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尘隙 > 第五十二章 满城素缟
听书 - 尘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二章 满城素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清运城夜色静谧,夜风微凉。

自从魔族攻城以来,城中的百姓都未曾睡过一次好觉,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魔族会不会将城池攻陷城池,每时每刻都在为这自己的生死而担忧,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只能期待于大晟的军队能够赢下这场战争。

他们面对的死亡并没有到来,也许是他们曾经日夜的祷告起了作用,今日是危急存亡之战,却等来了北剑山庄九人到来,虽然死伤惨重,确是能够将城池守了下来,也算的上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魔族被打退,本应该是个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此刻整个城池寂寞无声,无声的乌云覆盖了整片天空,没有月光的清运城,街道是那样的黑,只有每家每户微弱的火光在风中摇曳,就怕那微风再大一点,这火光就这样灭了。

王衍走出了楚儿的房间,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想去这座城池里去看一看,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想静一静自己的心,好好的感受的这个世界。

所以王衍走出了庭院,走出了宅门,踏在了寂静的街道上,他看向了那幽深的街道,发现除了自己的所在的宅院,所有宅院的门房此刻都挂满了素缟,白色灯笼被微风吹的随意摆动。

他发现不是一家两家,等到他御剑飞到空中俯瞰整个清运城时,城池中所有的人家皆是如此。

王衍双眼无神的走在只有那白色灯笼尽力照亮的道路,此时他才想起了那些喊着“必胜”的十六万战士一个也没有能够活着回来。此时除了北剑山庄和许将军之外,这名叫清运城的城池再也没有一个壮丁。

就在伏龙城沦陷的那一天,清运城所有的将士都备好了自己的棺材摆在家中,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些人中总会有人丧生,没有人知道他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其实他们都做好最坏的打算的,只要保住家人孩子的安全,自己战死沙场又有何妨。

既然这世界不再让自己继续活着,那不妨壮烈的死去。

当他们看见北剑山庄的八位剑仙站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都看见了家人活下去的希望,这八个人如同一道曙光照进了他们的心灵。

面对四十万的魔族军队,进亦死,退亦死,他们依然的选择那第一个决定。

两支军队如同两个洪荒野兽冲撞在一起,不停地撕咬,不断的相互攻击,他们以人类之躯斩杀两倍于自己数量的魔族军队,更保住了清运城的安危。

在看到魔族军队撤退的那一刻,一些濒死的将士也笑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王衍依稀的记起来那些战士厮杀的画面,被砍断双腿的战士有仅剩的双手死死的抱住身边的魔族士兵,就算只有牙齿,他也要紧紧咬着魔族士兵的肉,没有双手的战士也用仅有的身躯,去给同伴挡住那致命的一刀。

拥有遗体的战士都被收敛进棺材内,那些和土地融为一体的将士,人们也在沙场上覆盖一层厚土,而他们的棺材之中只有衣物。

王衍静静的一直走着,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残忍的战争,动辄几十万人的丧生,魔族攻城以来已经有三百万将士战死沙场,如此鲜活的生命就这么一个个消散,他们又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谁的父亲。

三百万个家庭支离破碎,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他现在有这个能力,他想要尽自己最大所能去让这个数字变到最小。

战争还在继续,他们依然要前行。

王衍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街道的尽头,等到他转身回头望去,此时街道不在是空无一人。

每家每户的遗孀遗孤全都站立在街头,看着这位形单影只的英雄,他们如果眼前的这个人,他们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知道谁最先跪下,随后街道上的所有的人全都跪在王衍面前,俯首而拜。

王衍看着这么突然跪拜,他自己一时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连忙跑到离他最近的那一对母子面前扶起。随后向着街道里大声说道:“你们其实不必谢我,人生在世当奋勇在前,救你们的不是我,是那些十六万战士顽强杀敌和保护你们的决心,你们的感谢我受之有愧,那些十六万战士的仇恨我会时刻记在心间,此时反击之时,必会为他们讨回公道。”

“谢英雄。”众人皆拜地而谢。

王衍忽然想起来之前在火云国的那一句话:“力竭所行事,无憾天地间。”

云散月明,春风微凉,王衍将他们一一扶起后,拿出一罐酒,静静的坐在屋顶上,看着皎白的明月将光辉洒满大地。

他觉得他应该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活着,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有遇到这么些可爱的人,这世界对他如此,他也应该对这世界如此,竭尽自己的全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齐墨飞上了屋顶缓缓坐在了王衍的身旁,没有管王衍同没同意,就拿着他酒自己灌了一大口,烈酒的辛辣,让齐墨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怎么了小师弟,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王衍也学着齐墨自己灌了一大口,顿时心肺如同火烧,连同心中的忧郁,一口气全部吐出,“二师兄我没事,只是在想着,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心中信仰,心中的道义,还是自身的快乐。”

齐墨叹了一口气,似乎为了王衍的这个问题而感到忧愁,“我见过太多太多的人,有些人活了百岁却一直为家浑浑噩噩过了一辈子,却从不为自己做过一件事。有些人活了半百,才想着为自己活一回,却未能如心中所愿就这么死了。还有些人从小就为追逐心中梦想,不停的追逐,梦想越来越大,在闭眼时还在遗憾着心中的梦想未能实现,这世界种种好像皆不随人愿,其实不然,只是你自己从未真正想过自己想要过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王衍嗤笑了一声,仿佛嘲笑着自己,“其实以前我只想过些平平淡淡的日子,余生如此便也够了,心无鸿鹄,自然志向短小,今天我看见这么多战士甘愿赴死,只为了他们心中的所愿,愿家人平安,愿国家太平,他们真的不怕死吗当然怕,我就一个和我一般年级大小的士兵,穿着不合身的盔甲,上战场前两个腿都在发抖,我猜他当时害怕极了,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之后,看到他那坚毅的眼神之后,我都以为这根本就是两个人。”

王衍灌了一口酒后继续说道:“我觉得我以后不能再这么平平淡淡的活着了,我有这个本事,我有这个能力,我就应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才对。”

齐墨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王衍点头笑了起来:“这些都是我所愿,时间过隙,人如浮尘,愿我这小小的一粒,能带来大大的光明。”

嘟喃几句后,王衍沉沉的睡去,好像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他高兴的笑了。

齐墨皱着他那如墨一般的眉毛,看着睡去的王衍,心生叹息。

为世间种种立心立命,那是何等的困难,真的都不为自己而活吗

齐墨将醉死的王衍扶进了房间,不由的笑道:“明明就不能喝酒,还在学我大口大口的喝。”

轻轻的关上房门,齐墨走后,房间一片寂静,可王衍的心却在急速跳动。

他在睡梦中又来到了一个地方,一间草屋外,他正在给庭院里的药草浇水施肥,看到这些药草生机盎然,一副匆匆向荣的景象,自己不知觉的笑了起来,而且很是开心。随后自己不听得望向门外,好像等待着什么,心里面好像也有什么事想要说出去。

药草施肥过后,你自己有搬来了以一个躺椅,在上面不停的摇晃,此时你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仿佛那个躺椅就是最好的玩具。

温暖的阳光,清凉的微风,不知不觉中好像自己睡了过去。

稀疏间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就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自己看着这个身影后,马上就从躺椅上跳了起来,一把将眼前的身影拥入怀中,你满脸笑意的说了些什么,但是那个身影一把将你推开,你依稀的听见她说:“我不用你去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帮我采,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再好的天材地宝都没有用处,你还是不要去了,就算采回来也没有用处。”

你自己尴尬的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又将要拥入怀中,双手不停的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

你好像突然又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她双手蒙着脸直接跑进了草屋呢,久久没有出来。

你有靠在了躺椅上轻轻的摇曳。

只觉得此刻便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思念不知从何而起,那就随着风一起飘荡在这片大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