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武印之尊 > 第五百零一章 燕城混战(下)
听书 - 武印之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零一章 燕城混战(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内城当中,一间原本属于户部一位大臣的府邸当中,来自天燕国各个门派的气血境武者,全部都隐藏在这里面。

这府邸原本的主人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在顾凡他们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偌大的府邸当中,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几间屋子里面还有尸体躺着。

不用想也能猜出来,这户的主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在皇宫中,一起抵挡燕神教的进攻。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这府邸都是无主之物。

府邸内部的一处阁楼当中,一崖老人和其余的六个半步先天境的老者盘腿坐着,七个人围成了一个半圆,看起来脸色都是有些不太好,和燕神教左护法的一场大战,还没有回过元气。

在他们七个人对面,顾凡也是一样盘腿坐着,双目闭着,身上还有着修为的波动散发出来,顾凡还在运功当中。

过了半晌后,顾凡身上修为的波动才渐渐地散去了,睁开了双眼,轻吐出了一口浊气,双眼当中有着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

在顾凡睁开双眼之后,他对面的七人,目光齐齐落在了顾凡的身上,以一崖老人为首,这七人此次眼神当中竟然没有了畏惧之心,就这样直视着顾凡,还有点质疑之意。

顾凡也不回避这几人的目光,就这样和他们对视着。

“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大胆说出来,大家都坦诚一点,我们也好相处。”顾凡徐徐说道。

顾凡这一开口,这七人依然是沉默着没有开口,一崖老人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和周遭的其余六人对视了一眼,随即挪动了一下身子。

“这位少侠,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干脆就这样叫你吧。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非要来残害我们呢”一崖老人的语气当中充满着一种怨恨之意。

顾凡道:“此话怎讲,我可没有任何残害你们的意思,不然的话,你们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一崖老人心中憋了一股子气,顾凡还敢说没有,如果不是他的话,他们现在又怎么会一副这么狼狈的模样,为了对付一个左护法,浪费了一次施展合击阵法的机会,七人更是元气大伤,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

最关键的还是他们这一次进入内城所选择的路线不是最初的保险路线,而是顾凡随意指的一条路,以他们现在的这副样子,在这条路上是十分的危险。

一崖老人说道:“阁下若是没有害我们的心的话,又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燕神教左护法杀我们几个。要知道,今日的局面已经是十分危险了,我们七人,随时都有毙命的可能性。”

顾凡说道:“此言差矣,你们若是死在那燕神教左护法手上,那也只能说明你们学艺不精,不是人家对手,又怎么能够怪罪到我的头上。”

一崖老人的右手抓紧了,说道:“阁下倒是将自己的责任推得是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你非要我们从这大门进来,我们又怎么会碰上燕神教的伏兵,又怎么会被左护法发现,又怎么会落入现在这么狼狈的局面。”

顾凡的眼神一闪,说道:“看来你们这是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了,我在给你们指路的时候,不是已经说明了,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意见而已,余下的事情,还是你们主导,而且也是你们主动向我请教的,我也没有主动。”

顾凡这话一说,顿时一崖老人七人都沉默下来了,顾凡说的的确是实话,就是他们几个先开口的。

那也是他们几个担心顾凡会有意见,这才试探性开口的,谁会知道现在反而成了顾凡的辩解词了。

但是一崖老人显然不会就此罢休,这一次他的目的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接着道:“那我们出现情况了,阁下为何不帮助我们,要知道,我们死了的话,对你可就没有任何好处的。”

看着一崖老人脸上那阴翳的表情,一直面无表情的顾凡突然就笑了出来,那笑容,要多冰冷就有多冰冷,看起来十分可怕。

顾凡说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身份了,今天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究竟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啊。”

话音一落,顾凡的身上气息立马就释放了出来,七人的神色一紧,这时他们才突然又响起来,原来他们和顾凡之间,从来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地位不同,他们竟然还敢这样和顾凡说话。

几人的心中紧张,暗骂自己疯了,眼前的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人,都怪平日里处在高位太久了,对自己的身份一时间没有转换过来,这才给这样说话了。

顾凡的眼神冷漠,看着这几个人,道:“我奉劝你们把你们的这些小心思全部都给我收起来,本来还想给你们一定的自由,放手让你们去做原本你们想要做的事情,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接下来你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先跟我汇报,否则的话,格杀勿论。另外,你们把你们手上掌握的所有有关内城的资料,全部都给我交上来,不然,也是死”

顾凡的声音当中蕴含了他的修为释放了出来,落在了这几个人的耳中,几人的心弦都是一震,暗乎不妙。

但是眼下他们受制于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够疯狂点头着,各种承诺都说出来了,生怕惹怒顾凡。

顾凡也不想再看着几个人了,挥了挥手,他就站了起来,打开房门,就要走了出去。

一脚刚刚踏出房门的时候,他的身子又给顿住了,回头说了一句,“这个阁楼挺大的,房间也够多了,你们几个就住在这里吧,也不要出去麻烦别人了。

另外,我们的时间很有限,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明天就动身,先去看看你们原本想去的几个地方,如果什么东西都没了的话,我们再去皇宫。”

说完后,顾凡一步踏了出去,人已经不见了,房门也慢慢关上了,房间当中只留下了七个愁眉苦脸的老家伙。

一崖老人看着其他的几个人,长叹了一口气之后,颓然靠了下去。

第二天下午,接近傍晚时分,数百人在内城南部的街道上快速穿梭着,在一间间房屋当中游走着,速度极快,没有任何的停歇。

这一阵穿梭整整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所有的人才集中到了一座府邸里面,待到所有人都到齐之后,一崖老人七人走了出来。

经过了一天的修养时间,这七个老者的面色终于是恢复了许多了,虽然还是没有最初的模样好,但是也没有昨天刚刚施展完合击阵法的虚弱感了。

一崖老人派人点了点人头,直到确定没有人还在外面的时候,顾凡出现了。

这一次的顾凡没有遮掩身形,直接就站在了一崖老人的身旁,扫视了所有人一番后,他那阴沉的目光看向了一崖老人。

一崖老人明白顾凡的意思,开口说道:“诸位,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内城,在此之前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今日我们的计划终于得以展开,不知道经过了这几个时辰的搜刮,各位有没有得到什么收获”

一崖老人的声音很洪亮,运转了修为发出,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听见,但就算是所有人都听见了,也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话。

场面陷入了安静当中,一崖老人的脸上有些尴尬,不仅仅是他,其余的六个老者也是,看了这个场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他们几人的心中都很清楚,这些人肯定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了,就算是找到了,他们现在也不会拿出来,有顾凡在,现在他们拿出来,如果顾凡开口要的话,不就便宜顾凡了。

一崖老人叹了口气,他们今天的行动很简单,也不需要去和谁交手,唯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按照进入内城之前的划分,对内城进行搜捕。

他们也不是没有任何目的的搜捕,所去的地方都是经过了调查,最有可能藏着宝物的地方。

虽然概率不大,可是或多或少也应该有一些别人来不及带走,或者藏在隐秘之地的宝物。

现在没有一个人说到自己找到了东西,那就真的是很尴尬了,顾凡还在这里,他们可都明白,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人,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主。

顾凡也不讲话,就那样站在那里,等着这里的人说话。

一崖老人心中无奈,当即咬了咬牙,从怀里一掏,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纸张。

这纸是卷成一团的,一崖老人把这一团纸递给了顾凡。

“少侠,这是我们几个从一间府邸当中找到的一样东西,看起来是一份丹方,就当做礼物,送给少侠了。”一崖老人说着,语气当中有些颤抖。

他这颤抖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心疼。别看他们几个本事都不小,而且这一回他们几个又是一起行动的,但是他们几个收获也是少的可怜,若是分摊下来,还不够他们这一下午的辛苦费。

要从为数不多的收获中分出这样的一张丹方给顾凡,内心都是挣扎了许久才下定了决心。

果然在一崖老人这句话一说出来后,其余的几个人脸色都是纷纷一变,用着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一崖老人,他们没有想到一崖老人会这样做。

想要开口阻止一崖老人,看着顾凡这个煞星在这里,他们又都不敢说话,也都明白一崖老人的做法。

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都不拿出东西的,万一惹怒了顾凡,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几人的命脉被顾凡给抓住了,如果敢违背顾凡的话就要死,他们几人可想死,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惜命的很。

顾凡本来是不想接一崖老人的东西的,但是听到一崖老人说这个是丹方,他就来劲了,虽然他不会炼丹,但是他对丹药可是很感兴趣的,现在拿到了这样的一份丹方,未来指不定有什么作用。

一团纸到了顾凡的手上,顾凡立马就摊开来了,这张纸在他的手上一展开,纸上的内容竟然不是完整的,上面有几处地方都模糊了,这是一份不完整的丹方。

见到了残缺的丹方后,顾凡的眼神就冷下来了,看着一崖老人,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顾凡这一次也是实在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了,本来心中满怀希望,最后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东西,他怎么能承受得住。

丹方这东西稀少的很,想要得到一份难度巨大,一份残缺的丹方要说价值高是对的,价值低也是对的。

在有能力恢复丹方的人眼里,这就是一份宝物,在无法恢复丹方的人眼里,这就是一张废纸,两者之间可是天差地别。

而现在在顾凡的眼里,这东西只能是一张废纸了,他可没有任何恢复丹方的能力。

在顾凡的目光下,一崖老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连忙说道:“少侠,听我解释,这东西被我们拿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我们没有动过任何手脚。

以我们的能力,也只能得到这样的残缺丹方了,如果真的有完整的丹方,也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啊,更不会流落在这里,被我们得到。

少侠也不用丧气,老夫虽然对丹药一途没有什么研究,但是也懂得一些基本原理,据我观察,这份残缺丹方很有可能是古武道时期的丹方,若是未来有机会能够恢复的话,对少侠来说,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一崖老人的后背流汗,刚刚顾凡发怒的瞬间,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威胁感,那完全不是自己可怕匹敌的,吓得他现在连忙解释,生怕惹怒了顾凡。

顾凡深深地看了看一崖老人,再看了看其他人,没有再开口,将这份丹方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已经想明白了,这几人说的也是实话,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在整个内城都是边缘处,根本就没有进入核心地段。

也就这种地方现在才会这么冷清,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方便他们搜寻。

若是他们再往内部移动一番,恐怕就会撞见燕神教的人了,不过危险是和机遇并存的,如果想要得到真正的好东西,也只有继续往前才有了。

“你帮我传递下去,只要是谁身上有宝物愿意给我的话,我可以以丹药和他交换,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这宝物是我需要的。全看自愿,你也不用勉强他们,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好了,给你们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愿意和我交换的可以在这一个时辰内来找我。

两个时辰后,我们动身前往里面,这内城边缘地带也就这样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的,往里面走,才有机会,趁着夜色好进去,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安排了。”

顾凡说了这么一句话后,拍了拍一崖老人的肩膀,转身就离开了,一崖老人看了一脸懵,他不知道顾凡这是为什么要这样说,还什么强扭的瓜不甜,他可不相信顾凡会是这样和善的人。

只是他也猜测不出来,也不敢去问,当即就只能按照顾凡说的话去做了,他可不敢得罪顾凡。

在他用了自己的办法把顾凡的命令传达了下去以后,果然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在一些胆大之人的牵头下,有人去找顾凡交易了。

直到更多的人见到顾凡并没有强行霸占宝物,甚至还真的完成了一笔交易后,纷纷涌向了顾凡。

顾凡也没有拒绝,来多少人他就看多少人,直到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完全过后,他才停止交易。

这两个时辰的时间内,顾凡可是见到了五花八门的宝物,什么东西都有,琳琅满目,应接不暇。

不过数量上虽然不少,但对他来说有作用的压根就没有几个,大半都不是这些人在内城中得到的,拿着他们以前在外面得到的东西,试图来顾凡这里碰碰运气。

这么多的宝物在顾凡的眼前出现,最后顾凡也只换了其中的四样东西,拿出了十二粒的补气丹,分成了四瓶,每瓶里面三粒,分给了他们。

这些人也没有怨言,天燕国中的丹道比起梁魏国要差了许多,丹药更是罕见,为数不多的丹药几乎都被燕神教给垄断了,别看这些人至少也是气血境武者,其实他们大半的人这辈子连成品丹药都没有拥有过。

这就是他们在听到顾凡要用丹药做交换的时候,会那么激动的原因,一粒补气丹对于他们来说可是能够救命的东西。

就连提出这个交易的顾凡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火爆,他原本也不过是想要试试看而已的。

两个时辰过去后,顾凡立即就命令所有人动身了,时间有限,顾凡已经感觉到了越来越不对劲了,决定燕城命运的一战,可能就要开始了。

这样的一战中,顾凡或许就能够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或许也有机会去完成想要做的那件事情。

一崖老人几个因为有这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身上的伤势又恢复了不少,几人带动了所有人,开始渐渐地朝着内城的中部移动了过去。

内城当中最外围居住的都是一些朝廷当中较为普通的官员,而中部居住的人就不简单了,没有一定的家世地位,是没有资格居住在这里的。

能够住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有着极大的权利,足够让燕皇注意到,包括一些皇亲国戚的府邸,也都在这个地方。

不过在燕神教进攻内城的时候,这里也沦为了战场,在燕神教的攻击下,很快这里一座座豪华的府邸,已经变成了废墟。

不过还是有大量的府邸保存了下来,被燕神教的众人当成了临时住所,大量的燕神教子弟,都在这里。

而天燕国皇室和朝廷最后的力量,已经全部缩到了皇宫里面了,无力保住内城,只能够集中力量,在皇宫当中修建了最后的一道防线。

皇宫,就是内城最为核心的地带,内城当中,只有皇室子弟,才有资格居住在皇宫里面。

顾凡他们本来所在的位置是内城最边缘的地带,随着他们渐渐离开那里,一路前行着,已然是感觉到了诸多气息出现了。

顾凡没有在最前方,他还是混迹在人群的中央,并不想出头,倒不是他怕死,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

现在的燕神教的主力肯定都包围住了皇宫,这就意味着能够来这里围堵他们的,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强者的,顾凡一人是足够应对的。

不过顾凡是不想在这里浪费修为,毕竟皇宫有多么凶险没有人知道,他必须要保存最强的实力,才不会出现意外。

数百人在这街道上快速穿梭着,饶是他们的修为都不低,引起的动静也是不小,街道中阵阵呼呼声传出,地面都轻微的颤抖着。

见到了这个情况,一崖老人几个都是有些担心,但是顾凡没有下令停止,他们也没有办法后退,只能硬着前方继续前进。

终于在他们又走出了十多里的距离后,在他们的周围有数百道的气息冲天而起,转头一看,竟然出现了六百多个燕神教弟子,已经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了。

一崖老人脸色一变,立刻就停住了身形,他们现在已经掉进了包围圈了,前前后后,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最为可怕的是燕神教这一次出动的人马数量极多,一看就知道是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模样。

所有人都开始慌了,一些人的目光落在了顾凡的身上,想要从顾凡身上看他有没有什么变化,岂会想到他们这样一看,连顾凡的影子都找不到了,顾凡整个人直接消失了。

就算是一崖老人也是无法发现顾凡去哪里了,这一下一崖老人的一颗心是真的绝望了,心中不由得怀疑起来,顾凡会不会是燕神教的奸细了。

眼下没有时间给他细想了,他只能把顾凡当成奸细了,因为这些燕神教的人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一崖老人的绝望还不止于此,因为很快的,他就发现了又有两股强悍的气息瞬间临近,其中的一股他很熟悉,正是昨日的那个左护法。

除了左护法之外,还有一股和他一样强大的气息,是另外的一个先天境强者。

这一下可就真的完蛋了,一个先天境的武者就是一崖老人他们可以对付的了,更何况是两个,纵使是有合击阵法,也不过是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已。

这七个老者的眼神绝望,不过他们绝望了片刻之后,他们的眼神当中,已经有着强烈的战意升了起来,这是一种必死的心,即便是他们要死,也要多拉几个人一起死。

至于逃跑的心思,就不知道几人的心中有了,若是说都没有的话对于这几个老家伙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以他们的这些人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那么天真的。

战斗很快就打起来了,燕神教的这些弟子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见面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就动手了。

而且一个个都是用出了全力,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只是刚刚交手,就有许多人死了,但是死大多数都是一崖老人他们这一方的,燕神教弟子,倒是没有几个死的。

在这个关头,一崖老人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敌人更加强大。

除了昨天的左护法之外,今日还来了一个右护法,燕神教的两大护法齐至,已经不是他们七个人可以对抗的了。

尽管右护法不过是刚刚突破到先天境的,但是他的实力也远超一崖老人他们,联合左护法起来,出手一招的声势,比起昨天强大了两三倍。

在这种情况下,一崖老人几人没有任何犹豫,立马再次施展出了合击阵法,七人的身上再度浮现了那股波动后,他们才勉强接住了燕神教左右护法的攻击。

只是这一回面对的是两个先天境武者的攻击,而他们七人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此刻只是硬接了十招后,七人当中,已经有两个嘴角流下了鲜血了。

情况十分不妙,一崖老人也不过是在苦苦支撑着,他回头看了看其余的六人,眼下所有人的修为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他可以施展出最强的实力,同样的,承担的压力也是最大。

一崖老人心中起了个念头,他想要扔下这几个人逃走,可是这个念头刚起,左右护法的攻击顿时又强大了不少,压的他是喘不过来气。

危机关头,他身后的一人说道:“一崖,用那招吧,不然的话我们今日必死无疑。这些人死了,为我们换来一线生机,是他们生命的最大意义”

一崖老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点了点头,当即右手的手势就开始变化起来了。

他这手势一变,七人组成的阵法也随之变动,结果才刚刚一动,顾凡的身影突然掠了出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