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345、寒刃映绯樱三十四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45、寒刃映绯樱三十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忠正大人,让你久等了……”羽光宁宁略拘谨地从内室走出,在看到缪宣的时候却惊喜地瞪大了双眼,“舅父、刀鬼!你们也来啦!”

也许羽光忠正是真的不存在手足缘,即便是宁宁都无法和他维系姐弟的情感,眼看七八年都过去了,宁宁对羽光忠正的称呼竟然从“犬千代”变成了“忠正大人”,倒是和和泉重光同步了。

尤其是在两厢对比下这差距就更明显了,一边是带着后缀的敬称,另一边则是亲切的直呼姓名。

实际上要不是担忧身份问题,宁宁会直接管刀鬼叫哥哥的。

缪宣放下茶杯:“宁宁这一身很漂亮。”

宁宁的脸微微红起来,她羞涩地笑了笑:“春天到了,我换了春装,这是万叶樱纹的,这个颜色好看吗?”

事实上,在场四人除了宁宁外其余三个都是铁钢管,别说鉴别衣料纹路这等高难的技术,光是衣裙的确切颜色就不好说。

羽光忠正:“这个粉色还不错。”

缪宣:“是绯红吧?所以绣了樱花?”

刀鬼:“……紫色的……很好看。”

宁宁:“……”

宁宁:“那个……这其实是苏芳色。”

现场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尴尬,但缪宣很快就熟练地岔开了话题:“真是美丽的色彩,出羽不产布,这是浅江的布料吗?”

浅江如今也在羽光氏的手中,是在后田国之后被攻下的,五年前就已经做好了稳定工作。

缪宣很提倡让宁宁四处走走,不过每一次都必须带着大队护卫,而且目的地只有完全确定安全的领土才可以。

“嗯,上一次我去浅川的时候去参观了布坊,很有意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染布的过程。”宁宁提起这个就有些雀跃,“布料上的苏芳色是来自一种树木,这还是我亲手染的,重光君也帮我染——”

#要素捕捉.jpg#

“请等一下,宁宁。”缪宣打断了宁宁的话,他笑得很温柔,“上一次你去浅江的时候,和泉重光在护卫的职责外还多做了什么吗?”

宁宁娇羞地低下了头:“……重光君很尽责,把我照顾得很好。”

系统:【……】

缪宣:“……”

缪宣:“呵。”

他就说么,一向乖巧的宁宁怎么会主动提出答应婚事,果然是和泉重光接着护卫的职责近水楼台了一把,枪法练得不怎么样,哄姑娘倒是一套一套的。

“怎么了舅父。”宁宁感觉不妙,“有什么事情不对吗?”

“没什么。”缪宣起身,“我差不多也要走了,忠正,今晚就麻烦你安排了——刀鬼,我们走。”

刀鬼抓着刀严肃点头:“嗯。”

羽光忠正则看热闹,顺口提了一句:“今晚需要准备伤药吗?”

“这倒是不用了。”缪宣微笑,“婚礼就要举行了,和泉重光总得好好地站到神社里,怎么说都是上过几年战场的人了,我相信他。”

—————

夜幕降临,和泉重光恍恍惚惚地从训练营中走出来,并且一瘸一拐。

而他最敬仰的人此刻正站在他身后,大力拍打他的肩膀:“很不错啊重光,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忘,动作也还算是敏捷,看来这一年来你又是四处巡回又是充当护卫的……也不算是耽搁。”

和泉重光被拍得整个人晃了晃,好悬没有直接在部下们面前倒栽在泥地里。

他半是控诉半是委屈地转身,在老师那一如往昔的脸上看到了核善,老师身后站着刀鬼,在两人视线相接的那一刻他威胁式地顶了顶刀。

和泉重光:“……呜,谢谢老师指导。”

“好说好说。”缪宣笑得温和,“你看,你就要迎娶宁宁了,今晚算是你为数不多的单身夜晚,还有哪里想去的吗?”

和泉重光抽了抽鼻子:“……回家睡觉。”

“这怎么好呢?”缪宣又用力拍了拍这弟子的后背,“今晚我们几个聚一聚吧,就去温泉吧,忠正也在等着你。”

和泉重光:“……”

和泉重光:嘤

不论和泉重光有多少委屈想要倾诉,今晚的鸿门宴他是跑不了的,毕竟要求娶羽光氏的姬君,那么会被她的父兄怎么刁难都不奇怪。

虽说出羽一族现在名义上只有两人,但作为羽光忠正母族的浅川氏却不可小觑,这个早就逐渐败落的豪族就像是死去的百足之虫,延伸出的脉络中又生出无数人杰。

和泉重光被老师带走的时候脑中突然就晃过了什么。

对于他想要娶公主宁宁的事情,和泉重光的主君羽光忠正只是以兄长的姿态敲打询问,这原本是听正常的,豪族中的家督都是这样,只不过在浅川老师的对比下显得有些冷漠了。

说起来这些年也是一样的,忠正大人对于周围的人似乎都是恩威并施,宁宁公主似乎也只是他尊敬的“羽光姬君”,而不是他的血缘姐姐,他最亲近的人一直都是浅川宣……

这些念头在和泉重光脑中一晃就消失了,他要娶的是羽光家独一无二的姬君,和泉家将和羽光家缔结姻亲,这一切都够了。

至于是真心假意?

这世上的事情,哪能分得那么清楚呢?

—————

早春的温度仍旧有些寒凉,尤其是当夜晚降临时,寒风从树梢中吹来,吹薄了热泉上蒸出的白雾。

羽光忠正将随身的佩刀放在刀架上,简单冲了冲自己后换了一身浴袍。

羽光宁宁即将出嫁,接下来似乎就轮到他了,之前这几年还能以征战繁忙作为借口,但之后呢?抢占地盘再吸引人他还能永不娶妻吗?

明年羽光氏将加入大名们对织信氏的剿灭网,羽光氏已经在关西站稳了脚,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错综复杂的结盟,所有人都以为他还不娶妻是为了将正室的位置押到盟约中,连龙枪也是这么想的。

龙枪……

他应该早就忘了吧?八年前那个可笑的笑话。

羽光忠正推开门,大步走上由冰冷石块铺就的小路,今夜的天空中倒是挂着一轮明亮的寒月,月光给一切蒙上了浅淡的光晕,眼前的一切倒是能得声称赞。

八年前的那个羽光忠正无知无畏,他的眼睛看着天下,但是器量只能够到后田、津前和出羽三国的土地,他能有勇气直截了当地反问出“假如我喜欢男人”这种天真的试探。

旦现在的他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人生目标只有什么复仇争霸的遗孤,而是一片土地与无数百姓的主君。

他手下是数以百万计的臣民,他们遵循着他的意志生存;他身后是追随他南征北战的军队,他们以他的命令为终身荣耀。

七年的征战和,对一个人的改变有多大?

前世仿佛镜花水月,那个稚嫩的羽光忠正连一个仅数十人班级的责任都担不起,而现在的他却身负六国,谋略天下。

这是前世的羽光忠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那颗幼稚的脑瓜中,“征战天下”是和游戏争霸差不多的东西,他会自然地忽略与删除掉沉重的牺牲、道义与责任,只留下属于游戏的轻松和策略。

但事实哪里会这样轻松?

山河踏破羽光忠礼!羽光一族山河踏破!这样的名号,他羽光忠正担得起吗?有着龙枪辅佐的他,怎么能够担不起?!

羽光忠正走到温泉边,他束起头发下了水,已经习惯了寒冷的肌肤蓦得接触到热水竟是直接被逼出了凉意,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羽光忠正从未考虑过什么性别取向的问题,这么多年来他并没有对其余的人动过心,他周围围满了各色各样的美人、杰出的年轻将领,但他们在他心中都能被量化,除却上下属的情谊外再无其他。

他并不是生来只喜欢同性,更不是非异性不可,他只是……只对那一人动心了。

羽光忠正本以为这只是少年人的绮思,但是八年过去了,他仍旧无法放下。

远处的门被推开了,喧闹的声音打破了一池的宁静,和泉重光以一种十分狼狈的姿势走出来,看样子是已经经历了不少来自师长的教育与指点。

刀鬼手中仍然抱着刀,他是不会放下那几振刀的,就算是泡温泉也一样,生怕全天下有什么人不知道他会刀似的。

而走在最后的是龙枪,他只是简单地披了浴袍,羽光忠正绝望地发现他的视线根本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就算是在千军万马中,他也能轻易地找到他,有他在,其余所有人都只是陪衬。

和泉重光在看到羽光忠正的时候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忠、忠正大人!”

羽光忠正靠在泉边的岩石上没有动,只是抬了抬手:“重光。”

龙枪大步上前,直接把和泉重光踹下水:“重光啊,是不是觉得很累,来,先下去泡一泡。”

水花四溅,和泉重光乖乖地缩道角落里,抹了一把脸。

和泉重光:嘤嘤!

刀鬼紧接着跳下来,他占据了另一个角落,和羽光忠正遥遥相望,这人手中仍然抱着刀,鬼知道那刀是怎么锻造的,上天入地、泡水浸火,被他这么造作为何还能用……

哦,那刀还是龙枪给他寻摸来的。

柠檬精冷哼了一声,和泉重光无辜被迁怒,于是抱住了可怜的自己,在大舅哥和舅丈人的视线中瑟瑟发抖。

“今晚的月色真好。”龙枪笑了笑,同样脱下衣袍下水,羽光忠正下意识侧了侧头,听到水声后才移回视线。

龙枪是付丧神,他露出水面的胸膛是有些缺乏血色的素白,肌理分明又流畅,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变化过,即便是多年的征战与攻城也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羽光忠正垂下眼眸,在自己的胸口和腰腹处看到了无法恢复的刀疤,他有些苦涩地翘了翘嘴角。

他是人,他总有死去的一天,如今的他只是不断成熟,和龙枪看起来更像是兄弟,但总有一天他会在龙枪的眼前一步步衰老,届时他们又像是什么关系呢?父子?祖孙?

总有一日……他垂垂老矣,干瘦地倒在病床上,以那无力脆弱的姿态出在龙枪面前咽气……比起这个,也许战死在沙场上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羽光忠正只觉得胸膛中充斥着由恐惧引起的冰冷,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水池边的樱树,用手背遮住双眼,不远处的对话清晰地传到他耳边,龙枪仍旧在教育和泉重光,刀鬼应声虫一样符合。

龙枪:“我记得重光也有姬妾的吧?”

和泉重光:“我、我只有两个侍女,已经让她们留在墨屿了!”

“侍女也好,姬妾也罢,她们都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重光你让她们留在宅院中等你吗?”龙枪的声音带着点威胁和笑意,“这样好吗?”

“不是的!”和泉重光严肃认真地保证,“我有好好安排,她们会留在墨屿,要是愿意她们就会留下来服饰母亲,要是她们找到了心仪的男子我就送嫁妆!”

“嗯……”龙枪不置可否,“重义大人已经与令堂一起来了吧?我明天还要再去拜访一下他们,之后我要带着刀鬼去神社。”

这就算是揭过了姬妾的问题,和泉重光松了口气:“是!我和你们一起去神社。”

“忠正,”龙枪的声音响起,“明天你来么?”

羽光忠正放下手臂,对上了龙枪含笑的视线——他是这么关注着他们三兄妹,这一次他对羽光宁宁的关怀大概让龙枪很欣慰吧?

“当然了。”羽光忠正笑起来,斜着眼看向和泉重光,“好久没有见到重义大人了,这么多年来也辛苦他为我驻守墨屿。”

和泉重光:……嘤嘤嘤!

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和泉重光:“就这样泡温泉也没意思……我去找侍从,让他们送酒。”

羽光忠正挥挥手,跟赶苍蝇似的:“早去早回。”

和泉重光爬出水面,转眼就消失在石块铺就的小路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龙枪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叹息,他说:“也罢……没有比和泉重光更好的人选了。”

羽光忠正明白龙枪的意思,和泉重光是他身边数得着的大将,正值壮年,和泉家也算家风清正,和泉重光本人虽不可能真的对宁宁死心塌地,他那什么“一见钟情”也有待商榷,但是只要他们羽光氏还在,和泉家不可能委屈宁宁一天。

比起后世,这个时代对女性何其苛刻,比起被推向别国的联姻,能下嫁给忠心的臣子是最好的选择。

龙枪就是这样的,想尽了办法照顾他们三个,他帮宁宁找到最好的归宿,又是警告又是照顾宁宁未来的夫婿;他至今仍然带着刀鬼,日后十有□□还会帮他去斩杀那个夺走他魂魄的魔神……

初春深夜的寒风拂过树梢,好不容情地卷挟下寒绯樱的花瓣,无数绯红的色泽搅揉在一起,像是殷色的雨,四散分别,落在泉水水面上,也落在龙枪的身上。

樱色的痕迹就这样点缀在那具略显苍白的身躯上,像是一个暧昧的暗示,可那双湛蓝的眼眸却清凌凌的,仿佛夏日的晴空一样。

羽光忠正并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未来,他更不会想到他恐惧的事情不会发生,因为龙枪将于他先行,而他也永远不会、也不再有机会以腐朽的模样出现在心上人面前。

只不过,此时他的眼中只有眼前的一切。

世事难两全,时事境迁不由人。

我知道这不可能,但是八年过去了,我还是……放不下啊。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