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听书网 > 武侠·仙侠 > 武印之尊 > 第二十九章 梅长老
听书 - 武印之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九章 梅长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黄毅斌脸色不断变化着,残花门这三个字让他的心头一震,尤其是红堂长老这几个字,让他眼神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你是绥青府残花门的人?残花门有四堂,红堂在残花门中主杀,每一代都有四个长老,看来你就是这一代的长老之一了。我们震雷剑派与你们残花门相隔甚远,更是一点瓜葛都没有,你们来我震雷剑派是要做甚!”黄毅斌已经是站着的了,身上的气势更强了几分。

琴长老说道:“真不愧是震雷剑派的掌门人,寻常人被我们残花门找上门后,一个个都主动求饶了,也就只有你这样的人物敢如此和我们说话。”

“废话少说,我就不信你们残花门今日能来多少人,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今日凭你的武道修为,难逃一死!”黄毅斌的左手缓缓抬起,手上凝聚了凌厉的气息,让人感到一股寒意。

琴长老神色轻蔑:“你敢对我出手就不怕遭到我们残花门的报复吗,震雷剑派虽是通北四大门派之一,但论起实力,却是远不及我们残花门,若是我们残花门出手的话,你们震雷剑派恐怕就要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震雷剑派的掌门黄毅斌大笑着,“我们震雷剑派好歹也是武林大派,岂能任由你们欺辱,若是今日本座选择做个缩头乌龟,恐怕从此颜面无存,还有什么脸去见震雷剑派的各位老祖宗。你们残花门虽强,可这里是通北府,不是你们绥青府,你们如果敢大队人马杀来,我到时候看看,你们要如何对抗整个通北府武林势力的力量。”黄毅斌的白袍飞舞着,身上的杀气没有遮掩,锁定住了琴长老。

琴长老脸色一变,脚下步法展开,人已后退了开来,口中还喊道:“黄毅斌,你竟敢出手,那就让我来好好领教一番你震雷剑派的剑法吧!”

黄毅斌左手朝着退开的琴长老一拍,五道凌厉的剑气射出,眨眼间临近琴长老,锋利的剑气就要划在琴长老那白皙的脸颊上。

琴长老的身子停下,右臂一挥,红袍舞动起来,大袖一卷卷住了五道剑气,化解掉了。琴长老却不敢松懈,左手伸出时有着花瓣出现,散出后靠近了黄毅斌的身旁,将他包围地严严实实,这么多花瓣刺出,活人也会被打成筛子。

一指点出,黄毅斌人就往前走了一步,只见他的右手双指上真气幻化出了剑之虚影,轻轻一挥下就破开了花瓣的笼罩。

“气血境圆满!你竟然突破到了气血境圆满了!”琴长老人向后飘去,躲开了这道剑气,剑气在地上劈出了一道裂缝,十分惊人。

望着那已经退到了崖壁上的琴长老,黄毅斌轻蔑地笑着,“残花门红堂琴长老,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我刚刚才用出了六成内力,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再接我一剑!”

黄毅斌右手一出去,又是一道剑气凭空凝聚出来。琴长老双臂红绫带抽出,与那剑气碰在了一起,红绫带瞬间成了一块块破开的布条,剩余的一点被琴长老收了回去,琴长老借着这个机会身子一闪,避开了那道剑气。

“莫要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血手印!”琴长老娇喝了一声,一个血红色的手印随着她右手的推出轰向了黄毅斌的身上。

黄毅斌冷哼了一声,同样是右掌拍出,一个手掌虚影凝聚,与琴长老的血手印碰在了一起,山石裂开,尘土在这院子里面扬起,两道人影从尘土中飞出,落在了山巅上,对立站着,他们的中间正好隔着那块白色玉石。

琴长老的脸色有点难看,她没有预料到黄毅斌竟然突破到气血境圆满了,这样一来,她可不是黄毅斌的对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黄毅斌的脸色却是一变,右手一指朝着身后点出,真气凝聚于一指上,点在了一只纤纤玉手的掌心上。

玉手缩回,而黄毅斌人却下坠朝着院子退去,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穿着一身紫色衣裙,绝美的脸庞如同冰霜一样,不带一丝情绪,站在了他原本所站的位置。

黄毅斌还未落在地上,右脚轻轻地一点,整个人便又弹飞起来,右手朝着洞口一吸,一把三尺三寸长的青色宝剑就落在了他的手里,人便又到了山巅,只是此时他面对着却是两个人的夹击,而且还是两个绝美的女子。

“看来这位也是残花门的长老了,观其样貌,应该是紫堂之人,就是不知名讳如何。”黄毅斌神情还很镇定,似乎是一点都不担心。

“久闻黄掌门大名,今日倒是我们唐突了,我们也不想与贵派为敌,这样吧,我们三人全力出手一招对拼,倘若黄掌门赢了,我们残花门就此离开贵派,并且可以对贵派所产生的损失进行赔偿,但如果黄掌门输了的话,我们也不需要你答应什么,只是希望你向江湖各界宣布,成为我们残花门的附庸。”说话的不是琴长老,而是那个紫衣女子。

琴长老露出了迷惑的神情,运用秘法逼音成线传入紫衣女子的耳中,“梅长老,你这是何意,我们联手起来完全可以将此人灭杀了。”

被称作梅长老的紫衣女子应道:“琴长老,事情已经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了,震雷剑派的副掌门和大长老已经快归来了,而画长老和竹长老和震雷剑派的内门弟子纠缠着,有着阵法限制,他们二人短时间是脱不了身了,而剩下的弟子还在山脚下和震雷剑派的外门弟子纠缠着,棋长老还未赶到,再拖下去,我们就算是能赢,也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到时候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可就无法执行了。”

琴长老听了这话也不再言语,当今的局面,的确梅长老提出的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黄毅斌陷入了沉默,他在这个紫衣女子出手的时候就判断出此人的武道修为也是气血境圆满,如果只有一人的话他还有把握获胜,但再加上一个气血后期的琴长老,他可没有太大的把握了。

可今天这个赌约他如果不接的话,必定要与这两人血战一番,到时候底下门派内的情况他就会更加糟糕,接的话赢了还还说,输了他就是震雷剑派的千古罪人了。

半晌过后,黄毅斌神色坚定,道:“好,一招定胜负,两位,来吧!”

“早就听闻黄掌门的剑法出神入化,通北府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今日终于有机会见识一番了。”梅长老说话的同时,双手不断地变化,一道道白芒出现在她的手上,又变成了一个个白色手掌,散发出诡异之感。

琴长老运足真气,她的双手比起了一个古怪的手印,身外真气引发了气流,犹如一场风暴一样出现在她的身边,更有着丝丝红气出现,环绕在身外,正是红花血手印!

“冰梅掌!”“红花血手印!”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喊出,双掌拍出,轰向了黄毅斌。

黄毅斌在这股压力下,白袍扬起,一头长发随风舞动,只见他手中的青色长剑挥起,无数道剑影出现在青色长剑上,剑影之外又出现一道道剑气叠加,若仅仅这样就罢了,黄毅斌的左手连续在右手手臂上点了八下。每一指落下都会让自身气势更强一分,等到第八指落下的时候,他这一剑的气势已经是达到了极强的地步了。

梅长老和琴长老两人在看到黄毅斌出手的时候才知道低估了这人,能够成为通北四大门派之一的掌门人,岂会和寻常气血境圆满一样,单单这一剑的威压,就可媲美气血境巅峰的力量了。

“九雷剑式第八剑,雷影剑形!”黄毅斌的怒吼当中所有的剑影与剑气融合成了一剑,骤然挥出。

三人飞舞起来,剑与两掌骤然碰撞在一起,恐怖的风暴在震雷峰山巅肆谑,山巅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眼看就要碎裂,从此震雷峰再无山巅的时候,那块白玉石上有着一道白光照耀出来,落在了四周的山崖上,顿时山崖上出现了一层白色光幕,不再碎裂。

三人动手引起的一场恐怖的风暴轰的一声爆开,几人皆被抛飞,落在了地面上。

梅长老和琴长老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身上气息已经不如先前,倒在了地上。黄毅斌的情况也没有多好,气息起伏不定,但还能够站立着,用剑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你们输了,该兑现你们的承诺了!”黄毅斌勉强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真气,对着梅长老二人说道。

梅长老和琴长老盘膝在地上打坐着,恢复着体内的真气,梅长老缓缓说道:“黄掌门,我们愿赌服输,自然不会赖账,只是除了赔偿你们门派的损失外,我还有一笔交易要与你做,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

黄毅斌听了刚想要回绝,梅长老又立刻说道:“此次的交易若是顺利的话,你我双方皆可受益,甚至你还有突破气血,晋升先天的机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