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尘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汤药不苦,生活很甜
听书 - 尘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汤药不苦,生活很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幸欣蔓从沉睡中醒来,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又好像是睡了很久,洞外的树叶将清晨的阳光分割几十个不同形状的碎片,随意的照耀在洞口。

幸欣蔓清醒发现身上覆盖着属于王衍的外衣,旁边的火堆散发出如同阳光的温暖和细小的爆裂声,她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人影,不知道王衍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漫长的睡眠让她的精神感觉到清爽,可是腿腕传来的酸痛感让她不想起床。

不一会儿洞口传来稀疏的脚步声,幸欣蔓知道是王衍回来了,只是将目光注视在洞口,等待着王衍的进入。

只见王衍右手抱着一堆药草,左手拎着两只野山鸡从洞口外跑了进来。王衍的脚步将本来就稀碎的阳光踩的更加稀碎。

王衍一进洞口就看见一道目光看着他,匆匆走进放下手中的物品说道:“这么早就醒啦,怎么不多睡一会,天色还早,刚才出去打了两只野山鸡,等会烤给你吃。然后还采来一点能够治疗你内伤的药草,等会熬成汤药给你喝,大约喝个几天也就好了。”

王衍在如是医馆待了两个月的时光,关于药草这方面他认识不少,特别是关于疗伤一类的药草更是熟悉。南浦月经常给他治伤,耳濡目染,想不了解都难。

所以他才想着去外面找些能够治疗幸欣蔓的草药,很幸运,王衍找到几味草药,虽然和药方相比还要差几味,也就是药效差了点,也能够治伤,总比只服用丹药伤要好的快些,汤药更容易吸收。

幸欣蔓只是静静的看着王衍不说话,平静的眼神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衍看见幸欣蔓没有说话,自己也就没再言语,想着不说话其实也好,之前幸欣蔓对他说的那些话确实有点气人。

王衍从空间手镯中取出大大小小的器皿和一些作料。器皿是为了熬药,作料则是为了等会烤山鸡给幸欣蔓吃。

幸欣蔓看着王衍凭空中取出这么多东西有些好奇。

空间物在现实世界都算比较稀缺的东西,北剑山庄也只有王衍和慕思容有空间物,而慕思容的空间物的容量也只有两个立方,不像王衍空间手镯这般庞大。而幸欣蔓所处的佛塔第四层根本就没有空间器存在,幸欣蔓自然就是没有见过。

要是说,这佛塔应该算是这世间最大的空间物。

注意到幸欣蔓好奇的目光。王衍举起右手在幸欣蔓面前晃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镯发生微弱的光芒,这些微弱的光芒竟然有些刺眼。

虽然一个男人手腕上带着玉镯看上去有点怪异,但是手镯也只能带着手上取物才比较方便,空间物的使用率还是比较高的。

“这是何物?”幸欣蔓好奇的问道,眼中的神采闪亮,人类总是会对自己未看过的事物生起浓郁的兴趣。

“这叫空间物,别看它很小,其实它的内部空间还是挺大的,一些物品都可以放在里面,这样就不用将物品都放在手中拿着,而且你将东西放在里面也不会增加它的重量,是个很不错的东西。”王衍向幸欣蔓介绍起空间手镯的用途。

幸欣蔓好奇的眼光依旧不减,目光被空间手镯牢牢的吸引住。

“想要看看里面是什么样的吗?”王衍的右手又在幸欣蔓的眼前摇晃一下。

幸欣蔓本来想要拒绝的,但还是没能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微微的点头。

王衍解开空间手镯的禁制,一般修行者不能强制将神识进入他人的空间物中,除非空间物的主人主动解除禁制,就和现在王衍所做的一样。

王衍将右手伸的更近,“将手触碰在手镯上,神识进入即可。”

幸欣蔓照着王衍的指示做,当她神识进入空间手镯之后,饶是平时神态平静的她也发出一声惊呼。

“这里面竟然这么大,和我们所处山洞的空间差不多,这要能存多少物品啊。”

再然后幸欣蔓就注意到了空间手镯里所存放的物品,最引起她注意的当然是那堆积如山的灵币,如此繁多的灵币几乎将空间手镯的一角给占满,虽然幸欣蔓不认识现实中的货币但是这些灵币散发的灵气她还是能感觉到的,最后就是那些看起来很少,实则每件都是精品的宝物,那些宝物散发的宝光深深震撼着幸欣蔓的内心。

这些宝物,一是蛟龙妖兽所留,二是龙琤王所赠。都和龙有关,而龙族最是喜欢收藏宝物,给到王衍宝物的品阶自然不会差。

幸欣蔓哪里看过这么多宝贝同时出现在她面前,就算第四层顶级宗门的宝库也抵不过王衍空间手镯内这些宝物。

幸欣蔓的神识从王衍的空间手镯内退出,轻呼出一口气镇定身形。

王衍注意到幸欣蔓身边的那个即将破碎的断刃,想来也有些愧疚,这柄断刃还是他斩裂的,再说这把断刃的品阶真的不高,不然怎么连他的身体都刺不穿。

王衍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一柄品阶为中级灵器的长剑,放在幸欣蔓的面前,“这柄长剑送给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我还有些更好的东西,但是不方便给你。”

幸欣蔓接过长剑之后,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在她眼中手中的长剑就已经是最好。

这柄长剑要是遗落出去不知道会遭到多少大门派的争抢。

王衍又继续回去在药罐中熬制汤药,现在将幸欣蔓的伤治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新鲜感也已经过去,幸欣蔓将现在属于她的长剑放在一旁,等待着王衍将汤药熬制好。

王衍微笑着将药罐倒出一碗棕褐色的汤药,然后端在嘴边吹散了一下热气,“这个药会很苦,要不要给你加点冰糖,会好喝点。”

幸欣蔓点点头,从小她就不喜欢喝药,就是因为药苦。

王衍从一个小罐中取出几个糖块放在碗中,很短的时间糖块在碗底化开,汤药也变成能入口的温度。

“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王衍用木勺在碗中不停的搅动,想要将汤药里的糖分搅开,随后很自然的问道。

幸欣蔓脑海巨震,居然有人想要喂她,她居然想要体验这种感觉,她知道错过这次之后,我就会拥有不会体会到这个词的意思。

“你喂我吧。”话音刚落,一道红晕从幸欣蔓的耳尖红到耳根。

王衍用木勺舀起汤药在嘴边吹了几口之后才递到幸欣蔓的嘴边,幸欣蔓小心翼翼的伸出嘴唇靠近木勺,然后将汤药吸入口中,很甜一点也不苦,就像现在的生活一样一点也不苦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