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295、明光耀长夜十六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95、明光耀长夜十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很难得的,在这个压抑黑暗的世界里,缪宣竟然得到了一段闲适的时光。

黑暗之地在经过这一次大动乱后会消停一段时间,芬里尔也收敛了爪牙,新王登基的政令足够让他忙起来,王室则忙于会见朝拜的贵族们,学宫的建立也是头等大事……一时间仿佛全世界都在忙,只有缪宣闲得发毛。

缪宣心里记挂着那正在解读的拓文,倒也不急着就此离开。

毕竟……谁会不喜欢光明呢?

这个世界的明光就仿佛一个增益buff,待在日轮的照耀下不仅能够让心情愉悦,连缪宣那条短短的蓝条似乎都恢复得快了一些,尤其是教堂中纯净明亮的氛围,让人十分舒适。

没错,缪宣现在几乎是天天待在教堂中,他掏出了他众多马甲中的一个,低调地混入了圣苏卡的富人区成员当中。

在黑暗的土地上缪宣当然能横行无忌,但要是想在光辉之土上久留,这就是要考验马甲的厚度了,这一次建模的五官实在太突出也太醒目,要是见过巴尔德尔的人更是会察觉到不对劲。

因此缪宣给自己选择的马甲全都很隐蔽,是那种孤僻又平庸的角色,而且他出门还需要在脸上糊上一层模型伪装,保证看上去也那样平平无奇。

缪宣现在化名贾科-安洛,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姓氏,一个庸俗至极的名字。

他连日都安静地停留在教堂中,仿佛一个虔诚至极的教徒。

今日是教堂为平民开设的义诊,圣徒和修女们还会为远道而来的信徒祈祷,在教堂中任职的光明法师纷纷施展温和的魔法,远远望去一片流光溢彩,好看极了。

在日轮脚下,光明法师施展魔法是几乎没有损耗的,稍微有些资历的法师可以接连施法一整天。

说起来也是挺讽刺的,光明魔法对黑暗遗民的治疗效果其实是优于光明子民的,比如说,一个治愈法术比如光明降临,它能完全治愈大面积黑暗遗民的烧伤,但同样程度的光明降临在光辉之地上就只能给烧伤者止止疼。

缪宣曾经仔细观察过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他惊讶发现所有的光明魔法只能遏制灭杀行尸,但对黑暗遗民来说却都有潜在增益。

因此教会想要审判“恶魔”的时候不是像传说故事里那样,找一群法师围着“biu、biu、biu”地射出光魔法净化,而是由专门的刽子手“进化者”上去物理放火、科学行刑……

双方血缘的混杂、光明魔法的效果……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暗示着黑暗遗民并不是魔鬼异类,但是此世人类社会的刻有偏见却到达了令人恐惧的程度。

缪宣在教堂高耸的露台上向下望去,看到的是生机勃勃一片欢喜的景象。

人们不论贵贱一同聚集在教堂前,他们都穿着着自己最好的衣服,连最邋遢的农夫都整洁一新、最平庸的农妇也施以薄妆,他们的笑容都是一样的美丽,在日轮辉煌的光芒下闪烁着独属于人类的光彩。

这样的场景对于圣苏卡的人来说是日常,但对于不幸的、一出生就被判断为“恶魔”的黑暗遗民来说,也许是梦中都不敢有的盛会。

在黑暗之地上的人是怎样生活的呢?

拥有黑色发色或者眸色的人不用担心行尸和黑瘟,他们可以在黑暗中种植与畜牧,在城市的遗骸里为自己建造一个家园。

但是在保证基础的食物后,黑暗遗民们是没有什么生活质量的,他们缺乏舒适的衣食住行,更是没有娱乐,定时在不同城市开始的交换集市就是黑暗遗民最期待的事情。

而更糟糕的是,假如一对恋人相爱成为夫妻,他们很有可能会诞下浅色发色眸色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不能免疫黑瘟,更无法躲避行尸。

有的孩子从出生起就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走出地面,至于回到光辉之土上那就更是别想。

谁能带着一个光明的孩子穿过黑暗城市?又不是全副武装的光明骑士团出兵,而且就算是光明骑士团也折损了半数乃至更多的人。

黑暗之地是光明照不到的地方,在这里充满了各种罪恶,偷窃行骗掠夺杀戮几乎是每天都在发生。

在缪宣没有划分规则之前,这种境况则更加混乱恶劣。

没有办法杜绝的……黑暗之地是这样广大,贫瘠的物质基础就决定了脆弱的社会结构。

温暖的微风拂过缪宣的面庞,风里传来了淡淡的甜香气息。

这个季节正是一年中的第一次收获,教堂的义诊也是趁着农闲时期开办,今年的丰收非常鼓舞人心,当人们沉浸在辉光中时,自然而然会忘记正不断黯淡熄灭的圣安珀。

“这位兄弟,你是迷路了吗?”

就在此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远处传来,缪宣回头,在恢弘的建筑楼梯口看到了一个提着裙子上来的小修女。

缪宣所在的露台除他之外没有别人,这个露台是不开放的,缪宣能走到这里当然是身手好。

他友善地笑了笑:“修女大人,我确实是迷路了,但是这里很漂亮,我忍不住就多停留了一会儿。”

小修女有些羞涩:“请不要这样称呼我,我们都是光明神膝下的兄弟姐妹……请随我来吧,出去的路在这边。”

这位修女穿着黑色的长袍裙,头发是浅淡的金色,眼睛则是有些偏深的绿色,圆圆胖胖的小脸上有雀斑,是个很稚嫩的可爱女孩子,她也许还未满十五岁。

缪宣沉默地跟在她身后往外走,他的安静让女孩松了口气——她看起来不是很习惯和人相处。

两人从巨大奢华的旋转楼梯上缓步走下,教堂内的一切都做到了极致,赞美神灵的浮雕遍布所有的角落,缪宣能看到天使和日轮的光环。

来来往往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已经快到摩肩擦踵的地步,但教堂内仍旧十分肃穆安静,随后他们就走到了教堂通向广场中的一扇小门,教堂太大了,这样的小门足足有百扇。鼎沸的人声从外面传来,像是从天国回到人间。

缪宣向小修女致谢,修女羞涩地还礼,很快就离开了。

紧接着他并没有去那些义诊所在的地方,而是留在了巨大的祈祷室中。

祈祷室里所有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信徒虔诚地走入这里,他们安静地在走廊和空隙中站好,椅子上的人则纷纷为体弱年老的信徒让座。

轻轻的絮语在宁静的环境中像是柔和的风,日轮的光芒从头顶透过七彩的拼花玻璃射下,缪宣站在人群最后的位置,抬头看到了祈祷室中的神像。

……真美啊,虽然不及最初的城市圣洛伦,但是这里的神像也是如此恢弘,光线从正上方落下,像是来自天国的金光。

为什么人们会憎恨拥有黑色发色眸色的人呢?

也许就是因为对光的热爱吧?毕竟在此世长久的认知中,黑暗遗民意味着被光“抛弃”的人,他们有着不一样的发色和眸色,他们是异类,是不同的。

更何况这些人不会被行尸袭击,更不会感染黑瘟,这一点太令人憎恨了,自然也就成为了黑暗遗民勾结恶魔的罪证。

缪宣抬头望着那高耸的神像,听着虔诚信徒们奏响的神圣乐曲,突然就有些索然无味了。

他安安静静地转身离开了人群,一路穿过充满欢笑的盛典,回到了马甲的藏身之所。

—————

嘉罗琳是个见习的小修女,除却修女的身份外,她还有着一点点光明法师的天赋,如今正在努力学习中。

修女和神侍是没有姓氏的,他们发誓把一身都献给了神灵,于是就要克制、友爱、仁慈……遵从所有光明的美德。

这是嘉罗琳第二十六次在这个露台上遇到了那个陌生人……不,也不算是陌生人了吧?他已经接连二十六天“迷路”到这里,然后每次被负责这块地方的她发现。

见到陌生人的羞涩——已经被嘉罗琳喂狗了。

“大人。”她听到自己干巴巴道,“您,又迷路了吗?”

男人温和地笑了笑:“是嘉罗琳修女吗?今天你来得真早。”

是的,二十六次带路他们已经熟悉地知道了彼此的性命,嘉罗琳怎么都搞不懂男人是怎么进入露台的,要知道这几次她可是把门全锁了。

“不早了。”嘉罗琳板着脸,“今日是小朝圣,您是想去祈祷室还是苦修院?”

“又是小朝圣的日子了?”缪宣笑了笑,“一个月了。”

嘉罗琳:“您说……什么?”

“没什么。”缪宣朝她点点头,“多谢你这几天的带路,愿光明永远笼罩你。”

说罢缪宣就直接单手撑住露台的栏杆,轻盈无比地翻下了露台,眨眼间就消失在小修女眼前。

小修女瞪大了双眼扑到栏杆边,但那里还有缪宣的影子?

开了隐身后缪宣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卸掉了马甲,随后他再一次潜伏回教堂内,熟门熟路摸到了老学者的藏书室。

和一个月前相比,藏书室早已不是那个整洁干净的小书房了,而是遍地废纸卷轴横挂神似垃圾场的储藏室。

缪宣在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找到了目标:“博伦大人,我来了。”

老人证翻着典籍,闻言抬头瞪向缪宣,他似乎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才想起来缪宣来干什么。

“你来了?你怎么现在才来?不是说好一个月吗?”

缪宣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此世的一个月是指十天——即使他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很久,但因为一直游荡在黑暗领土上的缘故,受到时间换算的影响非常小,比不过百余年积累下来的三十天一月的概念。

“因为一些事情我来迟了。”缪宣老老实实道歉,“很抱歉打扰了您——有什么进展么?”

老人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遗失的东西太多了,我无法理解它想要表达的意思,我只能整理出一些能确认的词汇。”

对此缪宣是很有心里准备的,毕竟巴尔德尔搞得那个学宫可谓轰轰烈烈,但至今他似乎也没能完全解读,而老学者仅靠他一人,想要弄明白这些东西的含义应该会更困难。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博伦老人独自承担全部的工作,他希望由老人解读,而不明白的困扰点交给他。

遗民中实际上有不少人在研究古文字,他们零散地分布,知道的东西也是只言片语,但是当把一切收集交给一人时,进度就会快速上涨。

缪宣能自由地进出光辉之地和黑暗领域,这就是他最大的资源优势。

“这些……应该是描述黑暗遗民的。”老人讲拓印和比对图摆出来,“我看到了许多重复的词语,它们的含义大都是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而且有一点很奇怪……”

老人犹豫了一下:“这些文字,似乎在赞美这种特征。”

这个答案是缪宣没有料到的,他以为这里面只有与日轮有关的资料,没想到还涉及了黑暗遗民——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黑色的发色与眸色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体征。

“赞美?”缪宣组织了一下措辞,“我是从教堂中隐匿的藏书室和圣阁里找到这些文字的,确定是赞美?”

老人也很为难:“也许是我猜测错了,但是……我觉得曾经在日轮鼎盛的时候,人们应当是不太在意黑暗遗民的。”

“那么请把您无法确定的东西誊抄后交给我。”缪宣点点头道,“我会去黑暗领域上求证。”

老人一愣:“是……是找他们吗?”

缪宣:“如果您介意的话——”

“不!”老人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我……如果……罢了,没有什么。”

他低头掩饰一般地拿起羊皮纸,迅速地誊抄起来:“这一次请按时回来,我的研究就靠它们。”

“这一次是三个月。”

缪宣留下了三十日的约定,带着这份资料便离开了圣苏卡。

黑暗领域的土地无比广阔,在这个魔法与剑、封闭黑暗的世界中,零散的消息传播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而缪宣的速度要比普通的渠道快很多。

解读拓文需要交流和求证,就在缪宣忙得两头跑的时候,王都中那位年轻的君主终于离开了光明圣城。

边境总督在上任起的那一天就不被允许离开他们所镇守的岗哨,这一条规则在律法中所占地位之高,甚至胜过了新王的登基仪式。

但光明防线是如此重要,而四位边境总督又直接对王室负责,因此新王开始了登基仪式后的固定活动——寻访光明防线,接见诸位封疆大吏。

作者有话要说:  这边沃尔玛樱桃打折一刀一磅,也就是说,人民币约六块一斤

我要疯辽#狂喜乱舞.jpg#

———

又迟了wsl好像还欠着,鸽子痛苦地留下了泪水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