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28、忠义难两全二十七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8、忠义难两全二十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我不会。”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缪宣再一次强调,“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背叛你,只要我手中仍然握着枪,你就是这片土地上不灭的太阳。”

缪宣不大明白为什么此时他会这么笃定地说出这种话,也许是因为这就是英雄赵云的不灭信念,也许这是帝国上将宣子龙的立身之本,也许只是单纯的因为,法哈德只想得到这个承诺,他也必须得到这个承诺。

在第三轮太阳强横的外表下,法哈德内心深处永远都只是那个和宣子龙相依为命的孩子,他如今富有四海却又贫瘠如斯,宣薇的逝世割裂了他一半的世界,剩下的只有宣子龙了。

如果你连承诺都不给我了,那么我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呢?

“宣子龙,记住你的这句话。”法哈德狠狠捏了捏他缪宣的肩膀,越过他大步离开,黑豹低声“喵嗷”了一声,蹭过缪宣紧跟着它的主人走了。

缪宣下意识回头,只看到了法哈德孤独的背影。

系统:【秒哥?秒哥?】

缪宣:……嗯,怎么了?

系统:【秒哥哎——你做出承诺了呀!那么我们通关要怎么办?去戳格里菲兹吗?】

缪宣:不,他又没有做错什么。

系统:【那我们怎么办啊?】

缪宣:统统啊,不用担心,相信我吧。

—————

穆阿威叶驾驶着航舰降临在零区的时候,同样被零区王室的港口闪到了双眼。

不管是第几次看,王室的一应设备永远都是那么醒目,不是金色就是银色,上将等级的幽蓝色航舰在这其中一放,顿时显得格外质朴。

副官先生微妙地忽视了在场所有航舰之间的巨大差别,滑开屏幕给自己心心念念的上司发消息。

这时不远处银色的航舰处传来越来越响的喧闹,有资格并且有能力在王室的港口弄出这种动静的,也就只有王室中人。

穆阿威叶勾出资料版上最新得到的情报,王太后和陛下再次爆发了冲突,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再掩藏他们矛盾的意思,王太后随行的侍从因此全部被制裁。

资料上除了文字描写,还配有几幅清晰的留影,不仅有如同炼狱一般的灵堂,王太后一行的面貌也被记录得清清楚楚,穆阿威叶的视线从王太后和阿塔依殿下的面孔上扫过,最后定格在王太后侧后方一位面容姣好神态谦卑的少女身上。

任性的王太后随身带着顶级贵族少女,她们各自的目的,那还用得着说吗?

只能够是王太后要插手王后的人选了,而这位幸运的姑娘,就是被青眼所加的最佳候选人啊。

“不愧是……艾哈迈德家唯一一个明白人……”穆阿威叶慢慢的笑了,“通过王太后来影响王后的人选吗?”

“绕过了陛下和王太后的不和,只着重于王太后对上将的影响力,也算是心思灵巧。”穆阿威叶关闭了资料版,在明亮的光线里,他的微笑越来越讽刺,“然而就算这种方法能够成功了,你就能真的活下去了吗?艾哈迈德家就不会迎来注定的结局吗?完全是只顾眼前不顾未来……”

“垂死挣扎啊,可悲又可怜呢。”

——————

缪宣目送着法哈德离开。

不像是他在系统面前表现的那么可靠笃定,实际上他的内心也相当迷茫。

法哈德的观点不可能再有任何更改,然而让他再紧跟着政令执行接下来很可能出现的屠杀计划他又是拒绝的,直接的反对完全能够等同于对法哈德的背叛,这看起来似乎所有的道路都已经被堵死,然而其中却又不乏其他隐藏着的可能性。

如果这只是一个游戏,那么在这两条主线明亮醒目的情况下,缪宣就算是抓阄都该打出结局了,然而他本人如今身陷在这个世界里,一旦付出了感情,哪里又是那么容易抉择的呢?

在这个世界里待得越久,他就越容易受到周围人物的影响,这样情感与理智之间的游离,缪宣完全是第一次经历。

手腕上的通讯器发出轻轻的响声,缪宣点开投影窗口,里面是一条副官先生给他的到达汇报。

他阅读完后关闭掉信息,整理了一下袖口,决定先回到自己的航舰上。

情势还没有到不得不选择的时候,他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与权衡。

缪宣转身看来一眼灵堂,在正中央挂着的巨幅绘像里,英气美丽的女人朝他自信地微笑,虽然她和缪宣记忆中的母亲长得几乎一样,但是他一眼看去就知道这祭奠的不是他真正的母亲,宣子龙与他有着类似的经历,容易共情的感情,但是他仍然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与他的不同。

在这个虚拟与现实交杂的时间,一切都显得那么难以界定,又是那么的新鲜有趣。

—————

即使法哈德已经在大殿里造成了一场屠杀,整座零区的王宫中还是那么秩序井然,卡丽妲的银色航舰紧急起飞,从天上城为她送来下一批她用着顺手的侍从,她期望着能把讨厌的儿子赶出她和爱人的世界;阿塔依无所事事在零区宫殿里流窜,既找不到他的王兄,又找不到他的子龙哥哥,只能去撸落单的大黑鸟;穆阿威叶编辑发送了匿名消息,完成了复仇计划的最后一环,心情正好去找他不知身处何处的长官……

然而副官先生注定是无法在短时间里找到了,该因为他的老大宣子龙,如今正在茫然懵逼喵喵喵?地……相亲。

事情是这样的,在缪宣走出宫殿还没来得及回到港口的时候,几个生面孔战战兢兢地将他拦住了。

这些一看就是被抓过来顶缸的女官相互扶持着,在大魔王的精神震慑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她们的台词。

“上、上将阁下……王太后殿下请您去、去欣赏她培育出的新蔷薇花。”

对于如今的王室而言,蔷薇花在他们三人中有着特殊的指定意义,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缪宣也就不为难区区几个侍从女官,他跟着她们来到了零区王宫的后花园,这个巨大的园子被划分成好多部分,其几乎一大半都是属于后宫女性的。

而在没有王后没有公主的当下,这个园子的主人能够约等于卡丽妲。

缪宣走进了一个装饰着无数盛放蔷薇花的花亭,亭中的画面美如童话,高贵的王太后卡丽妲一身长裙飘飘半靠在粉红雪白的花朵间,而花朵交错的亭子正中央,放着一张摆满玲珑装饰的精致水晶桌,水晶卓的边上,端坐着一位粉裙的淑女。

淑女垂着头在插花,一举一动无不阐释着何为优雅与赏心悦目。

侍从女官们将缪宣带到目的地,纷纷忙不迭地沉默退下了,缪宣僵硬地站在花亭外,感觉自己的画风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王太后殿下。”他微微欠身。

实际上法哈德在利益上以及给予了宣子龙与他同等的地位,缪宣完全可以想不鸟谁就不鸟谁,他就算和法哈德同样杀了卡丽妲的人,他也一样不会有分毫损失。

不过宣子龙对于这位母亲施加了赦免权的契约者,一向是很尊重的。

“子龙,你来了!”卡丽妲温柔地笑起来,眉眼间都是幸福的样子,她仿佛已经忘了不久前的不愉快,连侍从们不合心意的表现都不放在眼里,“我们有多久没有见过了?你这孩子,天天都在外面奔波,什么时候回来多陪陪我呢……”

缪宣在心里算了算,满打满算,宣子龙上一次面见王太后还是在大半年前,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与卡丽妲联系了。

在他正要表示几句的时候,卡丽妲又自说自话地打断了他:“真好啊,眨眼间你就这么大了,下一个长大的就该是阿塔依了吧,真期待他长大的样子。子龙,今天我来找你,是要让你帮我一个忙。”

缪宣:“我十分乐意为您效劳。”

“我要你帮助我照顾这位可爱的小姐。”卡丽妲梦幻地笑了,“你来,带着她走一走我们零区的宫殿,陪着她,保护她。”

“这位艾哈迈德小姐,不仅是艾哈迈德家的高贵的血脉,还是我们天上城里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呐!即使是王后这个位置,她都能够胜任的呀!”

系统翻着资料,震惊地道:【秒哥,你知道这叫什么嘛?】

缪宣:嗯?

系统:【这是人类为了寻找伴侣繁衍后代而进行的活动,俗称,相亲。】

缪宣:……哦……哈?!王后不是法哈德的事情吗?为什么会来找我?

系统同样困惑地推测:【大概是……这里的风俗习惯吧,虽然我在资料包里没有找到这个……老婆就要经过好兄弟的考验?】

缪宣:……

粉裙淑女提着长裙站起来,朝着缪宣羞涩地微笑,她的双颊上慢慢染上热意:“上将阁下,我们又见面了,您还记得我吗?”

“我是艾哈迈德家的阿里娅,我仰慕您已久了。”

—————

零区的宫殿,穆阿威叶闭着双眼都不会迷路。

这个已经基本没有政治意义的建筑,曾经有一段时间被用来作为王室内部培养走狗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其实是穆阿威叶真正毕业的学校,而不是他档案上注册的所谓“帝国国立大学”。

花团锦簇的表面下是深沉的暗流,征召了宫殿后花园的王太后甚至根本不知道,她也成为了别人手中借力的道具。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穆阿威叶和宣子龙的身世有着极高的重合度,同样是幼年丧母,同样是位高权重的父亲抛弃为先,但是比起已经苦尽甘来站立在权利巅峰的宣子龙,他仍然在复仇的道路上奋斗。

不过好在,这一份仇恨,差不多也是时候了解了。

他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去寻找去编织去网罗罪名,又立下了如此多的功勋作为交换代价,如今的艾哈迈德家也只能在薄冰上沾沾自喜,偌大一个家族,也许只有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阿里娅看出了什么。

而这个唯一聪明的大小姐却调度不了任何艾哈迈德家真正的能量,甚至因为女性的身份还被这个愚蠢的家族轻视,以至于让她不得不选择了疯子王太后自保。

主动掺和进陛下和王太后的争执还站在王太后这一边,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

今天死在灵堂里的侍从,就是阿里娅明天的结局……

多么可悲、多么讽刺,又是多么的,令人愉悦啊。

穆阿威叶为自己覆盖上最真诚又最虚伪的微笑,带着上将的亲卫营走进了浮华的大花园,他拿着君主的授权,越过跪拜的侍从们,十分强势地插入了气氛一片大好的花亭。

“上将阁下,我来迟了。”穆阿威叶微微笑起来,朝着王太后的放线单膝跪下,“太后殿下,日安。”

一身粉红衣裙的少女在看到穆阿威叶大步跨入花亭后,甜美的微笑立刻顿住了,也许她的姿势仍然优雅,嘴角的弧度仍然完美,但是她的脸色“刷”一下难看起来,那双翠绿的美眸也不再演示——她像是看着恶鬼一样,憎恨,不可置信,甚至带着一点点惧怕地,死死盯着穆阿威叶。

太后辨认出了来者是子龙的属下,给了他面子,没有当场就让人把他拉下去,不过她还是不满地道:“子龙,你的侍官真是失礼。”

不管是王太后的不满还是少女的浓烈情感,穆阿威叶都没有理会,他一板一眼行完礼后,转向上将底下了头颅,并且用手指点了点眉心。

副官先生不仅收到了求助的眼神,甚至还能从中解读出上将阁下懵逼的情绪和窘迫的抗拒。身为上将阁下的副官,他竟然任由这两个女人仗着阁下的温柔而狂轰滥炸,真是失职啊。

不过没关系,现在既然我来了,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当着我的面为难您,我的上将。

穆阿威叶恭敬地笑了:“王太后殿下,请宽恕在下的失礼,在下此次前来,带来了陛下的口谕。”

“请上将阁下,尽快返回十三区镇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