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231、朝阳白凤鸣二十五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31、朝阳白凤鸣二十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也许是鸿蒙初开的缘故,充裕的灵息充斥着山河湖海的每一个角落,可以被利用的能量以各种形式辐射,任由各种生灵随意取用。

大概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个世界的生物看着就格外的灵性。

与其余几个世界相比,这个世界堪称万物有灵,所有的种族中都能出现通晓灵智的妖族,而天赋卓绝能够化形的也不在少数。

只不过天道对人类的优待不仅仅体现在人类能修炼上,也体现在种群整体的智慧上:人族外的其余种族中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不通灵智的动物,但是人类中几乎没有痴愚的个体。

妖族的化形是一个分水岭,越是能早日化形,与生俱来的天赋就越佳,猰貐自然是排在弱水第一位,而像是孔雀那样的大妖族则能被分入第一梯队。

千奇百怪的生物让缪宣大开眼界,同时也让小系统的记录册丰富了许多。

正如缪宣所料,猰貐带着他粗略地逛了一圈弱水,挑着一些大妖族的首领让他认识。弱水中聚居的妖族数不胜数,即使猰貐特意筛选过了几遍,小半个月还是就这样过去了。

原本经历了奇怪的示爱拒绝后缪宣还有些担忧,但在这一段时间中猰貐应对他的态度与往日没有什么差别……令人意外。

唯一令缪宣有些想不明白的大概就是猰貐过于紧张的态度吧,他似乎时间紧迫,在带着缪宣走遍弱水后就急匆匆地催促他回昆仑。

在回昆仑的路上,缪宣忍不住问了:“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早回去?你有急事想要找鲧君吗?”

猰貐皱着眉,良久后回道:“鲧君遮挡了天机。”

缪宣乍一听没明白:“什么?”

“鲧君是辅助天道的神兽,他的命数和千万魔界通道封印链接在一起……”猰貐望着昆仑山白雪皑皑的山巅,“封印不能有差错,因此鲧君隐瞒了天机。”

缪宣终于明白了,然而这一刻他宁愿自己没有明白。

鲧君为什么屏蔽天机?因为他不愿意让封印动摇的事情传扬。那么为什么封印为动摇呢?因为鲧君大限将至。

而缪宣身为被玄武养大的凤凰,在玄武刻意的隐瞒下对此一无所觉。

缪宣咬了咬牙,化作一道流光顷刻间消失在天际,猰貐紧紧跟上,但最终还是止步于冰湖外。

他不能进去。

尤其是在这种神兽即将交接的关头,他是被排斥的。

————

魔界,幽潭花海。

无数赤红色的花朵妖艳地绽放在这一片土地上,它们随着风摇曳,猩红色的花瓣连绵在一起分不出彼此的轮廓。

身披黑色皮甲的男人站在花海中,抬头看着青灰色的天空。

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猩红滚烫的血液凝聚成赤色的小珠子,一颗颗落下。

一个浑身裹满藤蔓的女人跪在他身边,恭敬又恐惧:“能够散发出暖意、纹理优美、黑色的树木……魔界、魔界是没有的。”

男人仍然望着天空,声音平静:“那么我这几日流的血就白费了么?”

“不!不是的!”女人瑟瑟发抖,“您已经养好了这方寸土壤,虽然没有这种植株,但是我能培育出来!只要献祭足够的魔就可以了!也不用全是魔,魔兽也行。”

玄魔听罢终于笑了:“这很好……你去找焰女,让她给你送人。”

女人急忙俯跪在地上:“是!”

男人抬了抬手腕,手上的伤口立刻就消失了,他大步走出花海,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梧桐。”

女人惊惶地抬起头:“是?”

“我要你培育的树木名为梧桐。”玄弯了弯眼,很耐心地道,“你要记住了。”

女人恭顺地表示自己绝不会忘记,玄魔却根本不在乎她的回答,他信步走出花海,一直向着高出行进,最终停在能俯瞰整片花海的山崖上。

玄从怀里拿出冥晶,先是仔细地看着它是否受到了损伤,随后才放心地将神识和灵息都沉浸入其中。

熟悉的画面缓慢展开,那个满是妖族的弱水再次出现在玄魔的面前。

石砌的巨大宫殿中空无一人,玄的视野无法沉入,他不耐烦起来,迅速地在周围跳跃,直到他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只有着花哨羽毛的孔雀出现了,他披着颜色绚丽的大氅对身边的人说着:“……猰貐?他能和凤君走也不过因为占着一个资历罢了,弱水道主当然是他,但是难道妖族就只有一个弱水么?妖都……哼!”

孔雀身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玄魔的所有心神都在凤君身上,只听孔雀又道:“我也想去昆仑啊——和凤君一起回昆仑山巅啊,听说那里有灵湖……”

昆仑

昆仑山巅

这里就是凤凰的家了吧?

玄魔当即就开始寻找“昆仑”。他不能够问路,只能依靠着冥晶依附在不同的载体上,从妖族的对话中推测昆仑所处的位置。

不知过了几日,玄终于寻找到了那高耸雪白的山巅,他依附在飞鸟的视野上望着那高不可及的地方。

这样孤高又清冷的山峰,寻常飞鸟根本上不去吧?不过没关系,昆仑山巅上有他的老师,也有那名为猰貐的东西。

玄魔不断往冥晶中输入自己的灵息与神识,然而就在他即将进入昆仑山顶时,一层无形的屏障严严实实地挡在他的面前,阻止了他的动作。

玄被阻拦在外无法寸进,他不断地尝试,一次次重复,得到的还是这个结果。

昆仑山是无法窥视的,这一点玄魔迟早会认识到。

即使是手中握着冥晶,即使能看着那憧憬向往的风景,但凤凰只会翱翔在自己的天际。

—————

缪宣急急地降落在冰湖上,他还未落地,一声长鸣先行——在这种急迫的时候,凤凰的种族习性到底还是影响了他,这一声啼鸣中包含着询问与关切。

“鲧君!鲧君你在吗?”缪宣奔跑到冰湖当中,这一刻他脑中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

七八十年的相伴,毫不客气地说,玄武陪伴缪宣的时间比起他所有接触过的,称得上是“导师”、“长辈”的人加起来都长。

不论是现实世界的老师、他的生身父母,还是他在其余世界遇见的人们。

是玄武的言传身教让缪宣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厚德载物”,也是玄武的宽厚与引导让他受益良多。

缪宣在“破壳”诞生之后就知道玄武已经走入了暮年,但是随着这七八十年过去他丝毫没有意识到玄武垂垂老矣,一切都像是变成了习惯,有些时候缪宣甚至遗忘了玄武的年岁。

直到这一日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面对神龟寿尽的这一刻,与所有在祖父病床前的孩子一样,缪宣心中只留下无尽的恐惧、无助与茫然。

即使是第二个世界他亲手杀死了征服王,王者将他的大剑送给他都不能让他这样难过。

缪宣不通情爱,父母早逝,师长凶悍,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真正明白了情感中的诚惶诚恐。

即使玄武现在仍然好好地躺在冰湖下,但是只要想一想那即将到来的宿命,缪宣就觉得仿佛被冰冷的湖水淹没。

他走到了冰湖当中,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轻声询问:“鲧君,你在么?”

平静的冰湖上逐渐出现了一片黑影,水波漾开,青黑色的巨大龟壳逐渐浮起。

沉重又悠长的低吟在湖面传开,像是叹息,

玄武不再以人形出现在缪宣身前,他的本体仍然是这样庞大,但是日落西山的气息却丝毫不可遮掩。

缪宣也化作了原型,他如今已经不再是刚破壳的小凤凰,数十年来小凤凰也已经有了丰美的羽翼,双翅舒展流光溢彩。

玄武看着这样朝气蓬勃的小凤凰,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宣凤啊……生死轮回是万物规则,神兽的寿命再长也有结束的一日,而即使是永生的神祇也有沉眠不醒的时候。”

缪宣当然知道,而正是因为这个规律世间才能生机勃勃。

但是这并不能减缓些许生离死别的悲伤。

“猰貐已经带着你看过弱水了吧?”玄武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弱水是个很好的地方,幽国也是……”

“从此这责任就落在你身上了,虽然人族会兴盛,但是妖族也不会弱小,你要做到公平,信任猰貐和幽昭,但也要用自己的双眼去看。”

“你长大啦。”玄武看着银白色的凤凰,他仍然没有成年,青涩却又充满了无限的生机,但他的翅膀已经足够强劲,四海八荒任他翱翔。

“魔界与下界的通道也要全部交给你了,总共三百处,每隔十年就需要一次巡察,魔界并不可怕,但是不能让魔息泄露与灵息混杂……”

玄武想要说的东西太多了,用语言已经不足以表达一切,他怜爱地看着这只小凤凰,心知自己大概就要离开了。

舍不得呀……宣凤还这样小,但是没有办法了。

一道玄光破出玄武的额间,顷刻间融入了缪宣的精神域,这玄光在精神域中具现化为一个黑茧,温暖又沉默。

这是玄武留下的传承,他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于是把一切倾囊相授,只盼望小凤凰日后不要迷茫。

但是言语与传承只是辅佐,凤凰将来的路,还得他自己走。

他走的是天下最难又最宽广的路,没有人能替代,没有人能分担。

即使已经把传承递交给了小凤凰,玄武还是不放心,他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多年来的心得,缪宣沉默地聆听,时不时应一声。

系统缩在缪宣的精神海中,看着传承哭唧唧。

系统诞生的时间很短,他最依赖最敬仰的人是他秒哥,其余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人于他而言都只是过客,但是玄武霸霸不一样,他陪伴了缪宣有多久,就陪伴了小系统多久。

除却父母,这不仅是缪宣第一次面对长辈的生离死别,也是系统第一次体会到这样复杂悲伤的情绪。曾经的小系统不懂得人类的感情,但现在,他终究明白了什么是孩失其怙,幼丧所亲。

银白的凤凰悬浮砸半空中,垂首望着冰湖中的玄武,但玄武不再与他对视,巨兽的龟首逐渐下垂,最后他的絮絮叨叨也戛然而止。

缪宣落下:“鲧君!”

玄武微微笑起来,声音沉重又悠长:“小凤凰,不要因此伤怀。”

话毕,天地间的灵息突然暴动,玄武逐渐合上双眼,庞大的身躯就像是阳光下的冰块一般冰消雪融。

神兽逝世反哺天地,玄武通身凝聚压缩的精元尽数转为精纯的灵息,散布入宽阔的冰湖中,与湖中翻涌的水波融合在一起。

玄武崇水德,这些混杂着他最后一口灵息的水波冲天而起,化作灵雨从昆仑山上落下,无数生灵得以收益。

然而昆仑山上的冰湖中不再有德高望重的神兽,只留下数百丈宽的玄武龟壳。

在灵雨落下前的那一刻猰貐就心有所感,他抬头望向昆仑山巅——清灵的雨水扑面而来,在这雨幕中隐约能听到玄武的低吟,那慈和又深厚的气息层层浸润,像是能触摸到灵魂。

随后是凤凰的清鸣。

猰貐听过许多次小凤凰的鸣声,那是时间一切声音都比不上的优美,但是这一刻凤凰的鸣叫声中却满是沉痛与悲伤。

凤凰的清鸣中缠绕了太多灵息,一直传扬到山下。

弱水的妖族多少感应到玄武的离去,凤凰的啼鸣伴随着灵雨更是宣告着这一噩耗。

而幽地中,无数人族原本喜笑颜开地沐浴在灵雨中,在听到这声音后无一不潸然泪下。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信仰的神兽死去了,但是这啼鸣让他们想到了长辈的亡故,让他们下意识地悲伤。

幽昭在灵雨降下的那一刻推开案几奔跑出王宫,他遥遥望着远处的昆仑山巅,听到了凤凰的悲吟。

灵雨淅淅沥沥浇灌着昆仑山周,新叶发芽,鲜花绽放,雨珠宛如泪水从柔嫩的花瓣上滚落,最终沁在土壤中。

得到了灵雨的浇灌,这一片土地此后百年将无灾无难,唯有兴盛繁茂。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我考完三门啦!只剩最后一门水课,更新能逐渐恢复了……【鞠躬.jpg】

以后可能一章四千连更五天,字数仍然是周两万一左右,这样腾出来的时间能去折腾咸鱼……

以及隔壁咸鱼开文了,虽然咸鱼文咸鱼更,但是、但是、总之请大家去看看嘛!一起快乐一起咸鸭……蛋

qvq么么叽!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在下喜欢**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426674499瓶;六夏学习中38瓶;阿飘18瓶;朝夕露夕15瓶;惜兮玦、月子、衡桑、喵咪要命、叶修修手里的烟10瓶;洛洛3瓶;坑文请标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