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372、九霄奏清音十六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72、九霄奏清音十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缪宣看着手中的木笛,脑中在一瞬间划过了数十种可能性,最后定格在最有可能也最容易解释的一条上——赛克斯塔在“玛忒斯”生前就和他认识,并且他们之间的关系称得上亲密。

在缪宣进入每个世界前,所有的时间历程都是按照固定的轨迹向前的,而其中缪宣所锚定的建模就是他和刺客英雄的综合。

除了受到刺客的部分性格影响外,这个建模完全可以看成是缪宣的翻版,而且这个建模也是与时俱进的,比如说他学会了某项技能,下一个建模就自然掌握了这个技能。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赛克斯塔会送他笛子了,因为“玛忒斯”生前是真的会,而继承者会遗留下比较完整的人格和一些记忆碎片,赛克斯塔这是……想要试探他到底回忆到了哪个地步吗。

缪宣下意识就想到了在纪念馆中的母亲,难道说他去寻找“宣”姓还是被赛克斯塔注意到了?

缪宣顿了顿,但最后到底还是合上木盒收下礼物:“谢谢您,我很喜欢。”

他坦坦荡荡地问道,“这是笛子吧?我确实想起了一些和它有关的回忆,不过您在我成为亚神前也认识我么?”

缪宣很直接,赛克斯塔也毫不掩饰,他承认了:“是的,玛忒斯,你是继承者,你应当已经回想起的一些曾经的记忆了,但是成为亚神就是重获新生,与曾经的人类生涯相比,现在的你必将攀上新的高峰。”

缪宣忍不住问:“过去的我……是怎样的人?”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赛克斯塔轻轻笑了笑,“你不需要知道,你已经重生了,不要再被人类的血肉之躯束缚——假如你真的十分好奇,你的档案就存在亚神殿中,你随时可以去提取。”

连着都准备好了吗?

在这一刻缪宣又产生了一种正在被赛克斯塔控制的错觉,他明明没有使用能力,但缪宣却觉得他的“场”仿佛无处不在。

再说了,虽然赛克斯塔这么说,但是他本身的行为却和他说出的话并不相符,假如他真的推崇亚神的生命状态,那么他为什么会这么钟爱碳基素.体?

赛克斯塔身上的谜团太多了,而这些都不是缪宣在一朝一夕之间能了解的。

再结合一下亚神的寿命……得了,这个世界又是持久战。

—————

缪宣在清点完所有的能源通路后,终于从呆板的工作中再次解脱……这情况,似曾相识。

事实证明赛克斯塔估计的时间不多不少,四十八个小时恰好就是缪宣所需要的最少时间,检查能量通路不是容易的事情,换做普通的例行检查就需要检查人员在外太空作业,而且普通交通工具也远没有亚神的速度快。

缪宣已经提交了自己的比对报告,而七十二小时的时间期限还有宽裕,

【玛忒斯少尉,远征队伍已经回归。】科涅莉亚温温柔柔地道,【维比乌斯准将已为英灵扶棺归来,赛克斯塔上将请您去亚神殿。】

远征队回来了?

缪宣立刻穿过第一环的外墙,他向着二十环带外的远处眺望,在环带的缝隙间望见了无数星光,这些星光交错成长河,正逐渐落在二十七环带外。

这支死伤率高达一半的队伍终于回到了方舟,但那些能够留下尸骸的烈士却永远得不到安息,他们残存的意识与精神力将被投入熔炉中。

缪宣扔下素体,向第四环的亚神殿飞去。

亚神殿中央和缪宣的记忆中一样,除了熔炉外就是无瑕的纯白空间,而亚神殿外却是戒备森严的防御带,防御层外是一片空旷的广场,这片广场完全暴露在外太空中,第五环带就架着数以千计的量子重炮对准了这里——方便随时清理防御层外的入侵者,保护亚神与第四环带的安全。

此时百余艘内航舰正有序地聚集在第四环带外,无数狭长的黑色长方体正从个艘航舰中被平稳地吐出,不断输送到广场上,然后被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远远望去像是的黑色山峦,压抑又肃穆。

而这些长方块就是勒托为她逝世孩子所准备的棺椁,它们让尸骸保存着最稳定的状态,抽取精神力宜早不宜迟,但尸体的血肉却因为先进的防腐技术而不会腐烂。

在抽取完所有残存的精神力后,这些尸体仍然会存放在漆黑棺椁中,它们会在公葬时再被统一销毁——应该说,是再利用。

尸骸会被分解成无机物质,而这些物质将被投入勒托的生态链,再一次进入物质循环。

缪宣不再去看它们,他直接穿过外墙的亚神通道进入了亚神殿,而此时亚神殿中已经等待了位亚神,除了缪宣最熟悉的三个人外,还有两个人,一人是隐士模样的长袍老者,另一个则是简单穿着军服的壮年男子,但看后者他简直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缪宣猜测这两人分别是涅斯克希斯和奥卢卡,虽然相比较下巨大的差距让他有些错愕,但毕竟这是个和之前历程截然不同的世界,有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

阿忒奈和缇琉利乌各自守在一方墙边,而赛克斯塔就站在熔炉的核心前,他看到缪宣后对他点点头:“玛忒斯,请守在那个位置,我们需要等待所有人到齐。”

缪宣到他的位置站好,在他刚进入这个世界、“玛忒斯”刚诞生的时候,其余几位亚神也是站在墙壁周围呈戍守状的。

缪宣左手边那位隐士模样的老者对他慈祥地笑了笑,他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雪白的长发和长长的胡子一同从袍子中垂下,一双眼睛是玻璃珠一样的淡蓝色,老人的衣袍也是纯白的,但在袍子的后背有一个小太阳的金色图案,而衣袍边角也和其他亚神一样,呈现出缥缈的科技感。

这个笑容莫名就让缪宣联想到玄武霸霸,于是他好感顿生。

“我是涅斯克希斯准将,是负责勒托内秩序以及生态环境的亚神,我常驻的是十五环带的枢纽,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来十五环带学习了,请不要嫌弃我这个老师。”老人温声说道,随后补充,“玛忒斯真是美丽的孩子,你的灵魂令人震撼。”

缪宣仍然在消化两个涅斯克希斯之间的区别,他客气地点头:“不会的,多谢您。”

短暂的对话结束后,亚神殿中就只剩下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而赛克斯塔则出神地望着堆积棺椁的广场。

缪宣的正对面是那个平凡的军装男子,但他一直板着脸,除了红发绿眸外缪宣实在看不出其他的东西,他一直板着脸,仿佛一个没有情感的雕塑。

这位应该就是奥卢卡上校,负责勒托的工农业……嗯,听起来这位亚神的负责区域也很质朴。

又等了许久,亚神的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最后一位亚神终于到了,他非常高大,有着黝黑的皮肤和银白的短发,他的身上穿着紧绷的铠甲,肌理遒劲的双臂上伤疤纵横,一掌长的伤疤就直接贯穿了他的左眼,而这人的眼眸是藏蓝色的,带着类似金属的无机质光泽。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凶戾和冷酷,难以想象一个人要有什么样的经历才会在死后显现出这样的灵魂。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维比乌斯吗?

他和缪宣记忆中拥有这个名字的青年截然不同。

男人在进入亚神殿后首先看到的就是缪宣,他的双目直直地看过来,带着毫不掩饰的审视与评估,良久后他略微皱了皱眉,随后别过了头。

他对赛克斯塔微微颔首,男人的声音沙哑又粗糙,像是喉咙被火燎过一般:“恩父。”

赛克斯塔则回以微笑:“你回来了。”

维比乌斯显然很清楚死者祭奠的流程,他在简单的致礼后就走到最后一处空出的位置上。

自此,众神归位。

而此时此刻亚神殿外的广场上已经停满了棺椁,喑哑的黑色覆盖在每一处裸.露的平面上,运送死者的航舰则在第四环带外整齐排列,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赛克斯塔轻轻地叹息,随后在熔炉前抬起手,在普通人的眼里他什么都没有做,但在亚神的视野中,这个世界在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的变化。

无数道或强大或微弱的能量波动仿佛水流一样涌入亚神殿,它们共同奔向唯一的核心,挤压、对抗、盘旋、凝聚!这能量洪流中的任意旋涡就能搅碎无数人残存的意志,打碎的能量将成为幸存者的食粮,一场无意识的厮杀吹响了号角。

当所有的精神力汇聚、能量充盈达到饱和后,最后的赢家将成为新生的亚神。

而此时主导着一切的人就是赛克斯塔,他的“场”就驾凌在坟茔上,将无数灵魂引入熔炉,这颗熔炉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星球,它庞大的吸引力不容许任何孤魂逃逸。

像是百川归海,又像是星辰入怀。

“——英灵归来!”

随着熔炉前的少年一声长叹,最后一束能量融入了熔炉,一切都回归为宁静。

不知从哪儿传来的钟声缓缓响起,越来越响,余音层层叠加,飓浪海涛一样拍击着所有人的耳膜。

—————

孔星云与他的同学一同在走廊中站定,垂首默哀。

丧钟在耳边长鸣,预兆着这场葬礼即将结束,当钟声停止后,他们的默哀也结束了。

“远征军们总算是回来了……”孔星云身边的少年欣慰又感慨,“英灵们也能安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成为亚神再次降临,真好啊,我也想成为亚神……你说呢九一二?”

这个孩子的认知就是整个勒托的主流,人们都有这个共识,他们认为亚神就是英灵的集合体,是庇佑勒托的守护神。

孔星云望着第五环带亚神殿的方向,一言不发。

他并不认为投入熔炉的英灵能够得到安息,恰恰相反,他只觉得这熔炉简直就是传说中弱肉强食的角斗场,只有最强大的灵魂才能脱颖而出。

这个想法就像是孔星云给自己取的名字一样,他一次都没有对其他人说过。

孔星云岔开了话题:“……过几天就是公葬了,这一次不知道是由哪位亚神主持。”

“一定是亚神玛忒斯。”站在走廊另一边的少年看过来,他的年纪要比孔星云等人大许多,很明显是前辈学长,他道,“新诞生的亚神会主导大部分活动,国歌和葬歌也是由他开始。”

“这样吗!”同学流露出期待的神色,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好的,他重新板起脸,“我们也要参加吧?”

学长:“那当然,那一天是所有人都要参加的,就算你躺在医疗仓里,投影也会在你的医疗仓外播放的。”

孔星云的同学不理解:“不可能有人不愿意看的吧?是玛忒斯亚神主持的话……”

学长耸了耸肩:“你也说了是玛忒斯亚神主持的,实话和你们说罢,我曾经历过一次国葬,要知道我那时候才五岁,主持仪式的是缇琉利乌亚神……你不会愿意经历一次的。”

同学还想继续询问,但学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往走廊尽头走去,顺手拍了拍小学弟的肩膀:“行啦,好好努力吧,毕业以后进入先锋军,那个时候玛忒斯亚神就是你的顶头上官,懂?”

说罢学长笑着离开,而同学则涨红了脸:“……谁不想去先锋军啊。”

孔星云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

灵魂的葬礼结束了,但肉.身的葬仪却还未开始,缪宣受到了国葬的行程表,照例去和科涅莉亚小姐校对。

国葬宏大,对于主持者国葬的人来说当然是繁重的工作,但是这样隆重肃穆的事情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全权负责的,届时将由三位一级上将主导,而亚神中则需要一人出面辅助。

换句话说,亚神里得推一个人出来营业一下……

这么想缪宣就明白为什么是他了,毕竟这事儿都是熬资历的,上一次是缇琉利乌,这一回可不就是他了么,最新诞生的亚神出面鼓舞士气,合情合理。

【……那么仪式到这里就基本上结束了,接下来是国歌和哀歌,这些都要由玛忒斯领唱。】科涅莉亚小姐又回到了那个粉白的大球球中,她吐了一个小小的桃心投影,【国歌是所有人合唱,哀歌则要玛忒斯先唱一次。】

缪宣:……

缪宣忧愁地翻起了目录:“现在学吗……不过哀歌的歌单很多,这是让我选吗?”

【没有错,最简单的我都已经标出来了,这些也都是历年来出现频率最高的。】科涅莉亚小姐调出标红的歌目,【这些都是我很看好的备选,但总之我们先学国歌吧!】

学唱歌总不会难,毕竟都是当过小凤凰的人了,会害怕这个……更何况这一次的亚神建模还有声波的天赋,这应该不成问题。

缪宣这么给自己打气,然后认认真真听了一遍曲子,勒托的国歌恢弘悲壮,但就论歌词和曲调而言并不难。

缪宣的信心增加了!

他开始尝试小声地哼唱,第一次很顺利就结束了,但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

这种感觉是有些奇怪的,缪宣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是他的声音问题。

这个建模音域的特点就是没有限制,而一直以来他都是模仿记忆中的现实世界本体声音发声,平时说话还没有什么察觉,但一旦到了情感抒发环节就有些拘束,这感觉有些像是捏着嗓子唱歌。

说起来这个建模本身是有音域偏向的,缪宣在练习声波的时候早就发现了这个……不如打破本音的限制,去尝试这个建模的本能好了。

于是缪宣抱着这个想法去实践,然后被自己的录音惊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