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70、神殿绽白莲三十一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70、神殿绽白莲三十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缪宣可委屈了:“我留了字条呀。”

涅斯克希斯阴森森一笑,另一边的奥卢卡插话道:“那个只有短短一行字‘我去王都了’的布条吗?相当简洁啊。”

缪宣:“……”

是很敷衍啦,但是这不是你们也要来王都吗?

既然以后一定会见面的,当不当面告别也没什么吧……

征服王哈哈大笑:“你们竟然还有这样的交集!真是巧啊!”

涅斯克希斯重重拍了拍缪宣的肩膀:“是啊!一切都是命运女神的安排!”

征服王摇摇头:“这可不是什么神灵的安排,这是你们身为王殿的预兆!神灵可没有权利摆弄我王庭的人。”

缪宣愣了愣。

虽然他和涅斯克希斯、奥卢卡的见面有必然的因素在,但是征服王这种“神灵也权利摆布”的态度,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相当傲慢啊。

涅斯克希斯仿佛没听到征服王的言论一般,跟着哈哈哈笑起来。

奥卢卡则是垂下眼眸,同样假装自己没听见。

缪宣在心里“噫”了一声。

“玛忒斯!”征服王笑罢,看着缪宣道,“这个月来你所做下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很好、很好啊!身为王殿你就是要有为民除害的意识。而且你拥有的力量也值得夸赞!挑一个时间,我们去演武场看看吧!”

缪宣还没反应过来,涅斯克希斯就迅速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道:“西格玛,父王要亲自指导你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噢!高级陪练!

缪宣秒懂:“只要父亲有时间,我都能奉陪。”

征服王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很好!我的儿子就是要充满战斗的**!明日吧玛忒斯,不仅是你,我要涅斯克希斯、奥卢卡……对,我要你的哥哥们都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们如今的力量吧!”

征服王的“哥哥们”,指的也只有四位王殿。

涅斯克希斯和奥卢卡一起应是,缪宣哦了一声跟紧队形。

“好了你们下去吧!”征服王一挥手,“我要去见见科涅莉亚!我的儿子如此美丽,怎么能只穿着一件衣服!”

缪宣已经半站起身了,听到这一句话差一点给他这个父王跪倒地上去。

我去啊!感情你们夫妻还是很相似的嘛!难怪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真是……太特么令人蛋疼了……

涅斯克希斯按在他肩膀上的手一转,牢牢扶住了缪宣,避免了他摔个狗吃屎的的黑历史。

缪宣原本想谢谢他,结果一转头看到了涅斯克希斯摸着下巴一脸“这个可以有”、“我也好期待啊”、“对啊王后在干什么啊”的表情。

缪宣:“……”

#你们一家是不是有毒#

征服王欣慰地离开了,侍从们也迅速地将王令传达给另外两个王殿。

缪宣和涅斯克希斯以及奥卢卡并排离开大殿。

小白一看到缪宣走出来就扑过来叼起了他的裙子,缪宣揉了揉小白的头,也就随它去了。

裙子的质量和轻铠一样好,以小白的牙口大概能嚼上好几年。

“他长大了。”奥卢卡看了看小白那已经相当秀气的鹿角,“挺好的。”

缪宣突然想到维比乌斯曾说过神眷者多半会豢养同属性的异兽,他自己养了一只鹰,涅斯克希斯养了一匹马,缇琉利乌养了一群海豚。

缪宣:“奥卢卡没有养异兽,是因为没有遇到火属性的动物吗?还是不想养呢?”

“属性?是元素的意思吧。”奥卢卡认真道,“山林里和沿海很少会见到被火神眷顾的魔兽,如果我想要驯服一只的话大概要去火山群旁边,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去那一块地方,所以也没怎么遇到过。”

缪宣了然:“你们这一次来王都有什么要事吗?”

丰收季还没到,这两人没去管阿萨息斯的丰收季节反而往王都跑,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比收获还要重要?

涅斯克希斯的笑容突然僵硬:“呃……这个……这个啊……”

奥卢卡:“因为就算阿萨息斯丰收了也养不活阿萨息斯所有人,所以我们来王都申请粮食调度。”

涅斯克希斯在亲弟弟的剧透里,慢慢捂住了脸。

缪宣:“……”

系统:【哦!这是来打秋风的!】

缪宣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没有仗打的阿萨息斯是真的很穷,非常穷。

难怪他们要去抢老婆啊!这么穷连媳妇本都没有啊!

奥卢卡倒是没有暴露家底的窘迫,反正阿萨息斯这个情况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玛忒斯随便问谁都能搞明白,这还不如他自己说呢。

奥卢卡:“你现在还有在练习格斗吗?我觉得你的格斗技巧应该已经不差了,不如考虑一下学习神眷者力量的运用吧。”

缪宣:“神眷者力量?是神眷纹和运用力量的各种技巧吗?”

这已经是第三个人和他强调这一点了。

奥卢卡点头。

涅斯克希斯终于不捂脸了:“玛忒斯这是找到老师了吗?已经入门了吧。”

缪宣:“是的,我现在在和凯珀尼亚学这个。”

奥卢卡忍不住重复:“凯珀尼亚?你去过禁地了?”

涅斯克希斯则是感叹:“是那个男人啊,看来玛忒斯很强啊,足够免疫他的伤害了。”

这两兄弟对凯珀尼亚的态度和维比乌斯有一些相像,他们都对冥王神眷有着一定的忌惮,但是维比乌斯的负面情绪占大部分,而这两兄弟倒是对凯珀尼亚挺推崇的样子。

缪宣:“他的伤害你们也能免疫的吧?”

“是的。”奥卢卡道,“我和兄长,所有的王殿以及父王,还有阿忒奈,都是能做到免疫的。”

涅斯克希斯补充:“实际上冥王殿也能称之为帕提亚的藏书室,这么多年来我们征战得来的书籍石板泥板基本上全存在那里。”

缪宣还真不知道:“这样吗?”

“如果说渊博的话,凯珀尼亚早已比得上那些所谓的宿老名流了。”涅斯克希斯道,“他确实是老师的最好人选,玛忒斯很有眼光啊。”

缪宣不说话了。

能够免疫凯珀尼亚被动的人少得可怜,可想而知这么多年来他在冥王殿里是怎么度过的,也许只有阿忒奈会偶尔抽时间去看他,其他人有些各奔东西,有些则索性不愿过去。

至于征服王……反正不管是从哪一位王殿甚至是阿忒奈口中,缪宣都没听到什么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正面的评论。

孤独是唯一陪伴着凯珀尼亚的东西。

难怪他每一次都会在冥王殿门前等待他,难怪他的学识如此渊博……他怕是早已把冥王殿中的所有藏书都背下来了。

对缪宣和阿忒奈来说,凯珀尼亚是老师,是兄长,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

但是对凯珀尼亚来说,他们和冥王殿,大概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涅斯克希斯手肘一拐架在了缪宣的肩膀上:“阿忒奈现在是在花神殿吗?”

缪宣也没有躲。涅斯克希斯的手臂上肌肉紧绷,虽然两人肌肤相触,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把重量放在缪宣的肩膀上,他这么架着,与其说是找个地方搁手,倒不如说更像是表示亲近和保护。

缪宣:“是的,你们要来看看吗?花神殿旁边就是阿忒奈哥哥的森林神殿。”

奥卢卡:“……”

涅斯克希斯:“……”

缪宣:“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涅斯克希斯突然猛地一夹紧手臂:“玛!忒!斯!你刚才说什么?”

缪宣:“喂你把手松开,我说什么了?”

奥卢卡面无表情地委屈控诉:“你都没有叫过我们哥哥。”

缪宣:“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不就是一个称呼吗?”

涅斯克希斯猛得发力:“西格玛我亲爱的弟弟!哥哥我现在很伤心啊!”

缪宣左边是打半个身子都靠过来的涅斯克希斯,右边是目露谴责的奥卢卡。

缪宣:“……”

这个时代的风气真热情。

#强人锁男.jpg#

#左右为男.jpg#

更要命的是现在他们仨还在广场上,这么一个造型被上百人围观,缪宣觉得自己已经突破了的羞耻感在蠢蠢欲动。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放开啦!”缪宣伸出手推开涅斯克希斯不断贴过来的脸,“哥哥!哥哥!哥哥!哥哥!行了吧!几岁了啊你们!”

奥卢卡脸一红,抬起手掩饰地咳嗽了一声,涅斯克希斯一本满足,自豪且响亮地应了一声。

缪宣只觉得围观他们的视线更加灼热了,羞耻地捂住了脸。

我为什么要跟着两个人一起走?!

#帕提亚王室一家都有毒啊!#

三人就这么一副蛋疼的样子走出了王庭,缪宣怎么说都不愿意再跟这两个人一起走回去了,他爬上了小白立刻就溜,涅斯克希斯骑着他的马紧随其后。

奥卢卡只有一匹普通的马,不仅追不上还要安排王庭里他们带过来的军士。

奥卢卡:……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哥哥?!#

缪宣回到花神殿门口翻身下鹿,今天虽然不是花神殿也不是森林神殿开放的日子,但是人却同样不少,缪宣早就习惯了他人到哪儿哪儿寂静无声的状态,也就不以为意。

他揉了揉小白的脑袋表示感谢,小白条件反射一般在人们灼热的视线里叼起了缪宣的裙子。

涅斯克希斯紧随其后而来,哈哈哈大笑着翻下马,再次一手搭在了缪宣的肩膀上:“你的鹿很厉害啊!速度竟然已经不亚于我的赫利俄斯了。”

缪宣一脸嫌弃,一手肘拐向涅斯克希斯胸口:“那是当然的,还有我说你够了吧,放手放手。”

“当然不放!”涅斯克希斯一脸“我有弟弟我自豪”的满足表情,“好久没见了哥哥我总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啊!”

涅斯克希斯算得可精了,假如玛忒斯真的反感,他早就用瞬移挪开了,如今只不过是手肘拐一拐,不管是因为容忍他这个人或者玛忒斯本身并不讨厌打打闹闹,他都要把不要脸的政策执行到底。

感情!可不就是肢体接触带来的么!

缪宣反感吗?缪宣还真的不反感。

说出来真是让人心酸,他长到这么大,在现实里一个同龄人都见不到,别说打闹嬉笑了,连找个说说话的人都要上网打字开语音。

实际上,没有危险的肢体接触……缪宣还挺喜欢的,不管是曾经法哈德的咬咬舔舔,还是如今涅斯克希斯的打打闹闹。

他不再是孤单唯一的人了,他也是有朋友的人辣!

就是这里人多了一点,如果没有那么多人看着就更好了。

缪宣被这么多人看着,再加上他在王庭里的幼稚表现,脸不禁慢慢地红了:“那就这一次——啊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封上王殿的啊!”

他转头拿出最挑衅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涅斯克希斯。

然而缪宣并不知道,此时他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在挑衅,不管是微红的脸庞还是眼波横斜的紫眸,又或者是刻意凶恶的语气,都像是在——撒娇。

加持了玛忒斯颜值的,以及缪宣本人天真不谙情/事的,撒娇。

涅斯克希斯看着那水润的深紫色眼眸,感知着手臂下温热的肌肤触感,耳边是奶凶奶凶又带着主人不自知尾音的威胁,突然间,就十分后悔。

怎么能让玛忒斯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呢?他应该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和他打闹的,这样的话,他接下来就可以……

“涅斯克希斯!”

涅斯克希斯猛地转身,丝毫不掩藏凶兽被侵占了领地一般的眼神。

阿忒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出了神殿,他手中捧着花束,居高临下看着缪宣和涅斯克希斯,面无表情。

缪宣听到声音转身,朝他挥了挥手:“阿忒奈哥!今天也要布置祭坛吗?”

阿忒奈温和地笑了笑,他朝缪宣轻轻点点头:“是啊,你要一起来吗?”

缪宣还没回答,涅斯克希斯一把扣住他的肩膀:“今天恐怕不行啊,玛忒斯不是要带我先参观一下花神殿吗?”

缪宣:“……”

咦?

阿忒奈逐渐收起了微笑,毫不退让地看着涅斯克希斯的暗金色的双眸,一字一顿道:“涅斯克希斯,好歹有一个做哥哥的样子吧。”

涅斯克希斯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这句话我还给你,阿忒奈。”

作者有话要说:  涅斯克希斯:我,酱油戏猛犬,莫得矜持。

—————

b站真是个恐怖的大染缸,我已经无法直视“左右为男”、“男上加男”、“满汉全席”、“橘势已定”、“橘势大好”、“强人锁男”、“见基行事”……

—————

片场内气氛一片严肃,导演一手高举喇叭一手握拳。

科涅莉亚抓着剧本:阿忒奈是不是演过了?他的人设没有这么强的攻击性吧?

征服王抱臂坐在马扎上:这样更有冲突性一些吧,而且阿忒奈和涅斯克希斯不属于一个阵营,再加上当时背景,这个剧情和他的演绎是合理的。

科涅莉亚点点头:也是,要是换一个人就打上了吧。

杀青后坐在围观席上的法哈德(砸了手里的搪瓷杯)

—————

么么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