光,他用口型威胁:再看就鲨了你哦。

缪宣赶紧背着手,道貌岸然地站直了,他绮丽的面庞上扬起一个叫人心神动荡的笑容——貂蝉姐姐的建模实在是太顶了,不论缪宣做出什么表情和动作来,它的效果都只有一个。

“噗嗤。”维比乌斯抬起拳头挡住了忍不住的笑意,看上去像是在低声咳嗽,不出意料他也得到了缇琉利乌的死亡视线。

虽然亚神殿中一片寂静,但几位亚神私底下的眼神交流那是你来我往热闹至极。

第二声钟声敲响,奥卢卡匆忙赶到,他对已经到来的三人点头致意:“玛忒斯,这几天你去哪了?我怎么都没在十六环的枢纽找到你?”

缪宣:“远征军有军.演,我现在离不开,五天后一定可以。”

奥卢卡点点头:“那就好,上一次你说要看水生植株的育种,七天后二十五环就要开始了。”

缪宣在心里算了算日期,然后就愉快地决定了……军演结束就跑,找个理由咕了钦那瓦上将连续的总结报告大会。

第三声钟声敲响,阿忒奈与涅斯克希斯前后到来,他们在缇琉利乌和奥卢卡之间站定,涅斯克希斯的工作是十年如一日不变,倒是阿忒奈最近繁忙了不少。

新的一年里有新的一届学生毕业,今年勒托组织了在外星域行星上的考核计划,虽说已经确定了安全性,但毕竟是新星域,阿忒奈也要随行。

与阿忒奈相处久了缪宣也就逐渐认清了他的性格,别看这位的外表似乎是严苛老绅士,但他内心实际上就是个什么都放不下的老母亲,什么都担心又什么都挂心,尤其是他管的还是勒托的幼崽,那真是恨不能事必躬亲。

钟声又逐渐敲到了第七下,从现在开始亚神殿内的进程就向外公布了,虽然不会有实时的投影,但熔炉的状态是公开的。

赛克斯塔也放下核心区的调度,匆匆赶到:“诸位,你们都已经到了,我来迟了。”

别看这位恩父管辖的只有一环和亚神殿,实际上他的繁忙程度绝不会亚于缇琉利乌,假如说能源与循环系统就是勒托的心脏和血管,那么赛克斯塔的工作重要性已经抵得上脑干了。

亚神们参差不起地问好:“恩父。”

赛克斯塔朝亚神们颔首致意:“又有新成员要加入我们了,虽然这一次新生儿的来历有所不同,但他今后也是我们的一员,还请诸位多照顾。”

熔炉像是回应他的话语,能量的旋涡猛然一振。

赛克斯塔走到熔炉前站定,第十一声钟声敲响了。

阿忒奈有些期待:“他要诞生了。”

涅斯克希斯老神在在:“我猜是继承者……毕竟这孩子这么顽强。”

缇琉利乌合理猜测:“十有**又是一位武神,他的天赋应当是战斗方向的。”

亚神们议论纷纷,缪宣仿佛又回到了他诞生的那一日,他看着站在小核心前的少年,维比乌斯本注视着核心,也许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他转身对缪宣笑了笑——那时候缪宣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赛克斯塔。

洪钟敲响,指针又一次停在了“十二”与“零”的刻度上,末端链接着起点,在威严洪亮的钟声中,一个影子逐渐在核心圆珠上凝结!

他的轮廓越来越清楚,那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肤苍白的男子,他非常高,但看上去有些瘦削,他的面孔尚且模糊不清,但他的发色却最先显现出来,那是带着点渐变的金色,由淡的几近铂金的发尾向上爬,逐渐在发根处沉淀入暗金色。

这位新生亚神虽然瘦削,但他仍然给人一种力量感,紧密平滑的肌理紧紧锁在骨骼上,假如他是人类,那么他的体脂率与爆发力都将是惊人的。

慢慢的,就像是抹去了油画玻璃上水雾,这个男人的外表一点点清晰起来,露出他浓墨重彩的外形——宽阔的下颚与高挺的鼻梁,因瘦削而显得清晰的锁骨与肩胛,以及非常深邃的五官。

缪宣微微皱了皱眉,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位新生亚神的五官与范德贝伦非常相似,在这新生儿还是流浪精神体之前,他的一切情感与理智都继承自范德贝伦。

缪宣想起来那苍白的人形在金色海洋中无声的呼喊,那时候他渴望的也是“妈妈”——范德贝伦的绝大部分精神寄托就是他的母亲和妻子。

钟声渐消,这位躺在核心上的亚神逐渐睁开了双眼,他的发色与眸色都没有继承范德贝伦的,恰恰相反,他的眸色……是赤红色的。

这样的赤红色倒让缪宣想起了另一个人,他想起来另一位凯珀尼亚,那位冥王殿的的眸色也是红,但这个巧合实在是令人笑不出来。

准确的说,缪宣在离开第二个世界的时候是毁了约的,那时的他不告而别,但凯珀尼亚将永远停驻在冥王的神殿中。

假如换了如今的缪宣重复第二个世界,他仍然会选择离开,但他不会再做出无法实现的承诺。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赛克斯塔轻轻笑了笑,后退一步,让所有的亚神都能清楚地看到他们新的兄弟,“继承者,凯珀尼亚。”

这位苍白瘦削的男子缓缓坐起身,他慢慢地环顾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表情茫然。

“我是你的恩父赛克斯塔,这里是你诞生的亚神殿,他们都是你的兄长,也许你现在什么都不明白,但很快你就会学习到大部分常识。”

赛克斯塔格式化地提了一两句,缪宣注意到他并没有摸一摸这位亚神的头——当时他好像有摸他的,难道赛克斯塔对新生亚神会抱有不同的初始感官吗?

新生的凯珀尼亚已经完成了他的环境观察,他的视线终止在缪宣的身上,那双红色的眼睛在看到缪宣后就停止了转动。

随后,这位新生儿朝缪宣伸出了一只手。

缪宣一愣。

怎么回事,难道他还记得些什么吗?

赛克斯塔微微皱了皱眉,随后笑道:“玛忒斯,看来我们的新弟弟最喜欢你——那么这一次就由你来暂时教导他吧,阿忒奈和维比乌斯都即将离开勒托,接下来你是最空闲的。”

确实如此,这个是没法推脱的,缪宣走上前:“和我刚诞生一样吗?让科涅莉亚小姐教导他课程?”

“是的,很简单,科涅莉亚小姐会解答绝大部分问题,而且凯珀尼亚也是武神,远征军的军演很适合他的初期引导。”

赛克斯塔看了一眼新生亚神,神色淡漠:“接下来他也要去熟悉各大环带的功能和任务,你只需要带他三个月。”

缪宣点点头:“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会带着他去三十二环,我会让科涅莉——”

“妈妈。”

陌生又沙哑的嗓音。

缪宣的声音被打断了,他转身,惊讶地看着新生亚神,这个赤眸的男人正紧紧盯着他,也许是伸出的手得不到回应,他缓缓站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向缪宣,像极了学步的婴儿。

“小心!”

缪宣给凯珀尼亚的动作吓了一跳,他立刻上前抓住他的手,但这一行为似乎又给了新生亚神准许的暗示,因为紧接着这亚神直接扑到了缪宣的身上,他双手绕过缪宣的背后扣住,又很自然地把头埋在缪宣的肩窝里,像极了一个扑向母亲怀抱的孩童——假如这位凯珀尼亚的身高没有比缪宣高出一个头的话。

缪宣:“……”

新生亚神还蹭了蹭:“妈妈。”

缪宣卡住他的腋下把他扒开:“……不,其实我不是你的妈妈。”

凯珀尼亚似乎不大能理解,他歪过头看着缪宣:“不是……妈妈?”

缪宣点头:“我是亚神玛忒斯,很高兴认识你。”

这位新生亚神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似乎明白了,或者说他吸收的精神体给了他一些记忆的印象,于是他朝缪宣笑起来:“……姐姐。”

缪宣很想和他强调一次自己的性别,但也不知道是因为故人还是因为赤子,此时他在这双纯粹的眼眸面前竟然说不出话。

也许也是因为“姐姐”?怎么都喜欢叫他姐姐呢?他的外表其实很明——等一等。

缪宣突兀地愣住了。

其实他并不是不能够理解这种称呼,毕竟在绝大多数勒托人的观念中,“女性”、“母星”与“家园”都是含义非常美好的同义词,而范德贝伦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得到了相关记忆的凯珀尼亚自然会有这样的表现。

不过在“女性”的衍生词汇中,母亲和妻子应当是出现频率更高一些的概念,但假如凯珀尼亚更看重血缘,那么母亲之后是姐姐也就不奇怪了。

但……为什么是“都”?

难道除了凯珀尼亚,还有人曾管他叫过“姐姐”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个管秒哥叫姐姐的是虞舟,但是这部分的记忆又给他反手抹了,秒哥只知道自己的记忆被抹了一段,但被抹走了什么他不知道(以后会想起来的,在荆轲的倒数第二个世界)。

———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