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116、爱深则责切二十二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16、爱深则责切二十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缪宣:“咦?……咦咦咦?!”

怎么肥四?!这些刺客英雄难道不应该是虚拟人物吗!?还对他有点评的嘛?!

百里奚见他疑惑的样子,忍不住就又笑了:“是的……我们是能够看见每一个世界的结果的,大家都很期待你的每个世界呢。”

缪宣:“大……大家?!”

百里奚:“是啊,刺客英雄池的各位,都在看着你。”

缪宣:“……”

#妈嘢#

#来自一群大佬的注视#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百里奚上前一步与缪宣并肩而立,“我的时间不多了,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缪宣还是很疑惑:“时间不多了?”

百里奚道:“是的,因为你现在还是青铜召唤师,我能出现的时间很短……当然,比起前两个世界根本没有办法和你见面的貂蝉小姐和赵将军,我的时间算是充裕了吧。”

缪宣突然想起上一个世界他听到的那一句女声……原来那不是幻觉,而真的是貂蝉送来的语音啊!

这可真是……

#刺激刺激,意外意外,惊喜惊喜#

百里奚鼓励地看着缪宣,缪宣脑子里一片混乱,系统在这时候突然机灵起来:【秒哥!那个要求!问要求!】

缪宣恍然大悟:“请问你的要求是什么意思呢?”

百里奚笑了笑:“你是指‘爱之深’和‘严于律己’那些吗?那不过是请求你能爱护好手足,约束好自己罢了……虽然我的要求格外多,但是你都做到了。”

缪宣有些惊讶:“我已经做到了?”

“是的。我本意只是想看到你代表着守护的意志,你真的做得很好。”百里奚指了指胸口的挂件*,意味深长道,“弟弟妹妹多了,也是一种快乐的烦恼啊。”

缪宣:“……”

#那我这个世界确实是有好多的快乐和烦恼啊#

缪宣:“那么,能告诉我这个世界的脉络吗?”

“很可惜,这个我做不到。”百里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得到的脉络是什么,我对你的新世界也一无所知,我所能看到的只有结局,很抱歉帮不了你。”

看来这些英雄的体系和世界的体系是分开的,缪宣接着问:“那么我在这个世界还能再见到你吗?”

百里奚否认了:“不过你可以在下一个世界继续选择我的建模和技能。”

缪宣想了半晌愣是想不出能问什么,而就在此时,无垠的大漠与雄伟的长城开始沙化,而百里奚的身影也越来越淡,他超缪宣挥了挥手:“时间到了,那么,再会。”

一切都化作了一片黑暗,梦境结束,缪宣醒了。

—————

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熟悉又陌生的床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张床他睡过一次——他回到了百里宅,自己的房间里。

缪宣揉了揉脑袋,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拔了手背上的输液管,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就穿了一条陌生的大裤衩——应该不是裤衩,但是在缪宣眼里所有宽松的裤子都属于裤衩系列。

百里家就他一人是亚种,常年耷拉着大尾巴,裤衩应该也是给他定做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想到那个直接对他负责的生活助理,缪宣了然了。

挺敬业的啊……

狙/击/枪也放在床边,没有被人动过,应该是原样搬回来了。缪宣起身走进他的衣帽间,果然看到了他曾经随手打钩过的,全新的衣物。

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定的东西都到了。

缪宣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个彻底,连一条疤都没有留下来,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手感顺滑蓬松,仿佛做了全面美容——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比出来的,毕竟在昏睡前他过了好几天没有洗澡浑身血污的日子,那个时候毛毛都黏在一起了,可怜巴拉的。

缪宣抓了抓头发决定去楼下觅食,然而当他随手抓了一身黑衣裤换上的时候,发现自己胸口处的挂坠盒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

缪宣仔细回忆了一下,猛地发现它可能是被百里刑割断的——在他掐着他喉咙把他举起来的时候,他曾用鳞片从他的肩膀割到胸口,挂坠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割断的。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当时缪宣只想着下去捞百里钺,还真的没注意自己的衣饰。

挂坠是一定要拿回来的,也就是说他还要再去一趟实验室……

真是不想见到研究所所长那张老脸啊。

缪宣回忆着昏睡前与百里刑的战斗……那可真是被单方面吊打了个彻底,以后狙/击/枪轻易不能离身。

刺客英雄百里奚虽然对技术要求高,但是他的伤害绝对对得起这技术要求,而没有狙/击/枪的缪宣几乎一个大伤害技能都打不出来,他冲动地直接用自己的短处对上百里刑的长处,被吊打也不怨。

冷静下来后,缪宣终于能重新回顾这个世界的线索了。

【潜鲤啖骨肉,恶龙行**。】

这个世界只有两个目标,分别是原种的秦越与进化种百里刑。

缪宣曾猜测“潜鲤”指代秦越,“恶龙”指代百里刑,但是他随后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要知道“啖骨肉”紧跟在“潜鲤”后,虽然缪宣不大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但是也知道着不是什么含褒义的词。

“骨肉”啊……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食物,那么它是血肉的意思吗?是他人性命的意思吗?还是指别的什么呢?还有“啖”这个字又是什么意思?没见过的字,连猜都不好猜。

然后是“行**”,**的意思缪宣懂,应该跑不脱自然气象的范围,但是前面加了一个“行”……行走的**吗!什么鬼啊这是!

最要命的是“行**”听起来似乎还是一个褒义词,远比“啖骨肉”来的叫人放心。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秦越明显是弱小善良的一方,地图上他的点儿都是长青不变的友好,“啖骨肉”似乎和他不搭边,而百里钺则是混乱邪恶阵营,“行**”……

#emmmmm……#

但问题是在百里宅的大厅穹顶上就有一只腾云驾雾的龙,这、这……

缪宣一个头两个大。

但不论怎样,他得找个时机杀死百里刑。

百里刑能为了某个缪宣不知道的动机就给百里钺打进化液,而且丝毫不掩饰自己残暴的亲情观。

有一就有二,百里刑会对百里钺这么做,其他三只小百里在他心里的待遇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而且缪宣至今对百里刑的认知还处于一个很单薄的层面。

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他今天能忽视进化液的副作用,那么明天是不是能直接拿走四只小百里的性命?

缪宣不管是作为百里家大哥,还是因为共情的记忆,又或者是这个世界的英雄要求,他都是迟早要动手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首先百里刑不是那么好杀的,其次百里刑对待子女的态度很诡异,这其中一看就知道有秘密。

缪宣在准备充分杀人前,最起码要搞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有没有在弟弟妹妹身上留下什么不得了的,比如“进化液”副作用那样的东西。

信息的不对等与目标的差异让缪宣处于绝对的被动。

虽然不知道百里刑一系列举动的目的,但是缪宣身为保护者,天然的就多了许多束缚。

#脑阔疼.jpg#

在缪宣换好了衣服后,房间的大门把手突然被人拧开了。

是百里刑。

他醒来后动静不小,又是拔了输液管又是换了衣服,百里刑能察觉到他的苏醒一点都不奇怪,真正让他觉得见鬼的,是百里刑在地图上的标记。

他绿了。

缪宣:……

这就很令人惊悚了,不久前他才反抗了百里刑,破坏他的计划穿刺了他的手下……然后百里刑的态度就变成了友方……

槽点太多缪宣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虽然槽多无口,但是缪宣内心还是十分警惕的,这也体现在他的动作上,在百里刑走入房间的那一刻,缪宣已经侧身半对着放在床边大包里的老狙了。

对上百里刑,打不出技能他就没有一点胜算。

百里刑的视线十分放肆地将缪宣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睡得怎么样?”

缪宣:“……多谢您的关系,还好。”

“看到你精神不错,我也就放心了。”百里刑微笑起来,像是一个开明的老父亲一般,“小宣真强啊,另我刮目相看呢。”

缪宣却不打算和他寒暄下去:“您来我的房间,有什么事吗?”

“看来小宣不怎么欢迎我。”百里刑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丝毫没有懊恼的意思,相反,他看起来还挺愉悦的,“我来,是想把它给你。”

百里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盒子上连着银色的链子。

这正是缪宣丢了的项链,原来系着项链的金属链已经被割断了,现在这个只能是百里刑给他换上的。

“我在禁闭室里,找到了它。”

缪宣看到这小盒子没有丢,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朝百里刑伸出手:“……谢谢。”

百里刑拿着链子朝他走来,却并没有直接把链子放到他手上,而是越过了他伸出的掌心,双手提起项链,直接伸手绕到了缪宣后颈——他帮他直接戴上了。

两人的距离再近一些几乎就是贴面,缪宣猛得回想起被舔耳朵的记忆,整个人都开始僵直。百里刑的双手冰冰凉凉,虽然没有附着着鳞片,但是那感觉和蛇也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后颈是人体的弱点,而缪宣的后颈则非常敏感,被百里刑触碰的时,穿透肌肤的冰凉伴随着直觉带来的警报,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百里宣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八,但是百里刑的身高直接超过了一米九,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被百里刑的蛇瞳俯视,缪宣都有一种自己回到老家打异兽的错觉——就好像变异巨蛇正低头看着他,思考着要从哪里下嘴一般。

变温动物和恒温动物的确有着巨大的不同,百里刑不仅肌肤冰凉,他的呼吸吐在缪宣的肌肤上时,同样是冰冷的……偏偏这个世界百里宣的建模是立耳,冷冰冰的呼吸仿佛就直接吐在他的耳朵边。

缪宣打了个寒噤。

走廊上响起奔跑的脚步声,百里刑终于扣好了项链,他的手指划过缪宣的后颈,意味不明道;“记住了……重要的东西,要牢牢地攥在手心。”

门再次被推开,百里钺站在门口大口喘着气,他定定地看着百里刑和缪宣,双眸在阴影中呈现出幽深的翠色。

百里刑仿佛没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仍然优哉地给缪宣调整项链,双手几乎就没离开过缪宣的脖颈。

调整完了他还好好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

“哥哥……”百里钺站在缪宣对面,直视着他的双眼,“……父亲。”

“小钺来了?”百里刑这才恍然大悟似的,微笑着转身,“看来你们兄弟也有许多话想说……那么我就先走了。”

百里刑转身离开,他走的很干脆,就好像他来找缪宣的目的就是为了还给他项链。

他与百里钺擦肩而过,消失在走廊深处。

缪宣不自在地扯了扯胸前的小盒子。

他看着百里钺,问道:“小钺现在感觉还好吗?检查过有后遗症吗?”

度过了发情期后,百里钺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完全不一样了,他长高了不少,肩膀也变宽了,面部的轮廓仿佛也有加深的痕迹,他已经是一个“青年”而不是“少年”了。

除了他外形上的变化外,变化最大的应该是他周身的气质。

曾经的百里钺是个骄傲而冷淡的少年,他自豪于自己的年纪和自己的力量,矜持礼貌地对待着同学老师与弟妹。

而现在,肃杀与暴虐的痕迹悄无声息地爬上了百里钺的眼角眉梢。

缪宣在看着他的双眼时,几乎要误以为自己看到了第二个百里刑。

作者有话要说:  绿了……嘻嘻嘻……

绿了的百里刑大概要先下线了,是时候把几只小的再来出来遛遛了

某秦姓同志:苦大仇视.jpg

—————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