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352、寒刃映绯樱四十一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52、寒刃映绯樱四十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这孩子……应该是织信宗岐的独子。

而警报会突然响起也不奇怪,大概是因为这孩子身上有什么保护机制,毕竟这是织信宗岐的独子,这个世界的人对子嗣还是很关注的吧?

缪宣揪着这陌生孩童的衣领,内心陷入了挣扎。

按理说他的目的是刺杀这孩子的亲爹,此时此刻他应该很高兴手中掌握了一个王牌,但是利用一个无辜的孩子……

系统可没有什么道德条例,确定了这孩子的身份后很开心:【秒哥!带上他当人质!我们可以去换刀鬼了!】

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用这孩子换刀鬼,然后把无关人等扔出去……

“可以带我走吗?”

这个孩子突然开口了,即便被陌生男人揪住衣领,但他看起来也一点都不惊慌,他用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看着缪宣,乖巧地问:“你是外面的人吗?可以带我走吗?”

缪宣:“……很抱歉,不可以。”

男孩歪了歪头,再一次语出惊人:“那做个交易吧,我可以帮你的忙,作为报酬你带我走,你是来刺杀我父亲的吧?”

缪宣一句话没说出口梗在喉头:“……”

系统也是万万没想到:【哇,这就是大诸侯黑暗的后院嘛……】

“小鬼,你搞错了,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没有和我交易的权利。”缪宣挺无奈,只得威吓道,“我不管你和你父亲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你要是不想吃苦头就保持安静。”

“所以你会带我走?”男孩牢牢抓着重点,“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吉法师。”

这个名字缪宣有些耳熟,不过这个世界中男孩的小名格式都很相似,叫“什么什么法师”的数不胜数,他敷衍地点了点头:“你叫我龙枪吧。”

“龙枪?”男孩睁大了双眼,随后喜悦地笑起来,“原来是这样!你终于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说得像是认识他多久了似的……

缪宣拦腰抱起这个孩子,他从来没抱过年龄那么小的孩子,他好像浑身上下都没有骨头,软乎乎的,只不过他的体温好像很低,大概是因为身体不好。

“这里有地牢吗?”缪宣轻声问,他没什么哄孩子的天赋,也只能放轻声音,“你知道被判断为有罪的人都被关在哪里么?”

“当然有,但是地牢里没有人,地牢也很久没有打开过了。”吉法师很诚实地道,“父亲找到的猎物一般都会先关在天守阁中,不过父亲大人总是把所有罪人都杀掉,你要去刺杀他吗?我要和你一起!”

刀鬼确实还活着,也不知道被关在哪里……缪宣没兴趣去了解织信宗岐的教育悲剧,他只希望这孩子不要突然尖叫或者失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这孩子翻进了边上的院落。

“你要带我走了对不对?”男孩很自然地伸手抱住缪宣的脖颈……真有趣,在他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拥抱,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好似是生怕伤害到他一样。

男孩笑眯眯道:“这里是供外客休憩的院子,不要来这里。”

缪宣当然知道这里是客院,织信宅邸中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熏香和帘幕,在吉法师期待的眼神中,缪宣扯下了一快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垂帘,然后比划了一下大小,撕下一块布条塞进了这孩子的嘴巴里……

吉法师瞪大了双眼,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呜嗯?”

不是说好了要带我走的吗?不是那么温柔地把我抱起来了吗?

缪宣:“……”

缪宣压住内心的愧疚,顺手捆住了孩子的手:“坚持一下,我们就好了。”

吉法师泪眼汪汪:“嗯嗯嗯!”

不想知道宅邸中的地图吗?不想知道织信宗岐在什么地方嘛?!

缪宣郎心如铁:“带你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你也就好好呆在家里,日后继承家业这样子。”

假如织信氏日后还有家业可以继承的话……

吉法师:“……”

把这孩子捆成一只小粽子后,缪宣再一次把他抱起来,他回忆着脑中的地图,继续向内院的方向前进。

—————

天守阁内。

织信宗岐睁开双眼,略有些苦恼地撑住了头:“唉……不管用么……”

虽然很遗憾,但似乎这才是龙枪真正的样子,数年前他以织信市的身份见到这付丧神时就觉得有趣。

付丧神的原型都是器物,比起普通的精怪来更亲近人类很正常,但是一振饮血的神兵却并不暴戾,在面对那些孱弱的人类时反而要更加温和,守着那些人类自己都做不到的规章制度,这实在是太罕见了。

织信宗岐回想起那振神兵周身的清净灵光,忍不住又笑起来。

也不知这预言中的“神龙”会有怎样的灵魄?相比那一定是他从未见过的瑰丽景象吧?

盛夏即将来临,天气也越发炎热,带着几分热意的风从高处掠过,又在吹入天守阁后湮灭在层层帐幔之中。

浓重的熏香弥漫在大名的身边,仿佛也成了他的一部分,这些贵逾千金的熏香随着季节变迁而变化,然而熏香下的沉淀的腐臭却一日胜过一日,也许早年熏香还能掩盖一二,但到了如今,再浓郁的熏香也遮挡不住那尸骸腐烂一样的味道,两者混合的气息是这样令人作呕。

只要他彻底执掌这块陆地……只要他成为了唯一的鬼神……

织信宗岐站起身,他一步步走下台阶,轻声道:“也不知道今日的熏香是否失礼……把帘幕都掀起来吧。”

重重的帘幕后应声走出一位少女,她体态轻盈匀称,面容婉约妍丽,女子穿着蓝色的衣裙,那天真的模样同她未出嫁时一模一样,她轻轻俯下身来,柔声道:“是。”

织信宗岐满意地看着这个人偶,他不知道龙枪为何会这样照顾羽光氏的三个子嗣,但寻找原因的过程总是充满趣味的。

龙枪的偏袒会是出于对旧主的爱慕么?浅川氏的分支又会对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是惊愕?是愤怒?或者说,有没有可能是窃喜呢?

不论是哪一个反应都令织信宗岐充满了期待,这种感觉丝毫不亚于攻占一块新的领土……不,还要更令人沉迷一些。

织信宗岐轻轻笑起来:“点灯,奏乐,我们要迎接客人了……青姬。”

—————

缪宣几乎把整个织信的宅邸都逛了一遍,确认了它和地图的高度重合。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摸清楚了整个织信宅邸的地形,除了最中央的天守阁外其余的建筑都和地图上标记的一模一样,然而织信氏的后院里不仅没有姬妾的居所,缪宣也找不到正室夫人的院落。

地牢也和吉法师所说的一样,除了墙壁上瘆人的刑具外一个人都没有,刀鬼十有□□还是被扣在天守阁里。

而且织信宅中生人少得可怜,一大半院落都是封锁着的,而且数间库房还落了锁,其中的无数珍玩藏品宝珠金山大概是许久没有动过了,几乎都蒙上了一层灰。

缪宣看着这心中实在感慨良多,织信氏本就有多年底蕴称得上豪富,在占领的了大部分领土后还拥有了资源,有这资本也难怪养得起装备精良的军队,和白手起家的羽光忠正小可怜完全不同。

“嗯嗯嗯!”怀里的小东西昂着头彰显自己的存在感,缪宣低头瞅了瞅这孩子,到底给他松开了塞在嘴里的布条。

吉法师乍然又得了言论自由,他既不气愤也不惊惶,只是稚气地道:“龙枪喜欢这些东西吗?喜欢就全拿走吧!”

“这些东西我用不着。”缪宣有些惊讶于这个孩子的平静,正常的小孩这时候应该会闹脾气吧?

缪宣皱了皱眉后问道:“吉法师……呃,你的母亲呢?”

小男孩歪头看了看他,随后天真一笑:“你是说美浓的蝶姬吗?母亲生下我就逝世了。”

逝世了么……缪宣轻轻叹了口气:“那你父亲其他的姬妾呢?为什么你家中的侍女侍从这样少?你们家的庭院里也见不到虫鸟。”

而且戍卫主君的侍卫也只在织信宅邸外巡逻,织信宗岐明明是一位习惯了上战场的大名,但他家中却也没有养马的马厩。

但缪宣的问题却似乎难倒了吉法师,他疑惑地询问:“庭院里可以有小虫子和鸟吗?我不知道……侍女的话,以前有很多侍女,但现在只剩下这么多了,还有姬妾……什么是姬妾?”

看来这孩子也不知道。

缪宣摸了摸他的头,遂冷酷无情地拿起了小布条。

“等一等!我想起来了!”吉法师抬头挺胸,“几天前父亲大人带回了一个女人!是很漂亮的大姐姐哦,她现在就在父亲的天守阁里!”

带入天守阁?看来织信宗岐还是愿意纳妾的,那曾经的姬妾们呢?一个不剩?

缪宣闻言心中一沉,看来织信宗岐不是没有姬妾,而是他所有的姬妾都死了吗……这么多年来又有多少女子遇害了?

“父亲大人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他只带来那一个女人。”吉法师看他的神情不对便又到,“我听过,父亲大人管那女人叫‘青姬’。”

青姬?一个模糊的念头从缪宣脑中一闪而过,但紧接着他又冷静下来。

青在这个世界的文化中就是蓝色的意思,是女性广泛喜爱的姓名取字,叫青姬的女人数不胜数。

缪宣重新把男孩的嘴巴堵上,拎着他走向天守阁。

天守阁由漆黑的石块和高大的古木建成,造型古朴大气,飞檐斗拱间还雕琢着各色神话传说中的形象,低层的楼层中没有任何窗户,仅有一扇厚重的石制大门。

这是缪宣在这个世界所见过的最宏伟的天守阁,它是整个京都中最高的建筑物,甚至连京都外的城墙都有所不如,织信宗岐现在就在这天守阁中……还有刀鬼。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时分,缪宣终于站在天守阁下,天守阁外是曲折的活水和长长的桥梁,水中没有活物,也无法在炎热的烈阳下送来丝毫凉意。

而就在缪宣靠近大门的那一刻,这沉重的大门竟对着他轰然打开!门后无人,仅有幽深的大殿。

最棘手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织信宗岐发觉了他的闯入,然后扣押了刀鬼等着他上门。

既然如此,潜入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但缪宣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但一时半会儿却抓不住自己的那一份思绪。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着手里的小粽子大步跨入第一层楼,大门在他身后幽幽地合上,隔绝了夏日的烈阳,直留下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

高大的立柱支撑起了这片开阔的空间,周围的墙壁上绘着色彩糜艳的壁画,浮雕和塑像有着狰狞的外形,它们都在描绘着地狱和天国,缪宣扫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而就在此时,小地图上突然出现了属于刀鬼的绿点。

刀鬼确实就在这里,在这高大天守阁的某一层楼。

缪宣把吉法师在怀里抱好,这孩子将头埋在他的颈间,小小的身躯正在轻微地颤抖,也许是因为寒冷和恐惧吧?缪宣只能一手提枪一手搂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全当安抚。

昏暗的室内突然亮起了幽幽的灯,一盏盏烛火在华美的灯架上无声地点燃,灯架均匀地排列在楼梯上,远远望去好似无数绽放花枝的花树,它们原本该美不胜收才对,然而在壁画和浮雕的映衬下却显得艳丽又诡异。

楼梯上隐约还有乐声传来,那是很规整的公卿雅乐,缪宣和哉雪学过这些,只不过在此处听到就不那么令人愉快了。

缪宣一步步踏上楼梯,他的脚步落在漆黑的楼梯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第二层很快就到了,然而这里不过是一楼的复刻,灯火一路向上燃去,一圈圈的仿佛没有尽头。

这样的楼层,缪宣足足经过了七层,而他愈是向上走,厚重奢靡的熏香边愈发浓郁。

他终于走到了第九层,楼梯到这里戛然而止,那繁星花树一样的灯光被甩在身后,开阔的广间就在眼前,层层叠叠的帘幕整整齐齐地被束在立柱与屋檐下,大殿内极尽奢华,高大的鎏金香炉伫立在每个角落,各种设施齐全又奢靡,在这里缪宣可以看到来自太阳的光芒,但阳光又像是经过一层冰水,模模糊糊地照射在地面上。

大殿幽深,隐约可以望见远处端坐在高位上,身着紫黑色公卿衣袍的男子,光线影影绰绰地浮在他身上,像是一层纱。

而就在楼梯口的不远处,一个纤柔的蓝色身影恭敬地俯拜在地面上,缪宣看着这熟悉的身影,突然间就嗅到了那浓郁厚重熏香下无尽的腐烂恶臭。

这纤细的女子抬起头,露出一张温柔的笑靥来:“龙枪,你来啦。”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世界大概再有四五章就结束了,下一个世界开貂蝉的皮肤逐梦之音,未来世界-纯男性社会-流浪人造天体-精神体二次生命。

春天到了,是时候找第二个男朋友了。

———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