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都市·青春 > [慢穿]刺客系统 > 9、忠义难两全八
听书 - [慢穿]刺客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9、忠义难两全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不论在那一刻心中刷过了什么,副官先生很好地掩饰住了自己的震惊,他站直敬礼:“上将,我将人带过来了。”

半张脸蒙着白色薄膜的少女温驯地跪下,露出她白腻纤长的脖颈。

缪宣垂眼:“你就是安娜塔西亚?”

少女轻轻道:“……是。”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却难听粗糙,像是最劣等的砂石在相互打磨,和缪宣记忆里那一句他听不懂的话相差甚远。

穆阿威叶眼中闪过短暂的厌恶。

副官应当对长官的一切私密事务保持客观,接受所有命令不夹杂一丝个人感情。

除了在面对下等民的时候。

每一个天上城诞生的孩子,都会被教导着一个至高的道理,“什姆桑人是唯一有权利生活在阳光下的民族”。

他们是最优的人类,其他的民族都是劣种。

这个道理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而理所当然。

缪宣当然注意到了穆阿威叶的轻蔑和少女的声音,这让他再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个未来引领着反叛革命潮流的英雄,在此时只不过是一个朝不保夕,乔装打扮的“少女”。

他在不久前才受过残忍的私刑。

缪宣:统统,是他吗?

【是的。】系统又确认了一边,【就是他。】

“穆阿威叶,将她安排住进我的房间旁,”缪宣下令,“今后无论我去哪里,都让她随行。”

控制他人生死的手段极多,但是缪宣还是最相信自己,毕竟在游戏世界里任何变数都有可能,通关道具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随身携带了。

事实上,无论是格里菲兹还是穆阿威叶都没有猜到这个命令,缪宣的真实目的他们当然无从得知,也就无法推测出这个结果。

格里菲兹一开始以为自己的真是身份暴露了,他没有被直接格杀而是被提出监狱是因为什姆桑人还想残忍地戏耍他一次,毕竟这个事情的前科比比皆是。

而穆阿威叶一开始就一头雾水,上将的地位何其高,他竟然记住了一个女奴隶的名字?

当然其他上将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但是不近女色的宣子龙……穆阿威叶本来真的以为这是什么军事上的策略,这个女奴是策略必备道具之类的东西。

可是现在这个命令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是宣上将看上了她?

名字都记得这么牢!

格里菲兹垂头掩饰这自己的神色,在心中疯狂思考对策,只要没有把他杀死,那么事情就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

穆阿威叶则直接道:“上将,她的身份太过低贱,陛下一定不愿意您做出如此有**份的举措!请三思!”

说得难听一些,就算宣子龙说他要去吃屎穆阿威叶都能面无表情恭谨得令,然而这个宠幸女奴他绝对要劝诫。

不管宣子龙看上了谁,管她是贵族还是平民呢,任何一个什姆桑的姑娘都行,陛下眼睛都不眨就能任命她为王后,但是假如宣子龙碰了一个奴隶少女……这简直是污辱啊。

缪宣并不知道他的副官在短短几秒内思考了这么多东西,他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就带一个道具,这关法哈德什么事情?

上司兼基友还要管属下的私人生活的吗?这个国家的文化里没这东西啊?

缪宣严肃地思考了片刻,决定不管了。

一个游戏一样的任务而已,所有阻拦他研究地表的都是黑恶势力,一个资料片里的上司有什么好忌讳的,大不了他杀人通关嘛。

他面无表情地扔出了一个精神震慑:“副官,执行我的命令。”

穆阿威叶浑身一震,下意识敬礼:“是!”

缪宣看着穆阿威叶有些发白的面孔,在内心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没有什么是一个震慑不能解决的,假如有,那么两个。

实际上如果穆阿威叶在震慑下还坚持反对,缪宣……也没办法。

总归是大总管级别的npc,还是要适当照顾的,吓傻了就不好了。

缪宣这么和谐地想着,转身找回了属于他的豪华大套间。

这个被巴希尔改成总督府的前克里特兰皇宫,原本就有着巨大的花园与精致华美的建筑,在什姆桑的审美影响下变得更加金碧辉煌且美轮美奂,属于总督的房间直接就占据了一个宫殿。

盖因巴希尔就等着任命书,任命书一下他就打算直接住进来,于是这个宫殿也被改装得达到了拎包入住的效果。

结果缪宣空降了……也不能说是空降,毕竟这个宫殿还是宣子龙亲手打下来的。

在缪宣看来这个宫殿除了古色古香与靠近大自然外一无是处,论大小它比不过缪宣家的飞船,论使用程度它甚至做不到完全封闭和防护打击。

所以这个小宫殿在缪宣看来就是一个小套间。

索性我们壕无人性的缪宣不是什么吃不得苦的人,只能凑合凑合住下了……

#巴希尔再次受到暴击#

唯一缪宣承认他家不如这里的地方,大概只有床边窗边的绿植了。

自从母亲死后,缪宣在家里再也不敢养植物。

他拐到浴室洗了一个战斗澡,换上另一身军装坐到了镶金嵌玉的桌子边,不管是换洗的衣物还是套间外酒柜里琳琅满目的酒水,都被安排得妥妥当当。

大管家npc不愧是大管家,在照顾他只会打仗的上司的生活方面上来看,无可挑剔。

系统奶声奶气地哼哼唧唧:【秒哥,我们再洗一次澡吧,洗澡好舒服!】

自从尝到了食物的好处,系统就一直保持着和缪宣的通感,缪宣也没有阻止。

小系统通晓所有的常识,但是什么都没有亲身体会过,因此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缪宣随手开了一瓶琥珀色的酒液,小小地抿了一口,系统立刻转移目标:【好有趣啊!从喉咙里一直烧到胃里呢,这就是酒吗?好想知道喝醉是什么感受啊。】

喝醉是不可能的,宣子龙的身躯完全就是数据体具现化,而且又混杂了缪宣的精神力在内,像喝醉这种已经称得上算是debuff的东西,会被缪宣本能地拒绝。

末世的辐射在毁灭所有的生物,却又在挑选所有的生物,一切不利于生存的本能,都会被一点点淘汰。

缪宣敢说,哪怕是末世里最弱鸡的人类,直接喝燃烧用的酒精也只是小意思。

只不过末世里是没有这样口感醇厚的酒液的。

他一边慢慢品酒,一边看着桌边的绿植。

这一株绿植有着长条形的浓碧色叶子,安安静静地垂坠,叶子拱卫了中央数朵白色的小花,散发出无害的香味。

安静而美丽。

缪宣不喜欢自己的末世世界,他很喜欢这里。

这种能够包容着小生命恣意生产的世界,温柔得让人心醉啊。

虽然物竞天择仍然存在,虽然优胜劣汰不可更改,但是生灵不再疲于奔命,生怕一夜放松的睡眠会让它们无法抵御第二天灭种的灾难。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暗沉,缪宣直到喝完了整瓶酒才反应过来,他竟然一直看着这一盆绿植看了一个下午,连晚饭都没有吃。

他把自己的精神力防护堆满了整个宫殿,整个下午除了盯着绿植发呆,还在无意识中探测着这个宫殿里来来往往的人。

擦洗地板墙壁的佣人,打扫浴室的佣人,更换生活用品的佣人,来晃了几趟的大管家副官先生,以及隔壁房间的……呃,格里菲兹。

这位女装大佬现在就被安排在他隔壁,不然怎么说副官先生无可挑剔呢,说是隔壁真的就一墙之隔,缪宣卧室的另一个隔壁就是军事重地书房。

这位如无意外会夭折的反叛英雄此时就乖乖地待在他的房间里,他的精神波在告诉缪宣他此时很焦虑,也许是烦躁,或者其他类似的感情。

精神力真的是很有用的工具。

弱者在强者面前宛如赤/身/裸/体的婴儿。

格里菲兹动了,他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左拐,敲响了缪宣卧室的门。

缪宣:?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时钟,十分好奇道具先生大半夜来找他有什么事情。

缪宣眼疾手快捞了一本书打开放在桌上:“请进。”

门打开了,纤细美好的少女垂着头双手交握走入了卧室。

她金色的长卷发缠绕着珍珠乖巧地垂在身后,她半边已经被毁掉的面孔上带着精致的面具,露出仍然如天使一般的半边脸,她身上穿着飘逸的白纱长裙,宝石缀成的腰带妆点着她柔韧的腰肢。

少女安安静静跪在门口,用最虔诚的姿态诉说着期待,像是一株等待采撷的盛放花朵……

缪宣看着她温驯的样子,只觉得胃痛。

这大兄弟演技很不错啊,当然假如你格外强烈的精神波不是这么阴郁愤怒我就信了。

其实直到这时,缪宣才懂得了管家先生那欲言又止的表情。

合着他以为他看中安娜塔西亚了!

很明显,这位格里菲兹也是这么想的,该说不愧是干大事的人吗,虽然不乐意的情绪澎湃得明显到能够被他捕捉,但是还是主动出击了。

缪宣在心中疯狂吐槽,还是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双眼放空,耳根也慢慢得红了。

啊……虽然是个假货,但是“她”的腰……呃,好细啊。

系统掉线了几秒钟,大概是去查资料了,因为他一上线就开始开黄腔:【秒哥秒哥!我们推到他吧!听说这个事情可有趣了,不如我们来一发?】

缪宣:不,我拒绝。

他想了想,系统还是个刚诞生的宝宝,可别学坏了,于是补了一句:统统,听话,这种事情在你二十岁前别乱来,在这之前我要守护你的贞操。

系统可感动:【秒哥!为了我你竟然忍住了!秒哥你真好!】

缪宣:……

听起来好像他是这种被诱惑一下就x虫上脑的男人一样……而且他根被没被诱惑啊!

“你回去吧。”缪宣合上了书站起身,随着门边的少女道,“我不需要。”

少女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抬起头,怯怯地看了一样缪宣,然后她按了按自己的喉咙,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双眼下垂慢慢退出了房间。

房间的门也被她贴心地关上了。

缪宣并不知道,“少女”贴身的裙子里藏着仅仅半掌宽的薄刀片,这刀片的用料是大漠深处岩浆口的一种殷红色金属。

它造成的伤口及其难以愈合,连蜀族的治疗者都束手无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